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65章 躺地上讹他

第1565章 躺地上讹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人算不如天算!

    白默从严邦那里学来的那招‘十字固’,在狭小的换衣间里根本就施展不开手脚。

    而白默打来的勾拳,都被艾澄借助于身体良好的柔韧性和协调性给化解并避让开了。

    在白默第三次打向他时,艾澄终于还手了。

    这一回,他又实打实的把白默狠狠的揍了一顿。

    “来人呢……救命啊,有人打架啦!”

    见劝不住打急红眼的两个男人,袁朵朵也顾不上自己的面子,连忙跑出去喊人过来帮助拉架了。

    “我打你个为富不仁!占着自己是富二代,就它丫的敢为所欲为?!”

    艾澄的血性再一次被白默给激发出来。见白默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便接着用肩膀顶着他的胸腔撞上了身后的衣柜上。本就不太结实的衣柜,被撞得七摇八晃的。

    “想讹我是么?你讹啊!老子今天打定你了!”

    艾澄虽说没有白默高,但却比白默壮实。关键在空间狭小的换衣间,他更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和优势。

    而白默临时抱佛脚学来的必杀技,愣是没机会用得上。

    等袁朵朵把人叫来的时候,白默跟艾澄打得正精彩:艾澄匍匐在白默的身上,借助于体力的有势压制着他的上身;而白默的双腿呈现出半‘十字固’的架势,也牢牢的紧锁着艾澄的下面半身!

    舞蹈培训中心的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滚在地上的白默和艾澄给拉离开来。

    白默不仅仅是眼眶发青,嘴唇发肿了,现在连他的左半边脸都血肿而起,嘴角而外溢着鲜血。

    艾澄好一点儿,只是下巴上挨了白默一勾拳,打得有点儿血肿淤青。

    “白默,我警告你:你以后再敢来搔扰袁朵朵,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艾澄还是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所言所行便有些不计后果,“你喜欢讹人是么?老子今天不怕你讹我!”

    看来这个艾澄应该是相信了袁朵朵的话:她前夫白默是个靠讹诈起家的富三代!

    其实不用仔细去推敲也能发现:都已经是富三代了,还需要通过讹诈发家致富么?

    做为一个前夫,跑上门来欺负袁朵朵,而且还把袁朵朵的助手给打了,这样的行为无疑让众人所愤慨;但鉴于白默那高大上的身份,也没人敢把他怎么着。

    再次吃了败仗,白默内心不落败是不可能的。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他更加的恼羞成怒。

    “姓艾的,有种的你别跑,老子这就叫人来弄死你!”

    “你叫啊!最好把你爹妈也叫来!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欺负一个弱女人挨了打,很可怜的!”

    艾澄说这番挖苦之言的时候,并不知道白默早已经没了亲爹亲妈。这无疑再一次的激怒了恼羞中的白默,让他变得更加的暴躁戾气。

    白默出了练舞房,随即将电话打给了严邦。

    当时的严邦正在GK风投作陪封行朗一起吃着午餐。即便封行朗再如何的凶他吼他,他也不会放弃对封行朗的保护。

    “邦哥,你让豹头快带几个能打的人赶来城中路上的这家舞蹈培训中心来!”

    “怎么,这是要干架啊?”严邦悠声问。

    “邦哥,有人瞎眼打你兄弟,就问你管不管吧!”白默是一头的冲冲怒火。

    “当然得管……邦哥现在就让豹头带人过去!”

    严邦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机便被封行朗夺了过去。虽说已经用上了免提,但封行朗不想太过费力的跟白默说话。

    “怎么,又吃败仗了?” 封行朗淡声问。

    “不要你管!让我邦哥接电话!”白默不友好的嚷嚷。

    “其实想搞惨一个人呢,办法多的是!用暴力解决问题,无疑是最愚蠢最无效的!”

    不用猜封行朗也知道:一定是白默跑去袁朵朵的舞蹈培训中心,把那个所谓的情敌给打了!

    不对,应该是被那个所谓的情敌又打了一顿!恼羞成怒之下,便要找严邦让豹头他们替他出一口落败挨了打的恶气!

    封行朗当然不想将事情闹大。一边是老婆的闺蜜袁朵朵,一边是自己的好兄弟白默,这一碗水还是要端平的。哪边都不能怠慢,更不能顾此失彼。

    “封老二,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哪天你让追求你老婆的人给打了,我看你会不会这么说!”

    “又没说不让你搞他!怎么又跟我急红眼呢?朗哥教你一招更好的办法不要吗?再说了,这种事靠你自己智取,才能彰显你的智慧,也更能了赢得朵朵的芳心!”

    封行朗的诡诈之处在于,他能因材施教。

    “还P的芳心啊!袁朵朵已经承认那家伙是她男朋友了!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么个水兴杨花的女人,真是看走眼了!”白默不满的谩骂了起来。

    “那家伙什么身份?”

    “P的身份!一个在舞蹈培训中心打工的小混混儿!”白默戾气的嗤声。

    “那就简单了!要我是你,就直接往地上一躺,说肚子疼头更疼,先讹他个十万八万再说!”

    “讹他?还躺地上?朗哥,你当我什么人啊!”

    对于这样的行为,白默当然是不屑去做的。

    “想搞惨一个人,知己知彼最重要。专门挑选他的软肋下手,才能事半功倍!你想想,一个惨到要去舞蹈培训中心打工的小混混最缺什么?”

    “缺什么?”

    “当然是金钱和地位啊!”

    似乎白默瞬间想起姓艾的刚刚有说:你喜欢讹人是么?老子今天不怕你讹我!

    “可他说……不怕我讹他!”

    “那是他心虚!”封行朗给白默接着打气,“你可以先装晕一下试试,肯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专门挑选有资质的私人诊所,你挨了他的打,身上总会有一些破了皮的外伤,什么美容祛疤之类的,动辄几万;头疼脑震荡什么

    的,怎么贵怎么来!后面的就不用我教你了吧……讹到他对你跪地求饶为止!”

    白默信了封行朗的话,也真这么做了。当袁朵朵追出来想劝白默以后不要再来打扰她生活时,白默一下子晕瘫在了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