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83章 真这么听话?

第1583章 真这么听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袁朵朵对爱情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那份憧憬和热情。

    她已经被白默打击得遍体鳞伤。

    她已经没有一颗完整的,又或者是健康的心境来接受爱情,拥抱爱情了。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不仅仅是肢体上的残废,连心灵也跟着一起残废掉了。

    “艾澄,回去吧!我只把你当弟弟看!真的!”

    这句‘把你当弟弟看’,从古至今一直是委婉的经典拒绝方式。

    随之,袁朵朵又补充说:“以后也是!”

    “朵朵……”艾澄有些挫败的急声喃唤。

    “还是叫我师傅吧!”

    袁朵朵更正一声,“艾澄,你还年青,有着大把的青春年华,不用浪费在我身上!如果你再这样,估计我们连师徒都没得做了!”

    艾澄伤感的嗅了嗅泛酸的鼻子,“朵朵,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前夫那么有钱,而且还那么有势……你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这个穷小子呢?要钱没钱,要事业没事业!是我太自不量力了!”

    艾澄还是太年青了,他认为袁朵朵没接受自己的表白,那是因为自己跟他前夫相比,太穷也太寒酸。

    袁朵朵没理由跟自己一个一穷二白的白丁交往的。

    “艾澄,你不用这么自惭形秽。你也有我前夫没有的优点!”

    似乎觉得自己跟一个热血青年扯得有些远了,心情还未能完全平复的袁朵朵不想再跟艾澄继续下去。

    “艾澄,回去吧!我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我!”

    袁朵朵直截了当的回绝了艾澄。没有拐弯抹角。但言语还是温和的。

    艾澄怅然的点了点头,“那朵朵……师傅,你好好休息。”

    “嗯,快回去吧!替我跟艾伯父和艾伯母道歉问安!”

    关上防盗门的袁朵朵,随之又缓缓的瘫坐在了地砖上,感觉脑袋里空空的。

    半响,袁朵朵似乎才回过神儿来。

    其实艾澄的表白,也不是一点儿作用没有。

    至少艾澄让袁朵朵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完全不用在白默那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除了白默,除了女儿豆豆和芽芽,这个世界上还有其它美好的事情会等待着自己。

    再说了,白默不让自己去见女儿们,自己真就这么听话?

    那就不是她袁朵朵了!

    自己是豆豆和芽芽的亲生妈咪,这是他白默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这一晚上,袁朵朵胡思乱想了很久很久。甚至于想到了怎么跟白默玩声东击西的手段。

    总之,所有的胡思乱想都离不开白默和两个年幼的女儿。

    或许是今晚捡回了一条命,暂时不用顾忌那些烦心琐事,加上没有电子产品的闹腾,袁朵朵这一觉睡得真有些酣长了。直到门铃声再次响起!

    该不会又是艾澄那家伙吧?

    袁朵朵用被子蒙上头,以为只要自己不回应,艾澄就会自行离开的;可门外竟然隐隐约约传来了白管家的叫喊声。

    “朵朵……你在家吗?老爷子来看你了!”

    爷爷来了?

    袁朵朵几乎是从床上蹦哒起来的。连滚带爬的下了床,奔过去开了门。

    便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白老爷子和推着他的白管家。

    “爷爷……您怎么来了啊?”

    袁朵朵连忙跪身过来,“天寒了,您身体不好,怎么没在家里休息着啊!”

    “你不过去看爷爷,又不过去看豆豆和芽芽……手机还打不通,这是存心让爷爷惦记你么?”

    白老爷子轻抚了一下袁朵朵的头,“爷爷自己长了腿,你不过去看我,还能阻止爷爷过来看你啊!”

    “爷爷……对不起啊,我手机不小心弄丢了!”

    袁朵朵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昨晚掉下了九楼,还没来得及去跟二楼的业主道歉赔偿呢。

    “你让爷爷进屋,再倒杯茶喝……爷爷就原谅你!”

    白老爷子幽默着口气,有种故作轻松的吃力感。

    “对不起啊爷爷,我都忘叫您进屋了。”

    袁朵朵连忙将白老爷子推进了公寓里。

    “白管家,您也进来坐吧。”

    “不用!我去楼下车里等着,你们聊好了叫我就行!”

    白管家知道老爷子跟袁朵朵有话要说,便留在了门外候着。

    看着忙碌着给自己烧水泡茶的袁朵朵,白老爷子微微浅吁,“朵朵,你这么长时间没去看豆豆和芽芽,难道白默那小子最近又闹腾你了?”

    该不会是老爷子知道什么了吧?

    “没有!爷爷,您别多想!我只是最近有点儿忙!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去看豆豆和芽芽!”

    面对一个九十高寿的老人,袁朵朵便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怕爷爷担心,就撒谎哄爷爷呢?也不怕自己的鼻子变长!”

    老爷子逗乐一声,“你以为我这个老姜这么好糊弄呢!”

    “没有……爷爷我挺好的。”袁朵朵依旧不松口。

    “行,你不想说,爷爷也不逼你!我过来呢,就是想看看你,跟你说说话。”

    微顿,老爷子长长的叹息一声,“我在白公馆呢……说话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再这么下去,真担心自己把自己给憋坏了!”

    “爷爷,您是一家之主,谁敢不让您说话啊?”袁朵朵将泡好的茶端送到老爷子的手边。

    “是爷爷自己不想说话!”

    老爷子的这句话,着实扎疼了袁朵朵的心。

    “爷爷……您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白老爷子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悲意,“因为白默从小没了父母,我就格外的溺爱他!以为自己对他无原则的溺爱,可以弥补他缺失的父爱和母爱……现在看来,我这么做无疑是害了他!”

    袁朵朵想安慰白老爷子,却感觉自己如鲠在喉。她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

    “而现在,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豆豆和芽芽重蹈白默的覆辙……”

    听白老爷子这么一说,袁朵朵瞬间就红了眼眶。

    “对不起啊爷爷……都是我不好,是我让您失望了!爷爷对不起!”

    袁朵朵匍匐在白老爷子的轮椅上,止不住的哭泣起来。“朵朵,别哭了……爷爷一来你就哭……爷爷下回都不敢来了。免得惹你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