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59章 前夫先生

第1559章 前夫先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乎,她真的爱上了白默这个男人!

    不论他的财富和权势!

    只是简单的爱慕和欣赏!

    “爸比……不打架……不打架!”

    看到爸比白默跟一个陌生的叔叔在打架,吓坏的芽芽连忙上前来抱在爸比的一条长腿。

    “芽芽,谁让你进来的?快出去!”

    白默这才松开了对年青男子的钳制和揪拽。

    “芽芽?你怎么也来了啊?”

    原本正劝架的袁朵朵,连忙蹲过来想抱起女儿,却被白默一把给推搡在了地上。

    “别碰我女儿!”

    白默是怒意的。而这一刻的怒意,却复杂了很多。夹杂了一些莫名的怒火在其中。

    “坏爸比!”

    见爸比把妈咪推搡了一个大跟头,芽芽甩开了爸比的手,上前来搀扶摔倒在地上的妈咪。

    女儿在一天一天的长大。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在一点一点的加深着。

    快两周岁的芽芽,已经有了想保护弱者妈咪的潜意识。或许之前她只会哭,但现在她对伤害妈咪的人,会产生一些抵触和排斥的心理。

    “芽芽乖,妈咪可以自己起来……妈咪感冒了,你别离妈咪太近……妈咪会把感冒传染给芽芽的!那样芽芽就要吃药药打针针了!”

    袁朵朵爬起身来,用纸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尽量阻止自己呼出的气体被女儿吸进。

    “芽芽不怕……”

    小东西还是靠近过来踮起脚尖抱住了妈咪的腰,“芽芽想妈咪!”

    这一说,让原本就呼吸不畅通的袁朵朵,更是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小家伙还小,还不知道用言语更多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她只是单纯的想跟生病的妈咪在一起。感受妈咪的难受,想分担妈咪的难受。

    “妈咪……”

    见芽芽跑了进去,豆豆也跟着跑了进来。

    “水千浓,谁让你把豆豆和芽芽带进来的!”

    白默第一次对水千浓发火。而且还是无名之火。因为很明显就能看出来:是豆豆芽芽自己跑进来看妈咪的,并非水千浓把两个孩子给带进来的。

    水千浓没有给自己找理由,而是上前来想拉开紧抱着袁朵朵的豆豆和芽芽。

    “豆豆芽芽,跟Momo老师一起先出去好不好?你们的妈咪生病了,会传染给豆豆和芽芽的!到时候豆豆和芽芽就会跟着妈咪一起生病,三个人一起打针吃药,那生病的妈咪就没有人照顾了!”

    这番话,水千浓是说给豆豆芽芽听的,同时也是在说给袁朵朵听的。

    如果袁朵朵真的疼爱自己的女儿,就不会在自己感冒的时候,让两个女儿和自己太亲近。

    如果袁朵朵执意的要亲近两个女儿,怕是会惹恼白默的。

    “豆豆芽芽,听Momo老师的话,先去客厅等着妈咪好不好?”

    “不要……芽芽陪妈咪!”

    小东西依旧紧紧的缠抱着妈咪的长腿,就是不肯松开双手。

    “袁朵朵,你自己作死,还想连累豆豆芽芽?!”

    白默上前来,不由分说的将两个女儿从袁朵朵身上给扯开了。

    “白默你轻点儿!别扯疼了豆豆芽芽!”

    “哇啊……”

    两个孩子随之便嚎啕大哭了起来。到不是被爸比白默扯疼的;而是为妈咪鸣不平的委屈。

    十分钟后,鸡飞狗跳的小公寓才安静了下来。

    袁朵朵戴着口罩,远离豆豆和芽芽坐着。

    而白默正对倒茶的小艾虎视眈眈着。

    “说吧,你跟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白默开始了他的审问。也没有回避两个年幼的女儿。

    “白默,你胡说什么呢?”袁朵朵有些尴尬的喃声制止。

    “我胡说?呵呵!”

    白默嗤声冷哼,“一个男人,一大早穿着睡衣在你房间里给你喂粥……你说我在胡说什么?!”

    “白先生,您误会了!我是来给朵朵送感冒药的……再说了,我这穿的也不是睡衣啊!”

    真不知道这白先生是什么眼神儿,竟然能把他的运动服看成是睡衣?!

    “不许叫她朵朵!”白默厉吼一声。

    然后瞪向袁朵朵,“袁朵朵,我们才离婚几天呢?你就把男人往家里领?你它妈的还要不要脸?”

    这一刻,年青男人的血性似乎被白默给激起来的。

    小艾是袁朵朵的助手,也是袁朵朵的徒弟。虽然他才来培训中心四个多月,但他真真切切看到袁朵朵为生活而拼搏的顽强精神。袁朵朵只是一个弱女人,可她却比男人还要拼命。

    后来他听说,袁朵朵结过婚,而且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

    添油加醋的版本就是:嫁进豪门的袁朵朵不受丈夫待见,最终净身出户!

    这婚都离了,竟然还欺负到家里来了?!

    “对!我就是袁朵朵的新男朋友!”

    在白默的逼迫之下,小艾索性‘承认’了自己跟袁朵朵的关系。

    “做为朵朵的男朋友,我叫她一声朵朵不过分吧?”

    先是询问,之后直接演变成了宣战式的陈述:“我一早穿着睡衣出现在她的卧室里,就更不过分了!”

    “呵,袁朵朵,你竟然……竟然真的……真的找男人了?”

    白默的眼睛瞪大着,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

    袁朵朵目瞪口呆的看向助手小艾:这孩子要疯了吗?竟然……竟然胡说八道!!

    “前夫先生,袁朵朵现在是我女朋友,跟你已经没什么关系了!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搔扰朵朵,更不能欺负朵朵!因为我不允许!”

    这一刻的小艾同学,只是想为袁朵朵出面,帮她抗击前夫对她的羞辱。也算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然而,白默却彻底的不淡定了!

    “你说什么?你还不允许?呵呵,有你什么事儿么?”

    白默站起身来,一步步朝小艾逼近过来。像是要把对方给活吞了!

    小艾没有回避白默的挑衅,挺起自己的胸膛顶了过来。

    “前夫先生,我再跟你说一遍:袁朵朵现在是我女朋友!我不许你再欺负她!你听清楚了没有!!”当两个雄性生物在争夺一个雌性生物时,打一架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