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96章 死得其所!

第1596章 死得其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千葉运过去,根本不现实,黑市价格高得离谱,他们只能就地取材!”

    “嗯,你这就联系老安藤,说我们愿意全力支助他在危地马拉掠地计划!”

    这便是丛刚口中的政治利害关系所在:山口组为了在危地马拉的掠地计划,不得不协助塞雷斯托达成协议灭掉河屯!

    即便是老安藤,也阻止不了山口组的对外侵略的大计!只能鼎力支持!

    个人或组织的权力,都大不过国家!

    即便老安藤有心想帮助河屯,也无力为一!而吉田却还能趁火打劫塞雷斯托!

    “曼涅,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了!通知河屯父子过来吧,以免夜长梦多!”

    “的确不宜继续拖延!以免让河屯有了喘息和反击的机会!更不能让他联系上唯利是图的吉田!我立刻让人去通知河屯父子!”

    曼涅接过塞雷斯托的话后,便应声而退。

    三个孩子都知道: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被塞雷斯托的人监视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送来了不知道是早餐还是午餐的食物。

    起身接盘子的是邢十五。

    餐盘只有一个。装着一块只够一个人食量的披萨饼,上面抹着一种带有墨西哥特色的莫力酱。怪怪的味道。

    接过餐盘之后,邢十五并没有自己先吃,看了看睡在一起的壮男孩儿和封林诺之后,他似乎犹豫了一下,却叫醒了壮男孩儿,而不是封林诺。

    或许是邢十五考虑多了:他觉得第一个吃东西的孩子,是一种身份的意味。

    所以他叫醒的是壮男孩儿,让他第一个吃!无论如何,他都要为保住真正的邢十五做最后的努力!

    “你吃吧,我们不饿!”

    邢十五把餐盘给了壮男孩儿,自己却躺去了封林诺的身边,陪着他一起继续睡觉。

    他清楚:以封行朗和义父河屯对真十五的宠爱,他们很快就会找来这里!

    壮男孩儿是真饿了,见他们不吃,便自己大吃大吃的欢吃起来。

    壮男孩儿那是真壮,不经饿的;而林诺小朋友却带上了点儿婴儿肥。或许是很久都没有练习那些打打杀杀的技能的缘故,便恢复了小孩子该有的宝宝肥!

    其实这分量就算壮男孩儿全吃了,他也未必能吃饱,但他还是留了三分之一下来。

    吃完之后,三个孩子便又头靠头的挤在一起呼呼大睡了。

    其实林诺小朋友并没有睡着。在邢十五起身去拿餐盘时,他就醒了。他也饿,但他却一直假装着睡着的样子。

    他想妈咪了!想妈咪的怀抱!想妈咪抱着自己,哼着儿歌哄自己睡觉觉!

    应该是哭了,小家伙的呼吸声带上了些许的哽咽。

    邢十五立刻轻轻的拍打着小家伙的后背,安慰着伤感中的林诺小朋友。

    两个人只是默默的闭着眼,都没有开口说话。

    封林诺或许还有妈咪有亲爹可想,而邢十五和壮男孩儿却什么都没有。

    但隐隐约约之间,邢十五好像梦到了只当了他大半个月的临时爸爸封行朗:他抱着他,轻轻的喊他‘乖儿子’!

    为了封行朗这个爸爸,他也会竭尽全力保护好爸爸的真儿子的!

    即便他这个假儿子死了,也在所不惜!

    更死得其所!

    ……

    封行朗的手机执着的作响着。电话是严邦打来的。

    严邦醒来后发现封行朗不在御龙城里时,整个人像是失魂落魄了。

    在得知安眠药是从他的私人医生鲍里斯那里要得的,严邦发了好一通的火!

    昏睡中的封行朗是接不到严邦电话的。

    看到儿子手机上一直显示着那个‘邦’字,河屯各种的堵心。恨不得将手机给直接砸了!

    在第三次执着作响之后,河屯接通了严邦打来的电话。

    “朗,你在哪儿?”手机那头果然传来严邦急切的询问声。

    “我儿子在哪儿,跟你丝毫没关系!你要是敢再来搔扰我儿子,明年的今天,将会是你的祭日!”

    封行朗的手机竟然在河屯手上?

    原来封行朗是去了他亲爹河屯的浅水湾看儿子?那也用不着大费周章的用安眠药把他给弄睡啊!

    “河屯,你还是留着你的老残命去对付塞雷斯托吧!你自己的P股不干净,给封行朗一家惹来这么多的杀身之祸,要是我是你,一定会愧疚得自我了结,不再给儿子一家添麻烦!”

    严邦这通挖苦和讽刺,直扎河屯的要害,一下子说中了河屯的疼点。

    “狗东西,我们一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我面前唧唧歪歪!”河屯骂咧一声。

    “得了吧河屯!要不是我当初从起火的仓库里救出封行朗,你先在还有儿子可叫、孙子可抱?!河屯,像你这种人,活着也是子孙的悲哀,我看你还是死了算了!”

    严邦这番一针见血的话,着实把河屯气得够呛。

    以河屯的刚愎自用,他身边的人根本不会跟他讲这些;可严邦不同,他硬生生的打了河屯的脸!

    啪啪的响,火辣辣的疼!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河屯气得连话都说不通顺了。“河屯,最该死的人,就是你自己!你死一百次一千次,都偿还不了你对你儿子和孙子的亏欠!还有你儿子的大哥封立昕!他们都痛恨你!要不是你占着行朗生物学亲爹的份儿上,你早就被封家两兄弟灭掉

    N回了!哪还有命活到现在瞎嚷嚷!!”

    言毕,严邦便把电话给挂断了。免得还要听上河屯的一通唧唧歪歪。

    等挂了电话严邦才意识到:自己打电话给封行朗,是有要事告之的。

    也罢了!封行朗在他亲爹那里,应该是安全的!等他醒了,或是回御龙城了,再告诉他也不迟!

    刚被严邦挂了电话的手机,再次作响起来。

    是一连串的乱码!

    “严邦,你它妈的活腻了是么?”

    河以开口便是一通骂骂咧咧。他以为是严邦换了个方式打来的。

    “让封行朗接电话!”手机那头的声音很低沉。

    “你是谁?”河屯沉声问。“让封行朗接电话!否则,我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杀掉其中一个邢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