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78章 说不出口的爱

第1578章 说不出口的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爸比光溜溜……Momo老师光溜溜!”

    好吧,调皮的白豆豆小朋友又把今天早上看到的画面,像复读机一样重复的说了一遍一又遍。

    水千浓已经囧到无地自容了。

    或许白豆豆小朋友说这句话时,根本就不带任何的色彩;可桌上还坐着好几个成年人呢。

    大家都被白豆豆小朋友的话给惊艳到了。

    做为成年人,他们当然知道白豆豆小朋友说出的这番话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哈哈哈哈……”

    首先忍不住笑出声的是莫冉冉,“豆豆你再说一遍,谁光溜溜啊?”

    “爸比光溜溜……Momo老师光溜溜!”

    小家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事是能说的,什么事是不能说的。莫冉冉这么逗她,她便又重新说了一遍。

    “哈哈哈哈……”

    莫冉冉已经笑趴在餐桌上了。

    向来莫冉冉就是个不拘小节的女人。

    再则,白默的前妻袁朵朵和白默的现妻水千浓,对于住进封家不长的莫冉冉来说,她到是更喜欢水千浓一些。感觉水千浓更加的知书达理,而且相当的有早教方面的职业素养。

    关键她跟袁朵朵也不熟。个人感觉就是,那个袁朵朵挺能吃苦耐劳的。也很朴质。

    如果不是听雪落说,她还真不相信漂亮到让人咋舌的豆豆和芽芽,会是袁朵朵亲生的。

    因为高贵又淑女的豆豆和芽芽看起来更像是富贵人家的千金或名媛所生。

    这么想且这么认为的,并不是莫冉冉一个。大部分看到豆豆和芽芽的人,一般都会这么认为。

    总之,莫冉冉对水千浓还是有所偏爱的。感觉她更加的适合白默。而且水千浓还把白默的两个女儿视如己出,照顾得比她们的亲妈还要周到细致。这样的后妈,实属难得。

    或许是因为莫冉冉也是后妈的身份,所以她跟水千浓便有了相怜的共同话题。

    “豆豆,不许乱说话哦。”

    水千浓立刻红着脸叫停了白豆豆小朋友复读机式的重复,“来,给你爱吃的水晶鲜虾球!”

    白老爷子手中的勺子缓缓的放回了粥碗里。

    “老白,我吃好了,推我去庭院里看看花草。”

    “好的。”老白连忙赶过来推动老爷子的轮椅朝餐厅外走去。

    这老爷子应该是被什么事堵心了吧!不然有封立昕这个贵客在,他也不会粥喝一半就离开餐桌的。

    水千浓筷子上的水晶鲜虾球掉在了餐桌上。

    “Momo老师……虾球球掉了!”豆豆用小手指着滚在餐桌上的鲜虾球。

    “没关系,老师再替豆豆夹一个!”

    水千浓连忙回过神儿来,替豆豆又夹了一个鲜虾球送至她的餐盘里。

    “来,芽芽也吃一个吧。鲜虾球富含蛋白质,还有丰富的钙磷铁营养元素,吃了对身体好哦。”

    水千浓总会在豆豆和芽芽玩耍或吃饭之际给她们讲述一些科学方面的知识。

    心思细腻的封立昕又岂会看不出白老爷子并不待见这个新的弟媳妇水千浓呢。

    看得出,老爷子是个怀旧之人,更偏爱于豆豆和芽芽的亲生妈咪袁朵朵。

    可现在爱孙白默已经跟这个新妻坐实夫妻关系了……

    封立昕侧头看向白默:白默一副漫不经心的高冷模样。没有解释什么,也没有反驳什么。

    这态度……什么不太明朗呢!

    “立昕哥,老爷子怎么了?”莫冉冉止住笑意问。

    “年纪大了,喜欢怀旧!”封立昕淡声应。

    可旧的东西,也不一定都是好的!

    水千浓继续喝着她海鲜粥。并没有因为白老爷子的离开而自我紧张,或是自我局促不安。

    ……

    既然邢十五已经被塞雷斯托的人给掳走了,那就不能让小家伙白白的付出。

    后期工作还是要做好的:封行朗让严邦的人满申城寻找着邢十五的下落。而且还通知了警方,让他们加强警力部署。

    总之,就是要让塞雷斯托以为:他掳走的邢十五,就是河屯最宠爱的义子!

    往私心了说,那样封林诺小朋友就能得以安全。

    做这些,到不是完全是为了给塞雷斯托的人看,其实封行朗是真的舍不得让邢十五去冒生命危险。

    已经24小时了,封行朗依旧疲弱不堪的躺在床上不能自主的起身。

    残留粉末还没能最终检测出全部的具体成分。只知道是能够麻痹和疲软神经类的强效药。

    严邦把法籍医生骂了个狗血淋头;又让豹头火速的将残留粉末送去给法检部门。

    “朗……感觉怎么样?”

    严邦托住了封行朗的后腰,用自己的身体在后面抵着。

    “将能派的人,都派出去寻找邢十五的下落!”

    “你先别操心邢十五的事了……你自己感觉怎么样了?”

    严邦的一颗心都牵挂在封行朗的身上,“要真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我还撑得住!”

    其实封行朗此时此刻担心的却是邢十五。那么小的孩子,也吸入了这些粉末状的东西,不知道会难受成什么样子呢。

    自己的孩子固然精贵,可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

    “看你软成这样,我都要急出病了!”

    严邦将封行朗依靠在自己的怀里,“有胃口了吗?想吃点儿什么?”

    “不用……”

    封行朗是个扛得住的男人。但此刻也觉得身体难受得厉害。

    “着火了!着火了!”

    随着呐喊声,生活区立刻炸锅似的慌乱起来。

    “邦,出去看看!”

    “好!”

    严邦并不想离开还疲弱不堪的封行朗;可豹头不在,他只能自己出去看看动静。万一过火到封行朗休息的起居室就更糟糕了。

    “你们几个守好封二爷!死都不许离开,听到没有!”

    封行朗是有意支走严邦的。因为他觉得很有可能是塞雷斯托的人第二次潜入御龙城里想掳人。

    可这一回跟封行朗的预想有些出入。

    封行朗挪动着疲软的上身想坐起时,便感觉到有黑影从他身后袭来……而他根本就反抗不了!

    抵在他后脑勺的并不是枪口,而是一个装有针筒的长条铁盒。“我觉得你一辈子就这么瘫痪在床上……也挺消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