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67章 刺猬投胎

第1567章 刺猬投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也让邦哥抱抱!”

    为了体现自己做为大哥的关爱之心,严邦靠了过来,索性将封行朗和他怀里的白默一起拥住。

    水千浓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三个大男人拥抱在一起。

    说真的,那画面还真有点儿辣眼睛。

    有人进来,严邦和封行朗不可能警觉不到。但他们依旧维持着一起拥抱的姿势,没有丝毫要避让的意思。

    或许在他们两人看来,水千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根本不是他们要关心的。

    她吃醋也好,愤怒也好,误会也好,又或者是嫌弃厌恶,对封行朗和严邦来说,完全可以无视。

    对,就是一种无视!

    说真的,这一刻的水千浓还真挺尴尬的。

    想退出去敲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可打招呼吧,似乎有点儿张不开嘴;不打招呼吧,似乎又不太礼貌。

    “严总,封总,你们也在啊?谢谢你们来看望白默。”

    水千浓还是硬着头皮跟打了招呼。以白默太太的身份。

    严邦依旧没动弹。毕竟能拥抱封行朗的机会实属难得。

    白默依旧在封行朗怀里呜咽着。像是受到了全天下最大的委屈。

    “是弟妹来了?”

    封行朗应了一声。这才推开了严邦,又将怀里的白默给推离自己,“默三,你老婆来了,我跟你邦哥需要回避一下吗?”

    封行朗这么说,自然是有意见外的。

    他对水千浓并没有什么不满,而且还挺欣赏她的教学方式。

    只是一个早教老师介入了主人的私生活,总觉得会有那么点儿鸠占鹊巢的意味儿。

    “回什么避啊!”

    白默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质问:“千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好好照顾豆豆和芽芽的么?”

    “豆豆和芽芽刚睡,有保姆看着她们呢。”水千浓柔软的应声。

    “赶紧回去吧,我没事儿!你的职责就是把豆豆和芽芽照顾好!少乱跑!”

    白默催促着水千浓的离开。而且后面的话,俨然只是将水千浓当成一个早教老师兼保姆罢了,丝毫没有要将她当成自己太太的意思。

    “哦,好的。那我把乳鸽汤给你放这里了,你饿了就吃点儿。”

    “行了,快回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儿!”

    白默不爽的再次催促一声。

    “行,那我先回去了。”

    水千浓转身便离开了。也没有去跟严邦和封行朗打招呼。那样只会让自己更加的尴尬。

    目送着水千浓尴尬的离开,封行朗微微扬动了一下眉宇。

    悠然一声,“默三,你这么对自己的新婚妻子,朗哥都快看不下去了!”

    “什么新婚妻子啊?都说了,她就是一早教老师!我娶她只是因为她把豆豆和芽芽照顾得挺好!”

    随之,白默又生气的厉声补充上一句,“反正比豆豆和芽芽的亲妈强!真没想到她袁朵朵竟然是那种女人!”

    “哪种女人啊?”封行朗故意的追声问道。

    “水性杨花的女人!没有男人就活不了的女人!对女儿们不闻不问,只知道自己快活的女人!”

    白默一口气连说了袁朵朵好几大罪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是真的恨得了袁朵朵。

    “哟,这么恨人家呢?”

    封行朗悠声浅叹,“如此的拿不起也放不下……该不会是还喜欢人家,舍不得,也不甘心放手吧?怎么听,怎么觉着像余情未了啊!”

    被封行朗这么一说,白默就更加的恼羞成怒了。

    “你说什么?我对袁朵朵余情未了?呵,呵呵……我对袁朵朵那个白痴女人余情未了?”

    白默嗤之以鼻的冷哼再冷哼,像是要把袁朵朵用一口盐汽水给喷死一样。

    “行了,别装了!这常言有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不等白默再度的炸毛,封行朗又悠声补充道,“你跟袁朵朵之间的事,旁人也不方便插手!你们还是自行解决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越是在意那个姓艾的情敌,就说明你越是对袁朵朵上心!”

    随后,封行朗倾身过来,直视着白默的眼底,压低声音:

    “默三,告诉朗哥,你究竟对袁朵朵还有没有感觉?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感觉!”

    “没有!半丁点儿都没有!”

    白默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现在对她直有恨!”

    “她抱你女儿认别人做爸爸了?你这么恨她?!” 封行朗哼声。

    “她竟然没脸没皮的去维护一个……一个相好的……实在太不要脸了!”白默怒火难平。

    “哟喂,就许你白默州官放火,不许她袁朵朵百姓点灯呢?”

    封行朗笑言,“你可是已经二婚在怀了,凭什么不让人家袁朵朵也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什么二婚啊?我就是为豆豆和芽芽找个好的早教老师照顾她们!袁朵朵没心没肺的不要她们了,我能再不管我自己的两个女儿么?”

    白默鼻间泛着粗气,“封老二,你究竟是来安慰我的,还是来气我的啊?!”

    “我是来解你心结的!”封行朗微微吁叹,“白默,不爱就放手;要爱……就好好的爱!她都为你生了两个女儿,得到的却是甘愿净身出户!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依旧活得像只小强一样,顽强靠自己生活着!你快把朵朵的灵魂和

    信念都榨干了!”

    白默的唇角微微的蠕动了几下,哼声:“封老二,你就知道帮外人说话来打击我!你还是不是我兄弟?!”

    或许是因为堵在心间的怒火无从宣泄,白默便迁怒于了一旁玩着手机的严邦。

    “还有邦哥!让他带人去支援我,他倒好,整天就知道围着你团团转!”

    “默三,你小子刺猬投胎呢?逮谁扎谁!”

    莫名其妙的被白默埋怨,严邦便随口训斥一声。

    “老子就是刺猬!”白默咆哮如雷道,“你们谁它妈都别理我!”

    “那我们可真走了……”

    封行朗从床边站起身来,“你还是自己好好冷静冷静吧!”当封行朗转身真要离开时,白默又条件反射的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封行朗的腰,像是没了安全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