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98章 被砍下的手指

第1598章 被砍下的手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同样是父亲,其实他们为保护自己孩子的父爱之心是一样的。

    河屯是个冷酷的人。他觉得只要有儿子在,孙子就会有!

    并不是说他不爱自己的亲孙子!他当然疼爱孙儿邢十五,甚至于可以用他自己的性命去做交换。

    但他却不想儿子封行朗去冒险!

    而这一刻,他似乎也体会到了儿子想救他自己儿子的急切之心!

    两辆防暴车随即跟了上前,与邢八汇合。

    “义父,有尾巴跟在车后,应该是严邦的人!”

    河屯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哼声:“随他去吧!”

    他已经没时间去处理身后跟着的严邦。再则,这严邦好歹也是申城的地头蛇,手下的爪牙众多,趋之若鹜,跟苍蝇似的数不胜数。并不是河屯的人能够一时半会赶得完的。

    外高桥码头。通航能力300吨级的申城最大的人工河。

    全自动化的大型起重塔吊,远处咸湿的海风,寒意逼人。

    一行三辆防暴车刚停稳,封行朗的手机便再次作响了起来。也说明他们的行踪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

    “封行朗,你可以下车了!向前直走200米之后,右拐。听着,你只可以带一个随行!手机保持着通话状态。”

    封行朗下了车,邢八随即跟上!

    见前车的封行朗下了车,河屯立刻下车追了上前。

    “朗,他们让你去哪儿?”

    “只让带一个人!你们商量一下谁跟上吧!”

    封行朗没有耽搁时间,而是继续朝前行走着。行走了200米右拐之后,却发现自己进去了一个被集装箱堆积的死胡同里。

    “把你身后的几条尾巴处理好!河屯不识数,你最后提醒他一下!不然,这一整晚,你都只能在这些集装箱之间打转了!”

    封行朗转过身来,便看到跟在他身后的竟然是河屯?

    其实当时的封行朗很想跟河屯说:在这场复仇大战中,你河屯才是主角!塞雷斯托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弄去现场观摩的;你现在着急跟着,完全是在浪费名额!

    可塞雷斯托似乎算准了河屯会跟着。儿子和孙子的命都在塞雷斯托的手上拽着,河屯哪有不跟着的道理。

    不过想想,如果河屯的人连这点儿跟踪的技能都没有,那他们也白跟河屯混了这么多年!

    “河屯,让你的那些义子别跟着了!”

    封行朗冷幽默一声,“塞雷斯托先生很不高兴!”

    河屯转过身来,对着空无一人的身后说道,“让你们别跟着,没长耳朵吗?”

    随即,便看到邢八和邢十七从集装箱顶上翻身落地的声音,然后便后退得无影无踪。

    “尾巴已经干净了,我们可以继续了吧?”

    大概过了一分钟后,手机里才传出声音来:“继续往前走!”

    “可前面是死胡同!”

    “那你就用额头把它撞开!”

    “……”

    封行朗一直走到了集装箱胡同的顶头,刚要抬腿去踹时,那集装箱的箱体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只能勉强通行一人豁口。里面漆黑一片。

    无论里面是不是有洪水猛兽,封行朗都无所顾忌了。他想也没想,便直接钻了进去。

    感觉有东西朝自己扑了过来,封行朗并没有反抗。一来是体力依旧不支,二来也没有反抗的必要。河屯随后跟着钻了进去。他就没有儿子封行朗好说话了,他把朝他扑过来的东西一脚给踹开了。应该是个活人。但随后,便有一块类似于电网一样东西罩了过来,通上强电流之后,河屯抽一搐了几下,便

    昏死了过去,不再动弹。

    随即,封行朗便感觉到脚下的集装箱在移动……

    ……

    封行朗被扯开头套时,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的事儿。

    从运行的过程来判断,应该有两个小时的水路。难道是在海上?还是为了甩掉邢八他们的跟踪,故意从水路绕圈迷惑他们?

    这些在扯开眼罩的那一瞬间,都不重要了!

    在适应了刺眼的灯光之后,封行朗一眼就看到了被捆绑在挑高层二楼的儿子封林诺。

    “爸爸……”

    一声急切的呼叫声,是邢十五喊出来的。立刻引开了封行朗对儿子封林诺的盯视。

    封行朗这才收敛起对儿子的关切目光,侧头环看着四周。

    因该是一艘游艇。在不在公海,或是离岸边有多远,不得而知。但封行朗能感觉到:既然塞雷斯托习惯于陆战,那这艘游艇应该离岸边不远才对!

    封行朗看到了塞雷斯托。长着一副印欧混血脸庞,是个典型的墨西哥人。到是他身边的那个辫子男人,怎么看怎么觉着阴气十足。从他身边站着的卡斯特来判断,他应该是塞雷斯托的军师。

    “你就是封行朗?”

    塞雷斯托紧盯着封行朗:似乎没想到长相粗糙的河屯,竟然生出了这么个帅气又英俊的儿子!

    “对!我就是!我们可以一直商量一下,怎么才能让河屯生不如死!”

    封行朗真没什么话好跟塞雷斯托说的。怒骂?训斥?哀求?似乎都不太符合他封行朗的性格。

    看到自己的亲爹果然赶来救自己时,林诺小朋友还是挺感动的。而且感动得有些想哭。

    他知道亲爹很爱很爱自己!

    他很想像冒牌货邢十五一样大声的叫喊自己的亲爹,可小家伙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太简单了!只要当着河屯的面,弄死他的亲儿子和亲孙子,他就会跟我一样,活得生不如死了!”

    昏死的河屯,像垃圾一样被拖了进来。

    塞雷斯托盯向被拖进来的河屯,“用水把他泼醒!”

    一桶冰水混合物冷生生的泼洒过来,昏厥的河屯顿时被刺激醒了。

    “塞雷斯托,你这个狗X种……有种的你跟我单打独斗!拿我儿子和义子来威胁我,算什么英雄好汉?!充其量也只是个怂包窝囊废!”

    河屯颤巍巍的爬起身来,对着塞雷斯托就是一通厉声咒骂。

    “河屯,有种的你再骂一声试试!”塞雷斯托侧过头去,朝一旁的卡斯特说道:“把那三个孩子的手指头,都先砍下一根下来!送给河屯当见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