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09章 别闭眼!别睡!

第1609章 别闭眼!别睡!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吉田应该是知道宫本文拓的另类不正常的取向的!

    不过这种事在他们那种弹丸之地屡见不鲜,也就见怪不怪了!

    “何止是P股,老子哪里都舔过了!”

    这一刻的严邦,恶心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作呕。

    但为了救封行朗,什么面子里子,他统统都能抛开。男人的自尊和封行朗的生命相信,在看严邦看来,完全是不值一提的。

    可这番恶心之极的话钻进了封行朗的耳际里,却不是憎恶作呕,而是滋生起了莫名的殇意。

    为了他封行朗的命,有太多的人甘愿拼搏、牺牲、奉献……

    说真的,封行朗并不觉得自己的生命比别人更精贵。可他们却为了救他,伤痕累累,满目疮痍。

    封行朗不清楚严邦是不是只在跟吉田耍嘴皮子,但他却清楚宫本文拓是个什么样的动机!

    为了救他,说不定严邦真会……

    “严邦,你大概还不清楚吧……这东西既是保命符,也是催命符!今天它能救你的命,等明天它同样能要了你的命!”

    虽说吉田依旧嚣张,但也听得出来,对于严邦身上所谓‘保命符’的东西,他还是有所忌惮的。

    “明天的事,得明天再说了!你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是未知数呢!”

    严邦一边跟吉田耍着嘴皮子,一边附身过来将受伤的封行朗紧紧的拥抱在怀里;也不忌讳别人的目光,在封行朗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朗,你还活着太它妈好了!老子差点儿以为要替你收尸呢!”

    “别它妈用你这张臭嘴碰我!”

    封行朗厌弃的推开了严邦那张靠得太近的脸。

    “你还真信我舔过宫本呢?唬吉田那狗杂碎的话,你也信!”

    严邦将自己身上的防弹衣脱下给封行朗套上,“老子要舔……也只会给你跪舔!”

    “……”众人皆无语。

    当然,所指的‘众人’,也只不过是围绕在封行朗身边的几个。

    封行朗知道严邦的秉性。顶多也只是耍个嘴皮子过个瘾;要真让他……他会立刻怂了!

    “你它妈就不能多带几套防弹衣吗?”

    “放心,我命大,死不掉的。赶紧跟豹头一起先上软梯,上面会有人拉你们上去!我替你在下面挡住吉田一会儿!朗,你用伤得怎么样?”

    严邦伸手来查看封行朗的伤口,却被他一把打开。

    “还死不了!”

    严邦随即扯下手腕上类似于腕表之类的东西戴在了封行朗的手腕上。

    “有这个东西,吉田的人就不敢对你开枪!”

    封行朗没时间去询问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估计就是山口组用来辨别宫本文拓身份的一种电子芯片。

    “严邦,动作快点儿!塞雷斯托身上有烈性炸药,邢八撑不了多久的!”

    临行上软梯,封行朗谨声叮嘱着严邦。

    “放心,鉴于你这么舍不得我死,我就一定不会死!”

    严邦刚又想伸过头去,邢十五却强行挤在了他们之间,“爸爸,我们赶紧离开吧!八哥真要撑不下去了!”

    “呵,你这小东西还真够入戏的!游戏都快结束了,你还叫封行朗爸爸呢?你这么霸占着别人家爸爸,就不怕诺小子把你给活吃了?!”

    严邦探手过来,在邢十五的小脸上狠捏了一把,“你小子还真够命大的!竟然还没死?!”

    封行朗没有跟严邦继续磨叽,而是拉上邢十五立刻上了软梯。

    丛刚紧随其后。他要亲自把封行朗送上货轮,他才能真正放心。

    因为从游艇到货轮的甲板,足有十多米的距离;或许在这短短的十多米距离之间,有太多的未知情况会发生。而受伤的封行朗根本无力也无心去反抗。

    严邦扫了丛刚一眼,“你救了老子一命,老子今天也救你一命!我们俩算扯平了!今后,该斗的还得斗……你不介意吧?!”

    “……”丛刚根本就无心去搭理挑衅的严邦。

    塞雷斯托身上的烈性炸药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可严邦偏偏还这么淡定逍遥。

    丛刚横了严邦一眼后,就跃上了封行朗所在的软梯。

    严邦让人制造出更大的烟雾,以迷惑吉田自己具体的方位。

    可吉田似乎对他们并不感兴趣了,只是断断续续的枪声,由近及远,像是撤离了。

    当时的严邦并不知道:吉田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去救被河屯义子围困的曼涅了。

    塞雷斯托是死是活,对吉田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但只要曼涅活着,山口组便能跟曼涅继续在危地马拉的军火交易。从而实现山口组的掠地计划。

    在看到封行朗离货轮的甲板还有三四米距离时,严邦便跃上了离游艇较远的软梯。

    可就是这三四米的距离,却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死亡线。

    “爸爸,右边有东西飞过来了!”

    邢十五听觉是异常敏锐的,而且方向感判断也很准。

    “封行朗,抓紧绳子!”

    就在封行朗侧头朝右边看时,丛刚已经晃动起软梯,朝左猛烈的晃去。

    炮弹打在软梯的右侧,把货轮炸出一个几厘米的深坑。

    丛刚抱住封行朗的头压低下去,让他免遭爆炸碎片的袭击。

    “豹头,火力掩护你二爷!”

    严邦厉吼一声,“这帮龟孙子,竟然还敢偷袭!!”

    货轮甲板上正拉着封行朗一行三人的水手,在被炮弹的冲击力掀翻之后,条件反射的松了一下手,软梯一下子下沉下去两三米,差点儿把受伤的封行朗直接给摔下去。

    “你们它妈的瞎眼啊,赶紧往上拉!”

    严邦恨不得直接飞去封行朗所在的软梯,把封行朗扛在肩膀上往上爬。

    “是要你们封二爷有什么闪失,老子让你们所有人陪葬!”

    在严邦的谩骂和恐吓之下,软梯才稳住了。

    先被拉上货轮的严邦,飞扑过来奋力上拉封行朗的软梯。

    “朗,坚持住!抓紧了!”

    封行朗已经被又撞又晃得两眼发黑,双脚开始打晃,都快站不住了!

    “爸爸……爸爸……你抓住绳子啊!爸爸……”邢十五瘦弱的双臂根本就支撑不了两个人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