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05章 别让我白死

第1605章 别让我白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曼涅清楚的知道:在这艘游轮上,封行朗才是那个最重要的筹码!

    背叛塞雷斯托,他只会死得更快!

    但如果他手里有了封行朗这个筹码,就能要挟到河屯的人,以及那艘远洋货轮上的严邦!

    换句话说,封行朗才是他能活着逃离申城的最佳人质!

    所以曼涅并没有去支援甲板上的塞雷斯托,而是一遍又一遍冒险的想突破严邦的火力掩护,去抓住铁锚和钢绳后的封行朗!

    “邢十二,塞雷斯托交给你了!那炸弹靠心脏起搏来维稳,不能让他死!”

    丛刚看出了曼涅的心思,便立刻返回过去援助被曼涅一行人围困得无法动弹的封行朗。

    是要封行朗落到曼涅的手里,只会更麻烦!

    想在这艘枪林弹雨的游艇上自保,着实不容易。更何况封二太太还要带着两个孩子。

    在看到丛刚为了封行朗一次又一次的冒死突围,她眼泪便止不住的滚落了下来。

    鬼才相信他只是为了报答封行朗的救命之恩呢!

    又是两声连续的爆炸声,游艇承受不住严邦一而再的轰炸,已经开始出现了倾斜。

    趁塞雷斯托的人倾倒之后,机会来了……

    刚刚才躺在甲板上近乎一动不动的邢十二,突然跃起身来,朝河屯身边的两个看守扑身过去。

    当时的河屯,已经被塞雷斯托折腾得够呛。毕竟已经是年过花甲的中老年人,实在经不起这长时间的暴打和失血。河屯已经开始出现半昏厥的状态。

    与此同时,从游艇的底部,一下子从水里飞腾起四个几乎跟海水颜色能融合的机枪手。这四个人,都是潜水装备,是跟在邢十二的快艇下面一起过来游艇的。

    潜伏,只是为了等待时机!

    “留着塞雷斯托的命!掩护义父先离开!”邢十二朝他们厉吼一声。

    四人随之避开塞雷斯托,只射击他的手下。

    “义父……义父……你怎么样了?”

    邢十二将瘫软在甲板上的河屯拖至桅杆后,“要撑住!我马上带你离开!”

    “不……不!先去救阿朗……快去救阿朗啊!”

    河屯推搡着邢十二,“义父死不足惜!先去救阿朗!”

    “义父,我们会去救封行朗的!我先带你离开……”

    邢十二想背起河屯,可河屯一点儿都不愿意配合,“十二,听义父的话,先去救阿朗!我的命不重要……快去!这是义父的命令……”

    河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邢八一记手刀把本就半昏厥的河屯彻底给打晕了!

    无疑,背着个昏厥的河屯,要比絮絮叨叨不肯配合的河屯方便多了!

    “十七、十八,你们俩带义父先走!我跟老十二去救邢太子!”

    “哈哈哈哈……这下全到齐了!”

    邢八的话还没有说完,甲板上便传来了塞雷斯托死亡般的狂笑声。

    河屯在,邢十二在,邢八在,还有河屯的儿子,河屯的孙子,以及河屯的这些义子……都在这艘游艇上了!

    “特奥杜洛……巴蒙德……我终于可以替你们报仇了!”

    塞雷斯托仰头朝上,声嘶力竭的狂吼了一大串的人名。听着应该是他一家十三口的名字。

    然后,塞雷斯托便开始撕扯自己安装在心脏处的引爆装置。

    “不好!”

    邢八厉吼一声,便朝塞雷斯托飞扑过去,控制住他想撕扯引爆装置的手。

    如果引爆装置离开了他的心脏,扑捉不到他的心跳,就等同于触发了他身上的烈性炸弹。

    “开枪!朝我开枪!”

    被邢八束缚住四肢的塞雷斯托,一时挣脱不开十字固,只能朝自己的手下大声喊叫。

    “砰砰!”

    邢八带动着塞雷斯托的身体一个翻滚,避开了射击过来的子弹。

    “你们它妈的都不想活了?塞雷斯托要是现在死了,你们都得跟他一起陪葬!”

    担心塞雷斯托的手下听不懂,邢八吼的是西班牙语。

    “老十二,快让他们带义父先走!你去支援颂泰救邢太子!”

    邢八一边厉吼,一边带动着塞雷斯托的身体朝船舷边上滚去。

    看样子,邢八是想跟塞雷斯托同归于尽了。

    两人一起跳下游艇,再往深水区带去,至少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塞雷斯托身上烈性炸药的威力。

    “老八……别这么做!十四的快艇已经过来了……你先坚持住!我们一定有办法离开的!别送死!”

    邢十二顿住了去支援丛刚救邢太子的步伐。他实在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邢八带着塞雷斯托跳下海去同归于尽!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有着无血缘关系的亲情!

    “十二,记得别给我弄什么墓碑……要是十五问起我,就说我游山玩水去了!让他别想我!”

    随后,邢八凄然一笑,“有你在,那小子也不会太想我这个整人唠唠叨叨的八哥的!”

    “不……老八……我不要你死!你也不能死!”

    邢十二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他才二十出头,本就只是个大男孩儿。

    “十二,快去救邢太子啊!我真要撑不住了!能不让八哥白死么?也让我当一回英雄!抢抢你的风头!”

    邢八朝一直踌躇不前着想返回来救他的邢十二厉吼着。

    冷静下来的邢十二抹了脸颊上的泪,朝后船舷方向飞奔过去。

    ……

    虽说这四层的大型游艇够巨大,但在十万吨级的远洋货轮面前,便成了遇上雄狮的带毛小鼠。

    一个擦边的碰撞,就震得这四层的大型游艇面临散架。

    从二十多米的甲板上,陆陆续续的有软梯放了下来。

    有救了!

    “封行朗,我掩护你!你先爬上去!爬上去后,记得往货轮的后对面跑!那烈性炸药的威力,应该不至于炸毁这十吨级的货轮!”

    塞雷斯托的爪牙倾巢出动,加上曼涅死盯着封行朗这个最重要的筹码咬死了不肯放,丛刚一个人的确是势单力薄。从身体条件出发,当时的封行朗是拒绝的。身体本就没有完全康复还软塌塌的,可左肩和左腿又中了枪伤。虽说不至于致命,但却严重的限制了他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