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80章 无声的对峙

第1580章 无声的对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大幅度的腾跃,丛刚直接从床的南侧跃到北侧,并一把勒住了封行朗的颈脖,用匕首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严邦进来时,刚好看到这一幕!

    “丛刚,你要想干什么?”

    严邦厉吼一声,条件反射的从身上拔出了枪瞄准着丛刚的头部。

    “把枪放下!不然老子弄死他!”

    丛刚口中要弄死的‘他’,指的便是被他勒紧着颈脖的封行朗。

    虽说严邦心切于封行朗的生命安危,但也不至于不会判断。

    “你会弄死封行朗?你以为我会信!”

    在严邦看来,丛刚完全是在讲笑话。从某种方面来讲:他跟丛刚之间,似乎有种自不必说的相通。

    他严邦视封行朗如命;他相信丛刚也只会跟他一样。又怎么可能主动的弄死封行朗呢!

    “不信是么?”

    丛刚手中的匕首寒光一闪,封行朗的侧脸上就多了一条带血的刀割血痕;配合上刀刃平刮的动作,那血口上溢出的鲜血,都被丛刚手中的匕首平抹在了封行朗的脸上,看起了格外瘆人。

    其实溢出的鲜血并不多,但被丛刚抹开之后,就有些面目狰狞了。

    “丛刚,你它妈的真下狠手啊!”严邦暴跳如雷的厉吼道。

    随着严邦的厉吼,守在门外的那几个肌肉男便蜂拥而进。

    当时的封行朗心头顿时跑过了上百头的草泥马!

    丛刚你个狗东西,自己逃跑就逃跑吧,用得着在老子的脸上割破一刀么?

    老子英俊的脸庞都被你这个狗杂碎给毁了容了!

    “把枪放下!让他们退到门外去!”

    丛刚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反而更加戾气的去激怒严邦。看起来更像是在考验严邦的耐心,又或者想看看严邦对封行朗的命,究竟能屈从到什么程度!

    当时的严邦还真没被丛刚给唬住。他断定丛刚不会真的要了封行朗的命!在封行朗脸上来了一刀,只不过是在吓唬他而已!

    无声的对峙!

    而筹码就是封行朗!

    被丛刚勒紧着颈脖的封行朗!

    说真的,这一刻的封行朗很不舒服:不仅仅是疲弱不堪到要瘫痪在地身体,还有时不时被丛刚截止住的呼吸!而刚刚被丛刚注进身体中的药液,似乎开始发挥药性,膨胀着他的四肢百骸。

    感觉注入药液之前,还疲软得像软哒哒的橡胶人;

    而注入了那种药液之后,封行朗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血管中四下奔流的东西给炸开了!

    严邦跟丛刚的对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封行朗难受到要就地打滚!

    “严邦!你它妈不管老子的死活了?!”

    封行朗咆哮一声,想尽快结束这样的折磨。

    总而言之,严邦的心要比丛刚软多了。

    酷刑是丛刚施加给封行朗的,而心疼的却是严邦。

    听到封行朗极度不爽且不舒适的吼叫声后,严邦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枪。

    很明显,在跟丛刚的对峙中,严邦已经不战自败!

    “你们都退到门外去!把门关上!”

    几个肌肉男听话的退了出去,还顺手真把门给关上了。

    “丛刚,刚才的火……是你放的?”

    严邦沉声问。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丛刚不会真弄死封行朗。

    丛刚没有作答严邦的问话。一种自带王者风范的不屑和藐视。

    一般在没必要的情况下,丛刚根本就懒得跟严邦多说一个字。

    丛刚带动着封行朗的身体往窗户方向后退着。而封行朗则拖挪着自己疲惫且膨胀难忍的身体,配合着丛刚往后退一起挪动着。

    以丛刚的实力,如果他想离开御龙城,估计也没人能够拦得下他,更无需勒紧着封行朗这个累赘十足的人质脫身了。

    但丛刚却偏偏这么做了!

    意欲何为,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丛刚,如果你想离开御龙城,我给你开门就是了!你用不着拿封行朗人质!”

    严邦并不想要丛刚的命。至少现在还不想。

    或许丛刚的命,并不是他想要就能要到的。还得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

    随着丛刚带动着封行朗的身体往窗口后退着;严邦也放缓着步伐紧跟了过来。

    虽说生活区的楼层不高,但这六七层的楼就这么从窗口蹦哒下去,怕是只有长着翅膀的鸟儿才能平安无事了。

    但丛刚就这么活生生的从窗口跃了出去!

    在临行飞身跃出之前,还把封行朗重重的推搡在地面上。

    封行朗摔得不轻,左腿的膝盖都快被撞击麻木了。

    刚刚封行朗的心头只跑过上百头的草泥马,而现在他的心头却有成千上万头的草泥马呼啸而过!

    狗东西你跑就跑吧,推老子干什么?!

    推也就推了,还推那么大的力!!不知道他的左腿受过伤吗?故意的是么?!

    “朗……你没事儿吧?”

    严邦立刻上前来搀扶摔得不轻的封行朗。

    “我没事儿。”

    封行朗应得咬牙切齿。即便这左腿不至于骨折,但骨裂什么的,还真有可能。那狗东西跟自己有多大仇啊,竟然下这么狠的手?

    严邦刚有起身去追丛刚的动作,封行朗便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臂膀。

    “邦,扶我去床上躺一下……腿……左腿要断了!”

    “真断了?快别动!我背你!”

    严邦随即便把封行朗背上了床;并立刻让人叫来了私人医生鲍里斯。

    幸亏没断,也没有任何骨裂的迹象。只是膝盖被撞得淤青,一动就泛疼。

    “朗,丛刚来找你干什么的?”

    等鲍里斯替封行朗做完全身检查之后,严邦才追问,“只是来看看你?”

    封行朗寻思起丛刚提到的宫本文拓。

    “邦,那天晚上,在那群人想带走我时,宫本文拓是不是出现过?”

    “他跟着豹头他们一起过去的!怎么,你怀疑宫本文拓那个矮冬瓜有问题?”

    看来,还真是那个宫本文拓帮了自己的大忙呢!

    “对了……那个宫本,有跟那群人做过交流吗?那群人是被宫本打走的,还是吆喝走的?”

    不过看宫本那弱不禁风的知识分子模样,应该不会什么武术之类的东西。“我听那个倭瓜好像跟那帮人吼了一句什么!没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