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02章 该死的莽夫!

第1602章 该死的莽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不然,即便林雪落能平安生下肚子里的二娃,那真有可能要跟别的男人姓了!

    丛刚现在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稳住塞雷斯托。至少在封行朗父子逃离这艘游艇之前,必须保证他的心脏在正常的跳动。至于要他怎么死,暂时还顾及不了!

    “背叛你?封行朗,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吧?”

    丛刚一边悠声的消遣着怄气得俊脸怒红的封行朗,一边将塞雷斯托稳稳当当的给搀扶了起来。

    “你都是个将死之人了,难不成还能将GK风投带下地狱去?”

    丛刚边跟封行朗冷幽默的调侃,边计算着虫五他们能赶到的时间。

    还有严邦!

    丛刚在将封二太太带离御龙城时,是给过严邦提示的。想必严邦应该也在赶来的路上。

    在茫茫一片的大海上,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茫了;

    无论是河屯的义子,或是丛刚的手下,都不可能有时间去弄来大型的货船或游轮。

    在申城,严邦却有这样的能力!无需那么繁琐的步骤。

    如果塞雷斯托真要把整艘游艇炸个稀巴烂,就算他丛刚有三头六臂,也没办法将封行朗父子成功的带离这片海域。

    “要我是迭戈兄,在送完你们一家下地狱之后,一边花着你们留下的钱,再收这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做义子,让他一辈子都像忠犬一样的效忠于我……岂不快哉!”

    或许丛刚此刻的目的,就是稳住塞雷斯托一颗一心求死,为自己一家十三口报仇雪恨的心!

    只要塞雷斯托想活命了,接下来的事才好办!

    因为他身上的那种靠心脏跳动来维稳的烈性炸药,并不是一时半会能拆除得了的!强行拆除,只会触发烈性炸药提早爆炸!整个游艇上的人,将无一幸免!

    “那就先送他们一家下地狱!”

    塞雷斯托似乎并没有对丛刚的话动心。又或者是动心的。毕竟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继续。

    “先从最小的开始!把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给挖出来!斩草除根!”

    “……”

    塞雷斯托此言一出,封二太太便暗骂了十几声草泥马: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关键自己肚子里有个毛线的孩子呢!即便把自己的肚子给挖开,也挖不出半只小蝌蚪来!

    “混蛋!放开我太太!不许动她!”

    封行朗突然间就冷静了:如果丛刚真要背叛自己,又岂会把自己的女人送来给塞雷斯托当人质呢!

    只不过丛刚刚才冒死救下了塞雷斯托,这让封行朗很不解!

    “刺啦”一声,封二太太上身的衣物便被卡斯特给撕开了。

    “畜生!我跟你们拼了!”

    你们要打就打,扒老娘衣服干什么?

    封二太太本就是个烈性子的女人。本承着士可杀不可辱的忠烈。

    “不许伤害我妈咪!”

    就在封二太太要跟磨刀霍霍向她来的卡斯特拼命时,游艇外却传出一阵密集的枪声。

    “该来的,终于来了!” 塞雷斯托低沉的狠嘶。

    “塞雷斯托……杀你儿子和外甥的人,是我!邢十二!”游艇外,传来邢十二经过高频扩音器的挑衅声,“可怜你那才不到十个月的小外甥,还抱着个奶瓶……我在杀他的时候,他竟然还在一边嘬着奶瓶,一边朝我笑……他好像是在感谢我将他提前送下地狱去呢

    !”

    无疑,邢十二是在故意如此浓墨重彩的描述当时的血腥和残忍,好激起塞雷斯托对他的痛恨,从而吸引塞雷斯托的注意力。

    “把河屯一家押到甲板上去!”

    邢十二的挑衅,成功的引发了塞雷斯托的暴怒。他如同一头怒不可遏的困兽一样,双眼瞪得通红。

    塞雷斯托跟在被押解的河屯身侧,走在了最前面。他知道用河屯对付邢十二他们,那是最行之有效的。

    这是个机会!能单独跟封行朗接触的机会!

    可情况最不容乐观的就是:曼涅竟然亲自勒押着封林诺!

    以曼涅的诡诈和阴险,他能认出真正的封林诺并不奇怪。因为封林诺长了一张跟他亲爹着实很酷似的脸庞。而且还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被宠溺过度!不像那两个孩子一样,身上伤痕累累的。

    但让丛刚微感诧异,这个曼涅似乎并没有将他的这一发现告诉塞雷斯托!

    难道他是想自己留一手?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丛刚意味深长的瞄了封行朗一眼。

    封行朗看起来并不冷静。睨来的目光里满染着怒意:你个狗东西究竟想干什么?

    但愤怒归愤怒,封行朗还是理智的选择了给丛刚一个申述的机会。

    步伐一个趔趄,封行朗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带动着两个肌肉男的身体随之往前磕去。

    “别耍花样!”

    但随之便被走在身后的肌肉男用枪口给抵住了后脑勺。

    封行朗的目的,并不是想挣脱逃跑。这么多的枪口对准着他的脑袋,即便插翅也难逃。

    但他却如愿的被拉在了最后面。这样就跟丛刚更靠近了一些。

    “砰!砰!”

    两声炸雷般的巨响,在游艇的左舷上炸开。那是肩扛式火箭筒制造出来的威力。

    是严邦!

    他在看到封行朗和封林诺被押出船舱上了甲板之后,便生猛的让人朝塞雷斯托的游艇开了火。

    先把这群龟儿子炸沉再说,大不了自己亲自跳海救出封行朗父子!

    严邦眼里根本就没有其它闲杂人等的生命存在!

    这个该死的莽夫!

    要再炸上两三回,这游艇真会被这莽夫给炸沉的!

    他眼瞎啊?

    没看到封行朗也在游艇上么?他这是连他二大爷的命都不要了么?

    不过被严邦这么一狂轰滥炸,有利有弊!

    左舷被炸之后,众人皆因惯性倾倒!

    机会来了,丛刚没等押解封行朗的两个肌肉型男稳住身体,便鬼魅般飘移过去,在他们的气管上轻巧的各抹一刀,一个顺势丢下了海,一个被推到了角落里。在巨大的爆炸余声中,动作快到悄无声息。讲真,当时被撞得晕头转向的封行朗都还没来得及缓过神儿来,他的喉咙便被丛刚用匕首给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