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08章 生与死的边缘

第1608章 生与死的边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邢十二的口吻,依旧带着大男孩儿的稚气。

    “邢十二,感情你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只是为了讨好你义父?”

    封行朗故意逗乐着邢十二,“我还一厢情愿的以为……你跟我感情很要好呢!”

    不得不说,封行朗套近乎的方式,总是这般的富有渗透力!让人听着很舒心,不会觉得他是在刻意的讨好。

    “谁跟你要好啊?你以为我是严邦呢!”

    邢十二还真是个大男孩儿,这话一出口,就尴尬了!

    他知道义父河屯为什么极其的讨厌严邦:因为严邦对邢太子有不正常的觊觎之心!

    不想让封行朗以为自己救他,是因为想跟他‘要好’!

    好吧,该成熟的时候,邢十二偏偏不成熟;不该成熟的时候,他瞎成熟!

    然后就想多了!

    还真是个没长大的熊孩子,也太不怕他封行朗脸疼了!

    封行朗的唇角尴尬的微微轻抽了一下,没有应答邢十二什么。毕竟还有懵懂的邢十五,和听好戏的丛刚在。

    “爸爸,我先过去探探路吧!”

    邢十五也知道此游艇不能就留。多留一分钟,就多上六十秒的凶险。

    “不用,爸爸还没娘们到让一个小孩子替我探路呢!”

    封行朗摸了摸邢十五的脑袋。已经没了一个二号邢十五,他实在不想看到这个一号孩子也跟着出事。

    “十五你过来。”

    丛刚一边叫着邢十五,一边脫着自己身上的连帽卫衣。然后找了两根爆炸后三角形状的轻钢支架,将他的连帽卫衣撑出了一个人形。

    “十五,刚刚我看到你的反应非常灵敏,而且听力也高于常人……趁现在烟雾大,你领着这个卫衣朝软梯方向靠近过去,给你爸爸探个路!”

    “丛刚,别让一个孩子去!”

    封行朗知道丛刚救他心切,但他实在不想让一个才9岁的孩子替自己冒险探路。

    “你要实在舍不得你亲儿子……那就自己去当枪靶子吧!”丛刚冷哼一声。

    到不是说丛刚没人性,只是他觉得邢十五是他们四个人之中最适合去探路的那个。

    关键效果也会是最好的。而且也是最安全的。

    “爸爸,我可以的!”

    小家伙毫不犹豫的接过丛刚手中的人型支架,认真的点头。

    “十五,我相信你,也看得出你的反应速度比正常的孩子要快!等意识到有子弹朝你飞过来时,就趴在地上寻找掩体来保护自己!知道了吗?”

    “十五知道!十五一定做得到的!”

    邢十五在丛刚的引导之下,潜能似乎在加倍的展现。

    “封行朗,等吉田的人开始攻击邢十五,我跟邢十二就立刻回击;趁这个几秒钟的时间间隔,你要冲过去爬上软梯,并让严邦的人成功的把你拉上去!”

    “几秒钟?你当我蜘蛛侠呢?!”封行朗冷幽默的哼声。

    估计好腿时的封行朗,都不能达到这么利索的速度;更何况现在还受着三处枪伤的他了。

    “如果你把握不住这次机会,那就只能让吉田的人拿你当枪靶子使了!”

    丛刚冷声。不仅仅是在恐吓封行朗,也是在提醒他残酷的现实环境。

    “丛刚,你它妈能不给老子这么大的压力吗?”

    封行朗的唠叨还没有发完,丛刚便开始催促起了邢十五。

    “邢十五,快快去!”

    “收到!”

    小家伙到是很果断。趁着轰炸后弥漫的火药烟气,他举着人形的卫衣,快速的朝游轮奔跑过去。

    密集的子弹朝卫衣射击过来,小家伙立刻敏捷的藏身在船舷的边角,手里依旧高高的举着那个人形衣架。

    “噗噗噗!”

    丛刚跟邢十二立刻从舷壁处探出上身,开始猛烈的回击。

    “封行朗,快跑!”丛刚压低声音沉嘶。

    虽说封行朗已经调整好心绪,将自己从壮男孩儿死亡的哀伤中清醒过来,但步伐的节奏似乎要比他预想的慢上了半拍。

    他以为自己会为了活命而玩命的奔跑,但他的身体实在是透支了太多……

    他比丛刚预计的几秒时间,还慢了整整三倍左右;还没来得及触及软梯,墨隐团的反击子弹便如连环火珠子一样射击过来。

    “爸爸小心!”

    藏在舷梯角落里的邢十五,立刻拖拽着封行朗的衣摆,将他拉缩回来。

    子弹从耳边飞过的那种临近死亡边缘的感觉,真它妈的很惊悚。命悬一线的生冷刺激。

    这个绝佳的机会,封行朗最终还是没能把握住。但他真的是尽力了。

    因为他的伤腿,现在还在硬生生的抽疼着。

    而赶过来支援的曼涅,让状况变得更加糟糕。

    “邢十二,你掩护我!我送封行朗上软梯!”丛刚想做最好的努力。

    “你这是要给封行朗当垫背的吧?”

    其实简单点儿说,丛刚是想用自己碳水化合物的身体,给封行朗当那层防弹衣。

    “我义父的义子还没死绝呢!这‘垫背’的活儿,还轮不到你来做!”

    邢十二是倔强的。他觉得救封行朗,那是他们这些义子的义务,也是使命。

    而丛刚,他只是个外人!

    姑且算是外人吧!

    “别争了!你身手不如我!我都没把握,你去只能让封行朗陪你一起当枪靶子!封行朗的命有多精贵,你又不是不知道!掩护我!”

    在邢十二火力的掩护下,丛刚几乎是弹身过来的。

    可有人却偏偏不给丛刚舍命想救封行朗的机会。

    从货轮上开始有人攀爬下来,而且还是全副武装的。

    “吉田,你应该感觉到我身上的东西离你越来越近了吧?!”

    那是严邦的声音。

    他这番莫名其妙的话竟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烟雾后面的枪声,似乎在逐渐的减少。“宫本文拓让我带话给你:我是他的人!是他可以将保命符赠予的人!如果你敢对我开枪……宫本文拓说,他会去请示老安藤,给你按上一个屠杀内阁成员的罪名!要知道,宫本文拓的财团可是山口组最大

    的经济支助!得罪了他,怕你也没办法跟老安藤交待吧!”

    “怎么,你给宫本那老东西舔过P股了?”烟雾团后面传来了吉田阴险的讥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