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55章 另类魅力

第1555章 另类魅力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鉴于现在的封二太太也不是个会疼爱孩子的主,封行朗让严邦准备的套房里有两个卧室。

    封行朗跟邢十五住一间,而封二太太单独住一间。

    夜已深,邢十五还等在门口。

    无心睡眠的封二太太便来了兴致。

    “十五,我敢肯定,你爸爸现在一定在被严邦‘欺负’!”

    女人知道邢十五是在等封行朗。也看得出这个孩子挺喜欢封行朗这个临时爸爸的。

    “不会的。严邦是爸爸的朋友,他不会欺负爸爸的!”

    小家伙回过头来,淡淡的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抹着护甲的封二太太。

    “那就不好说了……”

    女人把尾声拉得长长的,“现在你的身份可是封行朗的儿子,你以儿子的身份去看看你的爸爸,完全合情又合理!严邦的卧室应该离这里不远的,你大可以自己去看看的!”

    女人想耍什么心眼不得而知,但看得出,她着实挺无聊的。

    于是便自娱自乐的开始逗耍同样没睡的邢十五解闷儿!

    “爸爸让我不要乱走!”

    或许小家伙内心是想去找封行朗的,但他却牢记着封行朗叮嘱过他的话。

    “哟,亏你还是河屯的义子呢,简直在给河屯丢脸!你该不会是出了这个门,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吧?”无疑,女人是在对一个孩子用激将法。

    “我肯定能找到回家的路!”

    即便比同龄的孩子冷静沉着,但邢十五终究还只是个孩子。

    “既然这样,你就尽点儿孝心,去找找你爸爸吧!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喝多了,正蹲在那个犄角旮旯里呕吐呢!”

    女人后面的话起到了作用,小家伙还真有点儿担心临时的爸爸封行朗会喝醉酒。

    “那我去……找找爸爸?”小家伙侧头问。

    “嗯,去吧!要是你背不动醉酒的封行朗,可以叫个五大三粗的小卒把你亲爱的爸爸给扛回来!”

    “好的。我去了。”

    小家伙还是上了女人的当。也源于邢十五对封行朗的关心。

    目送着小东西急切的奔了出去,女人却微微的叹息一声:这个封行朗,还真的挺受欢迎呢!

    别说才几岁的邢十五了,就连她自己似乎也想跟封行朗多走近一些,也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能亲近颂泰的法子!

    虽然封行朗只是口头上说他有法子让颂泰爱上她……女人还真有那么点儿信了他!

    另类的个人魅力?

    “喂,小家伙,回你自己的房间!别乱跑!”

    刚跑出去的邢十五,就被守在走廊里一个肌肉男吆喝住了。

    “我去找我爸爸!”

    邢十五好歹也是河屯的义子,并不是一般人能斥止得住的。

    还没等肌肉男第二次开声,小家伙便拐了个弧度,一溜烟跑没影了。

    “喂……别跑!”

    这一吆喝,半个御龙城的生活区都处于了一级戒备状态。

    邢十五也成功的见到了为首的豹头。

    “小东西,这半夜三更的,你瞎跑个什么劲儿呢?”

    “我找我爸爸封行朗!”

    小家伙应得不卑不亢。而且不仅仅是入戏了,似乎有那么点儿弄假成真的意味儿。

    “你爸爸封行朗已经睡下了!回你自己的房间睡觉去!”豹头厉呵。

    “那我爸爸睡在哪里啊?他有没有喝醉?”

    邢十五执意的想见封行朗一面。义父河屯交待过他,要照顾好封行朗这个临时爸爸。有什么特殊情况他解决不了的,可以随时联系邢八他们。

    “他睡在哪里关你一个小P孩子半毛钱的P事儿啊!”豹头不耐烦的哼声。

    “就关我的事!我是他儿子,他是我爸爸!”

    看来河屯选中的义子,似乎都带上了那么点儿小脾气。

    “呵,你还当真呢?看来下一届的奥斯卡影帝非你莫属了!”

    豹头调侃着瘦小的邢十五。

    “吵什么呢?”

    开门的是严邦。一身睡衣的严邦。看样子应该是睡下了,又或者刚准备入睡。

    “邦哥,这小东西说要找他爸爸封行朗。”

    “你爸爸睡了。”严邦冷眉。

    “我爸爸喝酒了没有?有没有喝醉?我能进去看看他吗?”小家伙执意的想见到封行朗。

    换作平时,不耐烦的严邦或许已经将豹头把这孩子给丢回去了;但鉴于小东西是河屯的义子……

    “行,那你进来吧!”

    连豹头都没想到:向来不喜且严禁外人进去他的起居室严邦,竟然许可了邢十五进去看封行朗!

    那张奢华的大床上,正睡着呼吸平稳且面容隽秀的封行朗。

    “爸爸。”

    邢十五奔过去浅喃了一声,却发现封行朗睡得很深沉。小家伙嗅了嗅封行朗的口鼻,闻出了少许的酒味儿,只是淡淡的。

    “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爸爸的。快回去照顾你妈妈吧!”

    严邦轻撸了一下邢十五的脑袋。似笑非笑。

    小家伙乖巧的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严叔叔你了!”

    “嗯,不麻烦的!”严邦笑得匪气。

    替封行朗把被子盖好之后,小家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严邦的起居室。

    凝视着封行朗那张俊逸的脸庞,严邦的呼吸似乎粗重了起来。

    有些粗砺手指浅触着封行朗棱角分明的面容,像是一支正粗劣描绘的笔,却努力的想绘出一副柔和细腻的画来!

    严邦匐了过去,轻嗅着封行朗的气息:微带酒意的味道,似乎能把千杯不醉的严邦给瞬间嗅醉似的!

    “放心……不碰你!老子去健身房……”

    封行朗的眼睑似乎微微的滚动了一两下,随后便陷入了沉沉的梦境。

    ……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的晨。

    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沉的。

    意识的回归,原本惺忪的面容,随即便敛沉了。

    身上该有的衣物都有,只是已经被人换了个彻底。

    这是严邦的起居室,可严邦却不在房间里。

    活动了一下身体上的各个器官,灵动自如。没缺少什么,亦没有增加什么。

    “醒了?朗,你这身膘子肉,也该好好健健身了!”

    严邦应该是刚做完健身,一身腱子肉还紧绷着。拥有着健美先生近乎完美的腹肌和人鱼线。封行朗只是斜目横了他一眼,“老子又不要靠卖肉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