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97章 成全父爱

第1597章 成全父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此人的声音,显然不是塞雷斯托。

    “你找他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告诉塞雷斯托,他敢动十五……”

    “啊……!”

    河屯的狠话还没说完,手机里便传出三个孩子同时在睡梦中发出的凄惨尖叫声。

    三个孩子是在睡梦中被电醒的。那种突如其来的疼,谁也承受不了。根本不是意志力能控制的。

    “畜生!我X你祖宗!”

    听到孙子十五那凄惨的惊叫声,河屯破口大骂了起来。

    他这一声骂,直接把封行朗从昏睡中给惊醒了。

    “把手机给我!”

    封行朗伸手过来,从河屯的耳际把手机给夺了过去。

    “我是封行朗,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封行朗依旧疲软,但目光却是锐利骇人的。

    “封行朗,想见你儿子吗?一个小时后,来外高桥码头,有人会去接你!”

    “好,我一定你准时到!”

    封行朗沉声说道,“告诉塞雷斯托:留住我儿子的命,他才有机会活着离开申城!你应该相信:申城是我的地盘,我绝对有灭掉他的能力!”

    手机那头没有多说什么,便直接挂了电话。

    能被塞雷斯托授权给他打来这通电话的人,应该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封行朗猜测应该是塞雷斯托的军师曼涅。如果打来电话的是曼涅,那他的妹夫卡斯特应该就在他身边。

    通知了封行朗,也就相当于连河屯一起给通知了。儿子前去赴死,做为亲生父亲的河屯,哪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一个小时后,约在外高桥码头。”封行朗淡然一声。

    “我跟你一起去!”河屯应声。

    “刚刚……我好像听到有孩子在电话里尖叫了……”

    封行朗问向河屯,“有诺诺吗?”

    河屯默声点了点头,嘶声低厉:“这一帮没人性的畜生!”

    “那你灭塞雷斯托一家13口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行为像畜生吗?”封行朗冷声反问。

    “……阿朗,爸爸真的很抱歉!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十五救回来的!”

    封行朗默了一会儿后,缓缓的轻吁出一口浊气。

    “河屯,如果我死了……不许你去干涉雪落的生活!更不许你从她身边把孩子抢走!听到了没有?”

    封行朗此言一出,河屯的眼眶瞬间就红润了。

    “阿朗……别这么说……爸爸不会让你跟十五有事儿的!”

    河屯哽咽了,有些情绪失控的依上前来用单臂抱住了儿子封行朗,“最该死的人,是我!”

    “答应我:不许干涉雪落的生活!更不许把我跟她的孩子从她身边带走!”

    封行朗咆哮而起,“河屯,你它妈听到了没有?”

    “阿朗,爸爸不会让你出事的……”河屯的声音泛起了泣意的嘶哑。

    “回答我!”封行朗厉吼一声。

    河屯哑了声,咽着气,“爸爸答应你……你要是出事,爸爸也不独活!爸爸陪你和你妈一起去!”

    “邢太子,说什么丧气话呢……您这是在打我们这群义子的脸呢!”

    邢八的声音也带上了哽意。他跟邢十二,最见不得义父河屯伤心。

    ……

    封行朗只带了邢八同去外高桥码头。

    他已经没心情去询问邢八:河屯都要‘断子绝孙’了,这邢十二究竟死哪里去了?!

    平日里,邢十二不是标榜着最忠心河屯的么?怎么关键时候,就不见他个人影呢!

    在距离外高桥还有两三公里的时候,邢八缓缓的将车停在了辅道上。

    没等邢八开口,封行朗便用抢口抵在了邢八的太阳穴上。

    “你敢动我,就得先死!”

    “邢太子果然机智个人呢!”

    邢八微微叹息一声,“我也是听命行事:义父舍不得让你这个唯一的亲儿子去冒险!要我把你给……打晕!我们会救回十五的!”

    “诺诺要是出事了,你让我怎么跟雪落交待?!”

    封行朗低厉着,“你想让我一辈子都活在痛苦的自责中吗?”

    “义父说……他不会让十五出事的!要是真出事,他会让塞雷斯托以命抵命!”

    “塞雷斯托的贱命,能有我儿子的生命重要吗?!”

    “邢太子,就算我们跟塞雷斯托同归于尽……只要你活着,林雪落肚子里还有个小的……”

    “P话!雪落那么爱诺诺,你觉得她能承受得了打击,平安的生下肚子里的小的?你想让我们夫妻俩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封行朗将手里的枪上了膛。但他知道,以邢八鬼手般的速度,他根本就无法制得住他!

    所以,他只能说服邢八!而不是用武力去降伏邢八。

    “邢太子,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再说了,就你这身手,也帮不了什么忙!我们反而还要分心照顾你的安全!”

    邢八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你过去,只会增加塞雷斯托要挟我们的筹码!”

    “无论如何,我都要跟我孩子在一起!邢八,如果你敢拦我,我会记恨你一辈子!今生都不可能再原谅河屯!”

    封行朗的这番话,让邢八缓缓的松开了自己左手上紧捏的微型针筒。

    随之长长的叹息一声,“好吧,败给你了!没你嘴皮子好使!我就知道我不行……也说服不了你!”

    “老八,谢谢你……谢谢你成全我这个父亲!”

    封行朗放下了手中的枪,拥抱了邢八一下。

    要知道能让邢八成全他,而违背河屯的意思,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出发!说不定十五最盼望赶过去救他的人,就是你这个亲爹了!”

    邢八是懂封行朗那颗父爱之心的;他亦懂小十五期盼自己的亲爹赶去救他的心!

    防暴车再次跃上主干道,一路朝外高桥码头呼啸疾驰。

    刚开出几百米,河屯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封行朗替开车的邢八接通了车载电话。

    “老八,怎么回事儿?不是让你送阿朗回去的么?”

    “河屯,你能不这么自私且刚愎自用吗?你想保住你儿子的命,我同样想保住我儿子的命!”作答完河屯之后,封行朗便按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