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00章 三截断指

第1600章 三截断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就多了……比如说:把这三个孩子一起丢海里,看河屯先救谁!”

    “又或者,让三个孩子投票选择:在河屯和封行朗之分二选一,看看他们会怎么选!落选的那个,就会挨一颗子弹!”

    “再则,可以逼着河屯砍他孙子一根手指头……如果他不肯砍,那你们就砍他儿子一条胳膊,让他们父子俩都当独臂大仙得了!多有趣啊!”

    “……”

    当时的林诺小朋友都快听傻掉了:这大毛虫究竟在说些什么啊?他不是来救自己和亲爹的么,怎么还跟塞雷斯托说出如此狠毒又变态的话啊?难不成他要帮着坏人对付他跟亲爹和义父?

    肯定不会的!大毛虫最爱他了!大毛虫肯定不会背叛他跟亲爹的!这一定是他的某种计策!

    自从丛刚现身之后,林诺小朋友便不再畏惧。只是静观其变着。

    有大毛虫和老八他们一起出手,他觉得自己和亲爹还有义父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只是好心疼义父挨了那么多打,还吐了那么多血……等邢八他们追踪来这里后,他一定会替义父报仇的!塞雷斯托怎么毒打义父的,他便会让邢八他们加倍的打回去!

    “嗯……这第三个的确有趣!”

    塞雷斯托选择了一个最狠毒的:逼着河屯亲手去砍自己孙子的手!如果他不肯砍,那他们就砍他儿子一条手臂!那画面一定有趣!

    “把那两个孩子带下来!” 塞雷斯托朝着楼上的卡斯特嚷叫一声。

    难道这就是丛刚口中所说的背叛?

    好在丛刚已经事先给封行朗打过预防针了,不然封行朗真有可能因爱子心切暴怒而起。

    只不过丛刚提议的这些方法,还真够变态的!

    这个狗东西又再耍什么花样?

    难不成他真想看着诺诺被砍了手指?或是他封行朗被砍了手臂?

    “颂泰,老子跟你无怨无仇,塞雷斯托给你多少好处,我会加倍给你!”

    封行朗朝着替塞雷斯托出谋划策丛刚厉吼着。这一刻,他还是选择了相信丛刚,所以才一唱一和的配合着丛刚一起拖延时间!

    可似乎,塞雷斯托也不着急!

    三个孩子的右手食指被强行按在了桌子上,只要一刀下去,这三根骨头还未发育完全的手指就会被砍落。锋利的匕首被塞进骂骂咧咧的河屯手中……

    “塞雷斯托,我X你祖宗!”

    河屯破口大骂着。这一刻的枭雄,如虎落平阳被犬欺。

    封行朗以为丛刚会有所动作,只是想吓唬一下他而已,却没想丛刚只是悠然的看着好戏。

    或许在他看来:断了一截手指,根本不算什么。完全影响不到封林诺小朋友的生命!

    可封行朗这个亲爹会心疼啊!

    儿子林诺可是他的亲骨肉,别说要被砍掉一根手指头了,就算流点儿血,他也会心疼不已。

    “塞雷斯托,玩就玩大点儿,让我这个爸爸来砍吧!”

    冲上前来的封行朗,被两个肌肉型男架住了,根本上不了前。

    还处于疲软状态的他,依旧使不上力气与肌肉男抗衡。

    直到这一刻,进来许些时候的丛刚,才淡清清的瞄了封行朗一眼;而封行朗投来的意味深长目光,他仿若视而不见。

    “河屯!你不忍对你孙子下手,我可要对你儿子下手了!” 塞雷斯托冷阴阴的说道。

    看着河屯那挣扎痛苦的面容,塞雷斯托那扭曲的心灵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义父……你砍吧!我们不怕疼的!”

    说话的是邢十五。神情出奇的平静。

    林诺小朋友用力的点着头,他认同着邢十五的话:“义父,砍吧!十五不是孬种!”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自己的亲爹跟义父一样失去一条手臂。

    砍掉就砍掉了,他知道义父河屯的手臂再也长不出来了!

    “河屯!不,不能!”

    封行朗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却没能阻止得了河屯。

    河屯闭了眼,横上心:为了给邢八他们赢得时间,也为保全儿子的一条手臂……

    他狠心的砍了下去!

    在匕首砍在书桌上的一瞬间,便弹起血肉模糊的两个半的半截手指。

    两个半截手指,是邢十五一号和二号的,而那只被削去指甲和皮肉的,却是林诺小朋友的。

    并不是林诺害怕了,而是在河屯砍下来的一瞬间,邢十五将他往后稍稍推了一下。

    只是被砍去指甲和皮肉,将来还是会长出来的;再做个微整形,几乎就看不出来伤疤了!

    可邢十五和壮男孩儿被砍去的半截手指,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接上,那便成了永远的残疾。

    三个孩子同时流血不止着!被捂住的断指,从指缝里溢出鲜血,染红了另一只手的手背。

    十指连心,疼得三个孩子忍不住的哆嗦打颤着。壮男孩本就受了伤,他似乎有些支持不住了;邢十五是最淡定的;而林诺好久没受过这样的疼了,一直咬牙切齿的强忍着。

    河屯挥起手上染了着自己孙儿鲜血的匕首,朝塞雷斯托砍了过去……

    还没等塞雷斯托有所反应,丛刚便一脚将他踹踢开来。

    看丛刚护主心切的架势,他是敌是友,再次扑朔迷离了起来!

    就在塞雷斯托上前来想仔细查看那三截断指时,丛刚的一番话,便把他的注意力给引开了。

    “迭戈兄,看来你真是疏忽大意了!”

    丛刚悠哼一声,“我给你带来了一条漏网之鱼,就当做是给迭戈兄的见面礼!”

    “漏网之鱼?什么意思?你是指邢八和邢十二他们?”

    塞雷斯托阴寒的冷哼,“只要河屯在我手里,你还怕邢八和邢十二他们不会乖乖就范?”

    “迭戈兄此言差矣!这条漏网之鱼,可比他们那些烂命一条的义子重要多了!”

    “究竟是什么漏网之鱼?”

    丛刚的新话题,引起了塞雷斯托的兴趣。

    “难道你真不知道:封行朗的老婆,也就是河屯的儿媳妇,肚子里还怀着另外一个孩子呢!你是打算让她生下肚子里的小的,然后再去找你报仇?!”丛刚的这番话,听得封行朗整个人都惊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