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68章 依然如初恋

第1568章 依然如初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跟严邦一起离开白默的病房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

    “风衣你披着,外面凉!”

    严邦将身上的风衣脫下,披在了封行朗的肩膀上;自己只剩下一件短衫。

    从出来到停车场,也就百来米的距离,封行朗也懒得去拒绝严邦的好意。

    “封行朗!”

    刚走到大厅门口,便被人叫住。

    “袁朵朵?这么晚了,你还在呢?”

    袁朵朵从拐角处爬起身,蔫蔫的走了过来,“封行朗,我找你有事……”

    其实在封行朗跟严邦进来医院的时候,袁朵朵便看到了他们;她知道他们应该还会下楼来,便一直等在了电梯口的拐角处。

    却没想到一等就是几个小时。

    “什么事儿,你说。” 封行朗应。

    袁朵朵朝封行朗身边的严邦瞄了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严总,您先去停车场等我。”

    在外人面前,封行朗对严邦还是相当尊敬的。

    “嗯,好。别跟兄弟的女人聊太久!会让默三误会的。”

    夜已深,封行朗连晚饭都没吃就赶了过来,严邦又岂会不心疼。而且还被白默死缠烂打了这么久,连严邦自己都饿得慌,更别说精贵的封行朗了。

    “对白默还余情未了呢?” 封行朗淡出一个疲惫的笑意。

    袁朵朵微微垂头,“哪还有什么情啊?他都快要把我千刀万剐了!”“他对那个情敌越是上火,就说明他还是放不下你!白默从小缺爱,心智的确有点儿不健康。感觉你抛弃了豆豆和芽芽,就如同他当年被他父母抛弃了一样!所以便把你定性成了一个坏女人!歹毒的女人!

    ”

    封行朗微微叹息,“要是你当初拼命的跟他争抢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说不定就没有后面的这些烦心事了!”

    袁朵朵怅然的长吁,“反正在白默的眼里,我怎么做都是错!”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封行朗轻问。

    “我想跟你先借一百万!白默给我的钱,我买了短期的理财一时取不出,等到期了我就还你!”

    “朵朵,你还不明白吗,白默在意的是那个情敌!即便你替那家伙赔偿了白默,白默还会用其它的方式去敲诈勒索姓艾的家伙!”

    “那我能怎么办啊?”

    袁朵朵急声,“艾澄只是我的助手,根本不是白默幻想出来的什么情敌!”

    封行朗默了一会儿,“要不……我们真给白默找个心理医生吧?”

    “心理医生?”袁朵朵微怔,“白默真不会严重到要看心理医生吧?”

    “我觉得挺有这个必要的!”

    封行朗的眉宇上扬,“但这笔账可以记在那个姓艾的身上!姓艾的如果不拔点儿毛,估计白默还真的气愤难平了!”

    言顿,封行朗又补充道:“对了,既然你跟那个姓艾的没什么,就别卿卿我我的!白默那小子醋劲大着呢!都挨了两回打,你不心疼他,我还心疼他呢!”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直到封行朗离开,袁朵朵都没能缓过味儿来。

    这封行朗究竟想不想帮自己啊?还是他一心向着白默那个祸害?

    别说,那句‘你不心疼他,我还心疼他’,着实搅了袁朵朵的心。

    原本她是想离开医院的。可愣是迈不开离开的步伐!因为白默老是喊他头疼,袁朵朵实在放心不下他。关键严邦和封行朗都离开了,而且刚刚袁朵朵也看到姗姗离开的水千浓……

    白默身边连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那怎么行啊!

    于是,鬼使神差般,袁朵朵又来到白默的病房门口。

    知道袁朵朵是白大太子爷的前妻,护士便让她进去陪护独自一人的白默。

    在封行朗刚刚的陪伴之下,白默已经睡着了。只是一张俊脸依旧拧得有些扭曲,像是在做什么不好的梦。

    袁朵朵坐在病床前,静静的看着白默那张被打得淤青的脸庞。她想伸手去触摸,可手却又生硬的顿在了半空中。

    似乎应了网上常说的那句:纵君虐我千百遍,我待君依然如初恋。

    袁朵朵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放手吧!放手这段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的虐情吧!可每每在心底想起这个男人,还是会生生的作疼。

    也许现在的袁朵朵已经不奢望跟白默能继续什么感情,她只想留在白默的身边,默默的陪伴他度过孤寂的夜晚。万一他突然什么病情,自己也好照顾他。

    但袁朵朵更希望今晚的白默一切安好,能睡个好觉;别一醒来看到她,又是一通刺耳的谩骂加讽刺!

    “白默……你说我上辈子究竟欠你什么了……竟然要被你这么平白无故的招惹?”

    袁朵朵的声音低低的,像怨怨的私语。在说给白默听,也是在说给她自己听。

    “白默……我不会再找男人了……我已经被所谓的爱情伤得体无完肤……又怎么会再一次的自投罗网、自掘坟墓呢!”

    袁朵朵嗅了嗅有些泛酸的鼻子,“白默,你说我们能不能好好的……好好的做一对陌生人?”

    “又或者你把我当陌生人……别每天都这么骂我,凶我,侮辱我?”

    “白默……他们都说我太卑微了……老是对你低眉顺眼的……我也知道我在你面前一直抬不起头。”

    “有时候我打你……骂你……其实都是装着胆子做的!”

    “白默,你要我怎么做……才不会这么恨我……讨厌我……憎恶我?”

    “你真的想要我永远的都离开你……离开豆豆和芽芽吗?”

    “我怕我即便死了……或是下了地狱,也放心不下豆豆和芽芽!”

    “我是豆豆和芽芽的亲生妈咪啊……既然你这么爱她们,为什么就容不得我呢?”

    “白默,你知道吗……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能这么伤害我……”

    “豆豆和芽芽还这么小,让她们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你这个爸比这么的伤害我这个妈咪……等她们懂事了,会有多伤心难过啊!”

    袁朵朵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直到她迷迷糊糊的趴的白默的病床边睡着了。借着微弱的壁灯,似乎看到白默动弹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