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54章 蓝色未央

第1554章 蓝色未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回到封家时,严邦派人开来的房车已经等在了封家的别墅院落外。

    莫管家只是象征性的搬运了几个行李箱。

    邢十五等在客厅里,安静而顺从;

    但封二太太似乎就没那么配合了。

    “我不想住去御龙城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女人是真不想住过去。看到把女人当玩物的男人,她会恼怒到拿刀砍人;可看到那些把自己当玩物送去给男人玩的女人时,她只会更加的怒不可遏。

    与其让自己左右闹心,还不如留在封家来得清静。

    “我们也可以换个地方住的……”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悠然:“比如说浅水湾河屯那里!”

    他知道女人是绝对不会住去河屯那里的。女人是邢二的义女,后又背叛了邢二,也就等同于跟河屯对立了。住去浅水湾,岂不是自寻死路!

    “为什么不索性住去颂泰那里呢?”女人不答反问。

    “他都要背叛我了……我还住去他那里,岂不是自投罗网?!”封行朗淡哼。

    “可你女人还在他手上呢!”

    封行朗微微浅叹,“那就得看丛刚那家伙有没有良知了!”

    女人默了一下,“封行朗,如果你老婆跟丛刚同时有危险,你会先救谁?”

    很明显,这是个金典的愚蠢问题!

    “当然是救我老婆了!这还用得着问?!”封行朗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没良心!”

    虽然女人嘴上这么埋怨,但她却很满意封行朗回答的内容和表情。

    因为从封行朗的反应可以看出:他跟丛刚的交情,完全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

    其实在封行朗看来:如果丛刚那得瑟傲慢得都快找不着北的家伙,要是连他自己都自救不了,那他封行朗就更救不了他了!

    “动身吧,御龙城给你和十五安排的住处很幽静也干净!”

    见女人还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封行朗眉宇微微沉敛,“你这是要逼着我去跟丛刚退货,让他重新给我安排一个封二太太过来?”

    女人这才朝封行朗翻了个白眼起了身,“要我去住去御龙城也可以……但你事成之后,你必须答应我个条件。”

    “说吧,我听着呢!”

    封行朗不太喜欢跟他讨价还价的女人。女人俏皮一点儿那叫可爱,但工于心计……那就不太好了!

    “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颂泰爱上我?”

    提及颂泰,女人露出了少有的羞涩。

    “……”想办法让丛刚爱上这个女人?这女人还真看得起他封行朗!

    “可以!办法我会慢慢儿想的!但现在先劳驾封二太太跟我一起去趟御龙城!”

    封行朗竟然真就答应了女人开出的条件。

    不过‘爱上’这种事情,三两天不短,五六年也不长!太适合用缓兵之计了!

    终于,一个小时后,封行朗一家三口登上了去御龙城的房车。

    一路出奇的顺风,没有任何的阻挠。似乎连绿灯也青睐上了他们刚组合起来的一家三口。

    严邦等在御龙城的生活区,亲自接驾。

    “叫严叔叔。”

    封行朗将邢十五朝等候的严邦跟前微微轻推。至于‘大邦邦’的称呼,还是留给自家没大没小的亲儿子吧!

    “严叔叔……”小家伙顺从的叫了一声。

    “嗯。”

    严邦哼应。只是撸了撸小家伙的脑袋,并没有将他抱起。

    “豹头,带封二太太和小东西去他们的住处。”

    跟在封二太太和邢十五身后的封行朗却被严邦拽过了手臂,“厨子弄了点好东西,我们一起尝尝鲜!”

    见封行朗看向走在前面的女人和孩子,严邦宽声道,“放心吧,你老婆孩子我会让人照顾好的!”

    正好有事要跟严邦商谈,也不方便把邢十五和那个女人带着。

    “诺诺,跟妈咪好好休息,爸爸一会儿就过去陪你们!”

    “知道了爸爸!”小家伙应得乖巧。

    ……

    厨子已经将做好的野味儿送去严邦的起居室了。

    只是严邦平时休息睡觉的地方,里外间却足有两三百个平方。后现代的装修风格,到也不显得空旷。

    咕噜咕噜正冒着热气的野味儿,封行朗还目测不出是什么东西。但他也不想知道。

    “那家伙有没有吐点儿东西出来?”封行朗有些疲乏的问。

    “还没有……是块硬骨头!”

    严邦先盛了一小碗八鲜汤给封行朗醒胃。随后又从锅里挑选了一块较嫩的排骨送至封行朗的盘子里。

    “什么东西啊?就敢乱吃!”封行朗微微蹙眉。

    “能强身健体的好东西!”

    严邦将一大块肉送至口中享受的咀嚼着。

    封行朗尝了一小块儿,味道的确不错,而且香嫩滑口。

    “最近有无可疑之人出没你的御龙城?” 封行朗淡声又问。

    “有是有……不过暂时还看不出来头!放心,我都给你盯着呢!即便搭上整个御龙城和老子的命,也会保你平安的!”

    严邦到是挺自在的,完全没有受最近紧张气氛的影响;而封行朗的到来,更让他惬意无限了。

    “就怕你搭上了自己的贱命,也保不了老子的平安!”

    封行朗斜了严邦一眼,“别太轻敌了!”

    “腻口了吧?开瓶新酒你尝尝,解油腻很不错的!”

    严邦新开了一瓶冰镇过的酒,随之便给封行朗将水晶杯中斟满。

    刚好有些腻味的封行朗,便轻抿了少许严邦新斟的蓝色酒液。入口入喉时,果然沁冽之极。

    “这酒不错……什么牌子?”

    封行朗轻轻转动着杯中的蓝色酒液:干净的色泽,剔透澄净。是他喜欢的类型。

    “它叫蓝色未央!”

    严邦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凝眸静看着封行朗那张有些醉意的英俊脸庞。

    “蓝色未央?有这种品牌的酒吗?该不会是……你自己调的吧?”

    封行朗似乎这才想起来:严邦是个大师级的调酒高手。可似乎想起得太晚了!

    “朗……这些天,你太累了……今晚在我这里好好休息!”

    严邦刚挪到对面,封行朗便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即便天塌了,还有我替你撑着!”严邦点上一支雪茄,一边绅士的吞吐,一边深深的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