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64章 不打不老实

第1564章 不打不老实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超好的体质,加上每顿的生姜汤,配合上适当的运动和西药,袁朵朵的感冒两天就差不多快好了。

    袁朵朵打算再过一天,等感冒症状好利索一些,便去看望豆豆和芽芽。

    两个小东西已经有两天没给自己打电话了,袁朵朵还真有些担心。

    也不知道白默跟艾澄的那场架,有没有把两个女儿给吓着!

    还有就是,挨打的白默……

    “师傅……师傅……跟你商量个事儿……”

    原本跑去舞蹈培训中心对面拿快餐的艾澄,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

    “什么事儿?是不是三杯鸡饭又没了,让我改吃鸡排饭?”袁朵朵正练着倒立。

    “不是!”

    艾澄气喘吁吁的,“你……你前夫说……说他要跟我再干一架,你说我是揍他呢?还是不揍他啊?”

    原本跑出去的艾澄刚好碰上了赶来舞蹈培训中心挑衅的白默。

    见白默又要跟自己约架,想到师傅袁朵朵的叮嘱,便跑回来请示。

    “什……什么?白默来了?”

    惊慌之下的袁朵朵,差点儿直接给摔趴下。

    “师傅你小心点儿!”艾澄连忙上前来稳住了袁朵朵的腰。

    “姓艾你,你跑什么跑?怎么,不敢跟本太子爷干架了?你个娘炮孬货!”

    五号练舞房的门外,传来白默一路的骂骂咧咧声。

    白默那祸害还真的来了?

    “小艾,你赶紧的藏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出来!”

    “师傅,你怕什么怕啊,大不了我再把他打一顿!像你前夫那种人,不打不老实!”

    艾澄摩着拳擦着掌,一副迫不及待想跟白默干架的兴奋样子。

    “你还真敢再打他一顿呢?你跟你说,白默可是夜莊的太子爷,要是他领上十个八十肌肉男来这里,你会被打成肉饼的!”

    袁朵朵是威逼加恐吓,“再说了,白默不但身娇肉贵,而且还相当的矫情!万一你把他打伤了,他往医院里一躺,再讹你个几十万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你陪得起吗?”

    袁朵朵当然没有挖苦助手艾澄的意思,她只是不想看到白默再次挨打,更不想看到艾澄惹火上身。

    “你前夫……不会真讹我吧?”

    很显然,袁朵朵后面的一番话起了作用。毕竟刚从艺术类职业学校毕业的艾澄,才刚解决个人温饱,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的孩子。

    “我前夫就是靠讹人起家的!你还是赶紧的躲起来吧!”

    在袁朵朵的催促和恐吓之下,艾澄便乖乖的躲藏在了练舞房的换衣间里。

    才刚藏好,白默便冷着一张俊脸闯了进来。却只看到袁朵朵一个人在练舞房里摆动作。

    “袁朵朵,那个姓艾的家伙呢?”白默厉声问。

    袁朵朵停下动作看向白默,淡声问,“你找他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干架呗!”白默嗤声。

    “怎么,你挨了一顿打还不够,还想再挨一顿呢!”

    说实话,在看到白默依旧泛青的眼眶和瘀肿的嘴唇时,袁朵朵是又心疼又想笑。

    “袁朵朵,我挨了打……你好像挺高兴的呢!”白默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我有什么可高兴的。”

    袁朵朵心切的询问,“对了白默,豆豆和芽芽没事儿吧?她们……她们有没有被吓坏?”

    “呵,呵呵!”

    白默嗤嗤的冷笑了几声,“袁朵朵,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找男人……还有脸问我豆豆和芽芽的事?”

    讲真,白默那说话的口气,以及那说话的腔腔,真能把活人给气疯。

    当时的袁朵朵本不想跟白默斗嘴的,可她实在是忍不住啊。

    “白默,你讲点儿道理,更讲点儿良心吧!你说我迫不及待的找男人……那你呢?你跟水千浓连结婚证都领了!!”

    被白默气到不行的袁朵朵,也不管不顾换衣间里还有个听众,便跟白默厉声的理论起来。“我跟你的情况能一样吗?我娶水千浓,那是因为你抛弃了豆豆和芽芽!所以我必须要找个贴心的、称职的早教老师来照顾两个女儿!而你呢?你迫不及待的找男人……是因为寂寞空虚呢?还是为了生理上

    的需要呢?”

    白默的这番话,无疑是尖锐刻薄的。但至少前一半是他自己真实的表达。

    袁朵朵突然就不想继续跟白默争辩什么了。感觉自己跟白默之间,有着永远都解不开的郁结。

    她读不懂白默;白默同样也读不懂她。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能够共同聊到一起的话题。

    “白默,你走吧!”

    袁朵朵微微的吁出一口浊气,“我找不找男人,找什么样的男人,都已经跟你无关了!因为我们已经离婚了!”

    这句平声静气的话,落在白默的耳际,却是相当的扎耳。

    一句‘跟你无关’,残忍而决绝。

    “姓艾的,你它妈给我滚出来!”

    这一该的白默,极度需要一个发泄的方式,“如果你它妈还是个男人,就给我滚出来!再来跟老子干上一架!今天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只能有一个活着出去!”

    “白默,你要疯了吧?什么你死我亡的?你还是赶紧的回去陪着豆豆和芽芽吧!”

    袁朵朵被白默的这番话给震惊到了。因为白默说话的口气,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姓艾的,你给我出来!”

    白默四下环顾之后,便朝换衣间走了过来,“老子看到你藏在这里了!赶紧的给老子死出来!”

    “白默,你发什么疯呢!!”

    袁朵朵立刻上前来阻止随时都濒临失控的白默,“小艾他不在……他回家了!”

    “袁朵朵,你竟然这么急切的想护着他?”

    白默鼻间喘着粗重的狠气,“还真爱上他了?”

    “白默,别犯混了!我是担心你再挨打一顿!”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今天要死在这里的可是姓艾的家伙!”

    碰的一声,白默一脚踹开了换衣间的门。便看到藏无可藏的艾澄。

    “你个孬货还真藏在这里呢?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白默随即便朝艾澄扑了过来,一副要将艾澄活生生给撕碎的凶狠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