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95章 我不怕疼的

第1595章 我不怕疼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诺小朋友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塞雷斯托一眼,弱弱着声音不答反问:

    “是不是当了邢十五,就不会死了……对吗?”

    虽说林诺小朋友平日里咋咋呼呼的戾气十足,但智商还是在线的。

    鉴于两个冒牌货都很称职的想替他顶包,封林诺便努力的想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他害怕自己会死去!那样他就见不着最爱的亲亲妈咪和混蛋亲爹了!

    但矢口否认自己就是邢十五,似乎也不太好。

    所以他便问了一个7岁孩子该问的问题。

    塞雷斯托微微拧眉,似乎没想到这孩子竟然会问出这种傻傻的问题来。

    “真的邢十五,可以多活几天!但最终的结果……你们三个都得死!”

    似乎塞雷斯托并不想欺骗这三个孩子。其实他这么问,纯属打发时间,因为他不会给这三个孩子留下任何的活口!宁可错杀!

    “看来,你果然比我义父厉害呢……”

    林诺微微惋惜的叹了口气,“那我们三个人可不可以做你的义子啊?”

    那样,他们三个孩子都不用死了!

    无疑,林诺是语出惊人的。两壮男孩儿和邢十五都没有想到身为义父最疼爱的真正十五义子,竟然会说出如此背信弃义的话来!简直就是认贼作父!

    其它两个孩子,邢十五一号和邢十五二号,或许他们是勇敢的,他们是坚强的,他们也是冷静沉着的,但与封林诺相比,他们却少了一些东西。

    比如说卖萌讨好!比如说能屈能伸!

    在河屯每每用妈咪林雪落要挟林诺小朋友的时候,小家伙就潜移默化的学会了讨乖!

    只不过那时候学会讨乖,是为了免于妈咪被关小黑屋,或是挨义父河屯的谩骂的惩罚;但这一刻的讨乖,林诺小朋友却是为了救自己,也为了救两个甘愿代替他去受死的邢十五一号和二号。他们都想牺牲自己,以保全真正的邢十五。因为那是他们的使命;而林诺小朋友现在想方设法的保全

    他们三个人!

    林诺小朋友清楚的知道:无论是义父河屯,还是亲爹和妈咪,最大的心愿肯定是希望自己活着回到他们的身边!那叫塞雷斯托几天的义父,又何尝不能忍耐呢!

    “做我义子?”连塞雷斯托都微醒惊讶了。

    “对!我们都愿意给你做义子!因为你比河屯厉害!”

    林诺小朋友的这个理由,幼稚得像个孩子。对,他就是个7岁的孩子!

    如此童真童趣的话,到是让塞雷斯托听着挺顺耳的。

    “你是怕死了,想活命吧?” 塞雷斯托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小家伙的意欲何为。

    “给河屯当义子会死,给你当义子能活……我们当然愿意给您当义子啦!”

    林诺小朋友深信不疑:义父河屯和老八他们一定会来救自己的!一定会!

    “小畜生,河屯就是这么教你们背信弃义的?”

    明明是谩骂的话,可塞雷斯托的嘴角却是微微上扬的。看得出,他并不讨厌这个主动向他示好讨乖的孩子。

    一旁的曼涅不由得多看了封林诺这个孩子几眼。

    挺白净,也挺乖巧,而且嘴还挺能说;关键这长像……

    曼涅却微微蹙眉:这孩子到是长得一点儿也不像河屯!但却像及了河屯的儿子封行朗!

    虽然曼涅并没有见过封行朗的活人,但照片却是见过的。

    “可我师傅跟我说过: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意思就是说:优秀的鸟儿会选择理想的树木作为自己睡觉休息的地方。而优秀的人也应该选择一个好的主人!”

    并不是什么师傅,就是自己中文老师了!不过小家伙用得还算符合条件。

    “那你师傅是谁?” 塞雷斯托追问。

    “一个很唠叨,而且还很霸道的家伙!”

    天天都要唠叨几遍好好学习的重要性,而且还强迫他们必须每天都要做不爱做的家庭作业!连周六周日也不放过!

    塞雷斯托还想追问什么,一个黑衣人闯了进来,打断了他的问话。

    “吉田先生来了!”

    塞雷斯托立刻起了身,“把那三个孩子先关起来!”

    三个孩子被关在了一起。只有五平方米的狭小空间。而且还装有摄像头。

    “你怎么可以让我们背信弃义,做塞雷斯托的义子呢?义父要是知道了,会失望的!”

    那个壮男孩儿平日里话并不多,对真的邢十五也是毕恭毕敬,能迁就则迁就;这回他是真的怒了,便不满的质问起了封林诺。

    邢十五扯了扯壮男孩儿的衣服,示意他说话小点声,而且还有摄像头在。

    封林诺微低着头,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我们都要活着,义父才不会失望!”封林诺说得很小声。

    一旁的邢十五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们都要活着!如果不能都活着,那我跟二号会全力保住你的生命!义父他最爱……”

    “十五,你还疼吗?”

    林诺小朋友打断了邢十五的话,轻轻摸了一下他受伤的锁骨处。

    “不疼!我不怕疼的!”

    邢十五的这番话,着实听着让人心酸。

    林诺似乎也意识到:这么‘懂事’的冒牌货,难怪亲爹会喜欢他!

    “我跟你讲:你缠着我亲爹的事,等出去后再跟你好好算!”

    “……”邢十五怔住了:这孩子这么能记仇呢!

    不过看得出来,这个真十五也是个善良的孩子!

    ……

    跟吉田的交谈似乎并不顺心,塞雷斯托的火气很大。

    “吉田这个狗东西,竟然敢坐地起价!贪心不足的家伙!”

    塞雷斯托摔摔打打的。而一旁的曼涅只是静静的看着。

    “河屯应该是联系上吉田了!毕竟吉田还得顾忌一下老安藤的颜面!”曼涅漫不经心的分析。

    “我们还有多少资金和军火?总之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灭了河屯那帮畜生!”“我们的资金实力,根本无法跟河屯抗衡!但我们有河屯没有的军火!而后者,却是山口组所需要的!他们要在危地马拉立稳脚跟,我们手里的军火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