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12章 另类的炼狱

第1612章 另类的炼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父子俩紧紧的相拥,喃喃的浅语,舐犊情深。

    几分钟后,封行朗将怀里的小家伙推离一些,“诺诺,我们回家吧!亲爹实在不想呆在这个满是消毒药水味儿的鬼地方!”

    “可是……可是亲爹你还受着伤呢。”

    小家伙很担心亲爹身上的伤情。毕竟刚从他的胸腔肋骨上取下了一颗子弹。而且封行朗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理想。

    “诺诺,跟亲爹一起回家!说不定……说不定你妈咪已经在家等着我们了!”

    封行朗有着这种强烈的预感:回家就能见到久日未见的妻子!

    “妈咪在家等着我们?”

    小家伙眼眸里闪动着激动又兴奋的光亮,“那我们赶紧回家吧!亲爹我来扶着你!”

    麻醉剂药效过后,伤口的疼痛感成倍的刺激着封行朗的神经,感觉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了起来;可想到家中说不定正等着多日未见的妻子,封行朗咬着牙下了病床。

    “亲爹,你怎么样?能行吗?要是疼得厉害,就躺在担架上,亲儿子推着你回去!”

    封林诺有些心疼眉头一直紧蹙的亲爹封行朗。

    “亲爹没事儿……还撑得住!”

    微微吁出一口泛着疼意的气息,“要是让你妈咪看到亲爹躺在担架上被推回家,那你妈咪又得伤心难过了!她肚子里还怀着妹妹呢,我们两个大男人不能让妈咪伤心的!”

    “嗯!我们不能让妈咪难过!”

    小家伙耸了耸稚嫩的肩膀,“那亲爹要是疼得厉害,就趴在亲儿子肩膀上休息一会儿!”

    “走吧!亲爹撑得住!一想到能见着你妈咪,亲爹就归心似箭!”

    封行朗跟儿子侃聊着转移疼痛,可刚走几步,却已经泛起了一层冷汗。

    好不容易挪步到病房门口,封行朗觉得自己像是走了一个世纪似的漫长。

    “亲爹,你扶着亲儿子的肩膀站好,亲儿子来开门!”

    小家伙似乎一下子懂事了很多,也孝顺了很多。

    或许是因为有邢十五一号和二号对亲爹封行朗的觊觎,小家伙越发觉得父爱的可贵,更要珍惜。

    成长,向来都是痛并快乐着!

    打开病房门后,小家伙先探头瞄了瞄门外的走廊,便看到不远处正抽着闷烟的严邦。

    对于严邦来说,真可谓:封行朗虐他千万遍,他依旧待封行朗如初恋!

    即便封行朗说了再残忍的话,严邦还是舍不得,也不忍心丢下受伤的封行朗和他的孩子。

    “大邦邦,可不可以帮一下我和我亲爹?”

    这么客套的林诺小朋友,严邦还是第一次见识。这孩子该不会是在塞雷斯托那里吃了什么不为人知的苦头了吧?!

    在某些方面,也许林诺依旧是戾气的。比如邢十五叫他的亲爹‘爸爸’,他就很受不了!

    关键是河屯跟塞雷斯托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他为什么还要不识时务的叫自己的亲爹‘爸爸’呢?!

    难不成还真想当自己亲爹封行朗的儿子?!

    除了妈咪生下的孩子,其它闲杂人等都不可以叫自己的亲爹‘爸爸’!干爹、义父也不行!

    但林诺小朋友还是有所成长的。

    比如说他俨然已经意识到:不能欠别人太多的恩情!欠了就得还!

    也许正因为邢十五一号和二号是为了代替自己受苦的,所以亲爹才会格外的偏爱他们。竟然允许那个孩子一直叫他‘爸爸’!

    “诺诺?朗……你们父子俩这是要干什么呢?”

    严邦连忙掐断手上的烟奔了过来,却发现封行朗有要离开的意思。

    “大邦邦,我亲爹他想家了,而且还很想我妈咪……我跟我亲爹打算回家看我妈咪!”

    小家伙仰着头作答着严邦的问话。

    “朗,你这是在跟我置气呢?”

    严邦以为封行朗闹着要回封家,是因为刚刚自己说了丛刚活不了的话。

    “行行行,刚刚都是我口不择言,我不应该说……”

    “严邦!”

    封行朗轻斥一声,叫停了严邦后面的话,“我真想回去看看……劳驾严总送我一程吧!”

    “好好好……败给你了!你是我大爷,我严邦的活祖宗!怕了你了!”

    严邦立刻上前,将封行朗大部分的体重依靠在自己的身上,架着他往走廊里挪去。

    “弄个担架推着吧!这样你也能舒服一点儿!”

    严邦实在舍不得封行朗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溢出了新血。

    “不行,要是被雪落看到我伤得那么重,她又得心疼得掉眼泪了!”封行朗微喘着吃疼的气息。

    “朗,我说你是不是傻啊:从医院到停车场,再从停车场到封家,林雪落又看不到你是走的还是躺的!你非要这么倔着自己走路,只是在自讨苦吃!”

    严邦顿足了步伐,“你不想躺担架,那我只能抱着你下楼去停车场!”

    封行朗唇角微抽,“那我还是躺担架吧!”

    有太多的苦闷和哀伤,堆积在封行朗的胸腔里,他似乎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压抑得像是一种负担!

    能活着,究竟是幸免?

    还是一种另类的炼狱?

    劫后重生的封行朗清楚的知道,他需要时间来淡忘刚刚发生的那一切!

    躺在宽敞的房车里,至少封行朗的身体是舒适的。

    林诺小朋友应该是憋久了,刚上房车就进去高山流水了。

    “朗,丛刚的死,真让你这么难受?”

    严邦似乎更在意封行朗对丛刚的态度和上心程度。

    “严邦,你要是敢在诺诺和雪落面前提丛刚的死,老子就跟你老死不相往来!”封行朗低厉一声。

    “这么严重呢?”

    严邦扬了扬浓眉,“行行行,我不说,不说!”

    “有哪儿不舒服吗?别硬撑着!”

    见封行朗不再说话,严邦又舔着脸凑近过去。似乎丛刚死了,他有种莫名的亢奋。

    “闭上你的鸟嘴,老子就能很舒服了!”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

    ……

    当封行朗刚从房车里走下来,便看到女人亭亭玉立在封家的客厅门口。

    女人的身后映着客厅里的灯光,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祥瑞之光。

    那么恬美,那么温和,那么暖融……美得像女神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