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11章 让生命相拥

第1611章 让生命相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醒来时,已经是十个小时之后的事。

    他是被梦魇惊醒的。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冲天的爆炸团焰;血肉模糊的小小身体,还有被火焰吞噬掉的残缺软梯……

    一切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

    感觉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可怕噩梦!

    入眼的白净光亮有些晃眼,封行朗眯了几眯,才适应了本就不太亮眼的白光。

    各种医用检测仪器发出的嘀嘀声,和身上强烈的疼痛都在提醒着封行朗,那并不是梦,都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封行朗把眼睛再次闭上了,他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还没有醒过来。

    “朗……朗……你醒了?”

    发现封行朗有动静,一直寸步不离守在他身边的严邦立刻俯身过来轻声叫唤。

    并不是他封行朗想这一切是梦,就能如愿以偿的。

    封行朗睁开了眼,便看到严邦那张关切呼唤着他的疤痕脸;那么真实,那么亲切,却也那般的残忍!

    残忍的提醒着他封行朗:梦该醒来!来承受这一切的残酷现实吧!

    “诺诺呢?”

    封行朗想坐起身来,可胸腔上的剧烈疼痛,让他吃疼直泛软。

    “别动,快躺着!你才刚做完手术!”

    严邦托着封行朗的腰身,让他平躺了回去,“呐,诺小子在陪护床上睡着呢!怕他缠着你睡不好,我给抱过去的!”

    见封行朗的情绪有些低落,严邦提议,“要我把他抱过来让你亲一下表达父爱吗?”

    “不……别了!让他好好睡吧!这几天,小东西一定没睡好……”封行朗的气息有些疲软。

    “庆幸吧,你胸腔上的那颗子弹,好在只卡到肋骨上;万一冲击力再大一点儿,这子弹就直接扎进你心脏里了!又或者打断肋骨,再由肋骨刺破心脏,你小命就玩完了!”

    将封行朗身上的被子掖好,严邦忍不住的感叹:“老子真替你后怕!”

    严邦的感叹,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封行朗控制不住的想起那个二号孩子:血淋淋的,就那么无助的瘫软在他怀里,小脸染着血污,却还是透着惨白。

    【爸爸……能不能跟我义父……义父说……二号……二号……今天很……很勇敢……】

    封行朗的心一下子乍疼了起来,紧紧的闭上眼侧过头去。

    “怎么了?朗,你哪里不舒服?”

    严邦察觉到了封行朗的异样,“需要叫医生吗?”

    “丛刚有下落吗?”

    缓过了那阵扎心的疼,封行朗追问。

    似乎太多的疼痛和殇意堆积在一起,让他的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你还想着丛刚呢?”

    严邦扬了扬浓眉,“简大头已经让海上巡逻队控制了整个爆炸区域!如果有丛刚的消息,他会立刻通知我的!”

    不等封行朗继续追问,严邦撅了一下嘴,“只不过有个不太好的消息……吉田把曼涅和卡斯特给救走了!看这架势,吉田早有想让曼涅将塞雷斯托取而代之的野心了!”

    “一个一心只想报仇雪恨的人,已经不值得吉田去帮助和辅佐了!”

    吉田有这样的想法和举措,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随之,封行朗又微微蹙眉,“那岂不是说,我们依旧无法安生了?”

    “这到不至于!塞雷斯托跟河屯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曼涅却没有!再说了,你不是还放过他的妹夫卡斯特么!”

    严邦蠕了一下嘴角,“放心吧,吉田能不能带着曼涅和卡斯特逃离申城,还是个未知数呢!海路已经封锁,搭机离开更不可能!他们只能像过街老鼠一样,四下的逃窜了!”

    “再说了,吉田再怎么横,也横不过警方!现在就看衙门的打击力度了!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严邦说了这么多,却发现封行朗似乎并不在听。神色有些游离。

    “严邦,你说丛刚……能活吗?”

    “应该……活不了!”

    原本严邦是想安慰他说‘应该能活的’,可话一出口,却成了‘应该活不了’!

    万一丛刚真的死了,对于封行朗来说,长痛不如短痛!早点断了他的念想也好。

    万一丛刚没死,给他的惊喜也不错!

    只不过那么巨大的爆炸威力,即便是长翅膀的鸟,恐怕也飞不出火焰和冲击波的热流漩涡吧!更别说丛刚只是个血肉之躯。

    见封行朗久久的不说话,严邦皱了皱眉头,“想他了?”

    “是有点儿想他……因为我老婆还在他手上呢!”封行朗淡声哼应。

    “林雪落果然是被丛刚给藏了!竟然还替你弄了个假太太……别说这丛刚还真够鬼才的!”

    严邦的这番话,听起来像是在称赞,只是不能细细品味。

    “你说……怎么死的不是你严邦……却是丛刚呢!”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冷冷的说道。

    “啊呵,原来你希望我死,丛刚活?”

    严邦的眼眉低落了下去,“还真没想到,你跟丛刚已经好到这种程度呢!”

    “滚出去!滚!”

    封行朗将腹腔里堆积的怨恨之气,倾腔而出。

    “好,封大总裁请息怒!我滚……我这就滚!”

    严邦似乎有些受伤,无奈的抬了抬手,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触碰发怒中的封行朗。

    生硬的蠕动了几个嘴角,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亲爹……你醒了?”

    等严邦离开之后,一个带着困意且微染欣喜的声音传来。林诺小朋友爬下了陪护床,光着脚跑到了亲爹封行朗的床边。用小手轻轻握住亲爹扎着输液针头的手。

    “诺诺……”

    封行朗忍着剧痛侧过身来,紧紧的抱住了儿子林诺。

    往生命深处的紧拥!

    “亲爹的乖儿子……亲爹真的好想你!知道你被人抓走了,亲爹的魂都丢了!”

    封林诺有些哽咽的嗅着自己的小鼻子,“亲儿子也很想很想亲爹!亲儿子好害怕再也见不到亲爹和妈咪了!”

    父子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封行朗凌乱的亲吻着小家伙泪哒哒的小脸。“乖,不哭了……你已经回到亲爹的身边了!亲爹再也不会放手让你离开亲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