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61章 缺爱儿童

第1561章 缺爱儿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默火急火燎赶去御龙城时,严邦并不在。

    豹头到是好心询问了他脸上的伤情,可白默只是敷衍了一声。

    有些事,自然是不方便跟他说的。又或者在白默的心目中,豹头还没达到可以倾吐心声的级别。

    正准备跟封行朗一起去趟公安厅,严邦便接到了白默打来的电话。

    “邦哥,你在哪儿呢?”

    “在去公安厅的路上。你有事儿?”

    “你去公安厅干什么啊?”白默烦躁的追问。

    “当然是有事儿!你以为我是去喝茶啊!”

    严邦瞄了一眼一旁的封行朗,便用上了免提。这样封行朗也能听到白默在手机里的胡搅蛮缠。

    也示他跟白默之间,并没有任何封行朗不能知道的秘密。一种习惯。

    “那你什么时候回御龙城?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你!”白默急声。

    “说不准……你小子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严邦自然而然的联想:“该不会是你家老爷子又要不行了吧?”

    这是严邦能想到白默口中的‘重要事情’所指。

    每每白老爷子一有个什么病情,白默都会像天要塌了似的通知他跟封行朗。

    “你家老爷子才要不行了呢!!”

    白默回顶着,“再这么咒我家老爷子,小心他一高兴,连你也一起带走!”

    “你小子究竟有什么事儿?快说吧,哥忙着呢!”

    严邦换了一辆防弹的路虎越野车。一来是因为封行朗,二来要比兰博基尼开去公安厅低调很多。

    “邦哥,你肯定跟朗哥在一起吧?”白默反问。

    严邦侧眸睨了一眼沉默是金的封行朗,“嗯……你有意见?”

    “我当然有意见!”白默的火气有点儿冲了,不满的情绪显而易见:“邦哥,朗哥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屁颠屁颠的赶过去,跑得比兔子还快!到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敷衍我?!邦哥,你还当我是你兄弟吗?还是你心里眼

    里就只有一个封老二?!”

    “默老三,你丫的要造反呢!”严邦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默三,有什么事儿你说……你邦哥和我都听着呢!最近封家有点儿乱,你是知道的。”

    封行朗本不想作声的。可还是接过了白默的话。估计了再不开口,这默三愣子又得跟严邦扛上了。

    “我没事儿了!”

    白默赌气一声,“反正邦哥心里就没有我!”

    “又说孩子话呢!”

    封行朗温声轻斥,“朗哥现在妻离子散的,你忍心看你朗哥每天这么苦闷忧愁?”

    “……”白默吞咽了一下,没顶嘴。

    “今晚御龙城聚。等你。”

    “好的朗哥!”

    在封行朗的安抚之下,白默才平心静气的把电话给挂了。

    “白默这小子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不是对你大呼小叫,就是对我咋咋呼呼!”严邦淡叹。

    “那是他的福气!”

    封行朗微微叹息,“从他出生开始,就注定会被人一路这么呵护娇惯着!”

    “朗,我觉得你挺宠那小子的!”严邦笑言,“都快把他宠成儿子了!”

    “白默那小子最实诚!也值得我们这么娇惯着他!”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你出事那阵子,他不是跑海关,就是跑御龙城,可没少为你掉眼泪呢!”

    “嗯,是挺实诚的!”严邦认同的哼应。

    随之又玩笑道,“朗,你说要是白老爷子哪天两腿一蹬,再离开了我们两个的庇护,白默那小子会不会被那群眼红的吸血鬼给分尸了?”

    “可别小瞧了白默的潜力!这些年来,白默不是把整个白家的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么!”

    “嗯,那小子能力是有!”

    严邦咧嘴哼笑,“就整天喜欢把自己当成个缺爱儿童!还时不时的跟你争宠!”

    “……”封行朗冷生生的斜了严邦一眼,他随即便闭了嘴。

    ……

    健身房里,三个男人挥汗如雨着。

    总算是搞明白了,白默急着找严邦,是想让严邦教他几招克敌制胜的必杀技!

    其实他也可以咨询豹头他们的,只是觉得丢不起那个人。

    严邦打算教白默一招‘十字固’。“你用双手压制对手的胸膛时,想要对方的哪只胳膊,就把自己的哪只手放在上方,另一只手放在下方,同时身体向同侧移动,让自己的身体和对方的身体形成90度。双腿中的一腿控制对方的颈部,另一腿

    控制对方的胸,同时将对方夹紧;双手抱紧对手的胳膊,以防逃脱……”

    白默练是很认真,也被严邦钳制了几个回合之后,已经是大汗淋漓。

    封行朗在一旁做着肩上推举。他身型条件原本就不错,几套动作下来,那肌肉线条便紧绷了出来。

    虽说不似严邦那样凸起得夸张,但视觉效果还是挺养眼的。

    “默三,你还没告诉邦哥呢,你这脸上的伤……谁给打的?”

    休息之际,严邦给白默丢来一条毛巾时问道。

    “一个不值一提的小混混儿!”白默敷衍的淡喃了一下。

    “什么小混混不长眼,敢动我严邦的兄弟?!”

    严邦将一瓶依云开好瓶盖后送至封行朗的嘴边,“要不让豹头带上几个人,把那个小混混打到连他爹妈都认不出!”

    “用不着你动手!我自己会摆平的!”

    白默只是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又开始练习了起来。

    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封行朗才淡淡的开了口:

    “白默,你小子该不会是被……情敌给打的吧?”

    不得不说,他们兄弟三人里,要数封行朗的洞察力最为敏锐。从白默刚刚的言行举止,以及故意的遮遮掩掩来看,那个打他的人,除了情敌,还真想不出会有其它符合条件的对象。

    白默明显的愣怔了一下,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儿:

    “封老二,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感觉自己很聪明是不是?学人家想当神算子呢?可惜了,这回你大错特错了!”

    白默此言一出,封行朗就知道真被自己给说中了。严邦向来都是维护封行朗的,“默三儿,你吃火药了?你朗哥怎么你了,你这么急红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