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56章 你也敢惦记?

第1556章 你也敢惦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是你肯卖肉……老子第一个捧场!不,老子直接买断!只能为我一个人服务!”

    严邦将手中的毛巾丢开,径直坐在了床沿上,深睨着封行朗那张慵懒的俊逸面容。

    “就怕你无福消受!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封行朗冷睨了严邦一眼,起了身。

    “昨晚给我喝的那玩意是你自己调制的吧?以后再敢把老子当小白鼠……”

    暂顿,封行朗厉眸看向严邦,“没以后了!因为你的死期就要到了!”

    “这么不待见我呢?见我一回,咒我一回!”

    严邦探手过来,嬉皮笑脸的揽过封行朗的劲腰,“既然我的死期就快到了……那就容我及时行乐一回呗!也不枉老子白活这么多年!”

    封行朗看向严邦,冷生生的哼声:“严邦,你这么调侃我,作贱我,早晚会耗尽我们之间的那点儿兄弟情分!”

    “老子还不够尊重你呢?为了能让你睡个好觉,老子连碰都没碰你一下,在健身房里打了大半夜的拳,豹头他们都能作证的!”

    严邦有些急了。感觉自己隐忍得那么痛苦,却还是要被封行朗误会。

    “真的没碰我一下?”

    “老子敢对天发誓!”

    封行朗嗤声冷哼,“那我身上的衣物,从里到外,哪个龟孙子给老子我换上的?!”

    “那也能算?”

    严邦咧嘴憨笑,这才意识到封行朗并没有真的误会他!

    早餐之际,封行朗想到了邢十五,便起了朝门口走去。

    “豹头,让厨子做点儿海鲜饭送去给那个孩子。再带些甜点,慕斯蛋糕之类的。”

    只要留心,想知道一个孩子的喜好并不难。

    “好的二爷。”豹头应声而去。

    再回到起居室时,严邦看向封行朗的目光便玩味了起来。

    “朗,那孩子……不会真是你的私生子吧?搞得比自己亲生的还关心!”

    “只是一个孩子,你都能让你想这么多?不觉得自己尖酸刻薄了点么?”封行朗冷嗤一声。

    严邦并没有在意封行朗对他的批判,而是凝神思考着什么。

    “朗,要是林雪落生了个女儿,就给我家无恙小子当老婆吧!这样他们生出来的孩子,就能流着我们两个共同的血脉了!”

    不得不说,严邦不仅想得够多,而且还想得够美。连封行朗未出世的宝贝闺女的心思,他都敢想!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封行朗的女儿,你也敢惦记?”

    封行朗那神情,简直想把碍眼的严邦一直从窗口丢出去。

    “动什么气啊?这闺女嘛,都是要嫁人的!既然非嫁人不可,那肥水不流外人田,嫁给我儿子无恙得了,而且还能亲上加亲!”

    “滚!”

    一个咬牙切齿的字,便能很好的说明封行朗此时此刻的态度了!

    ……

    地下室入口处,封行朗顿住了脚步,叫停了正在开门的严邦。

    “邦,我想把他给放了。”

    “放了?”严邦怔声问,“你要把谁给放了?”

    “卡斯特!被你关在里面的那个人!”封行朗重复一声。

    “什么?你要我把那家伙给放了?”

    严邦不解的哼声,“老子大费周章的把那家伙给弄了回来,你竟然要我把他给放了?”

    “那你关了他这么多天,也严刑拷打了这么多天,有收获吗?”封行朗问。

    “放心,老子会有办法让他开口的!”严邦狠厉的低嘶。

    “算了……你把他留在你这里,也只是浪费口粮而已!”

    封行朗微微吁气,“到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把他给放回去得了!”

    “朗,你什么意思?是要让人尾随跟踪他吗?”

    严邦觉得,这一定是封行朗即将实施的某种计谋。

    “不用跟着!”

    “真的不用派人跟着?就这么放虎归山?”严邦又疑惑不解了。

    “他根本不是一只虎!”

    封行朗意味深长的冷哼,“即便把他放回去,他们的人也不会允许他成为一只虎的!”

    “朗,我真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用明白……只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行!”

    “难道你是想把他放回去通风报信:说你一家三口都在我御龙城里?”

    这是严邦能想到的理由之一。

    “也算是他的作用之一!他还有更大的作用!”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

    “怎么,有什么好计策,连我也想瞒着呢?”严邦依在门墙上问。

    “一个俘虏,突然被放回去了……你说他们会怎么对待这个俘虏?”

    “让我肯定直接搞死!”

    “连你一个五大三粗头脑简单的家伙都会起疑心,更别说塞雷斯托那个军混子了!”

    “既然把他放回去也会被那个军混子搞死……那又有什么意义?”严邦更为不解。

    “关键就要看这个人的分量了!”

    封行朗侧眸斜了严邦一眼,“比如说是豹头,你会直接搞死吗?又比如说是我,你也会怀疑吗?”

    “老子怀疑你做什么?!老子连命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有需要!”

    严邦的话,讨来封行朗的一记冷眼。

    而严邦接下来的话,就更欠揍了。

    “你是说,这个叫卡斯特的,是塞雷斯托的好基友?”

    “……”

    严邦进来的时候,脸颊有点儿红肿。那是因为他刚刚被封行朗好好的暴打了一顿。

    那个叫卡斯特的几乎是奄奄一息。只在封行朗进来的时候,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又沉沉的垂下头去。

    血腥气息,混杂着排泄物的气味儿,着实不太好闻。

    虽说整个关押室已经被人用高压水龙头冲洗过了。

    “卡斯特,你可以离开这里了!”封行朗开了声。

    那人依旧低垂着头。似乎没什么反应。但封行朗能感觉到:这家伙的内心应该是动了的!

    “记住上面的号码!这是你能联系到我的方式!我们各取所需!”

    封行朗将便签举到了那人的跟前。那人只是扫了一眼,便接着沉默是金。“还有,塞雷斯托已经将他全部的身家压给了山口组……如果山口组任务完成得够漂亮,你们要么跟着塞雷斯托客死在申城,要么……跟着他一起吃土!永远不会再有你们的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