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50章 要挣奶粉钱

第1550章 要挣奶粉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叛变了?他叛变谁了?”

    封行朗厉声问。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女人是在说丛刚背叛他封行朗了吗?

    “颂泰只是让我这么带话给你!具体他叛变谁……我怎么会知道!再说了,即便他真想叛变谁,那也是他的自由!”

    将话带到之后,女人便迈着妖娆的姿态朝三楼的主卧室走去。

    “站住!”

    封行朗厉呵一声,随之便横身在了女人的面前,“给丛刚打电话!让他说清楚!”

    “抱歉……自从那次自作主张替你联系颂泰之后,我就已经被颂泰取消了能联系上他的权限!”

    女人悠哼一声,“我现在只有听命做事的份儿了!”

    封行朗没有为难她,便径直朝楼梯口走去。他要亲自去一趟启北山城,跟丛刚把话问清楚。

    刚打开别墅客厅的大门,便看到巴颂横在门口。

    “你也是来拦我的?” 封行朗低厉的问。

    “我家Boss说了,让你今晚安心的睡个好觉,明天他会来找你的!”

    “给丛刚打电话!”

    “楼上的那位都联系不上我家Boss,就别说我这个十八线的小啰啰了!”

    巴颂苦拉着一张困倦的脸,“封总,您有什么事儿要急如火燎的找我家Boss啊?”

    “老子要弄死他!”

    封行朗低厉一句,便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差点儿被撞到前脸的巴颂,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向后弹上一大步。

    要弄赶紧的去弄啊?!空耍什么嘴皮子呢!

    在巴颂看来:十个封行朗都不会是Boss丛刚的对手,更别说Boss身边还有虫四和虫五他们了。

    封行朗发这么大的脾气,难不成……难不成楼上的Boss夫人把他给怎么了?

    讲真,封行朗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英俊男人。关键他还是个金融大鳄,申城的财阀新贵。

    要论过日子,跟着封行朗肯定比跟着只知道在刀刃上嗜血的Boss来得舒坦。

    难道未来的Boss夫人真把封行朗给睡了?

    又或者是封行朗睡了Boss夫人?!

    后者估计不太可能!毕竟Boss夫人可不是个省油灯。

    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今晚封行朗不出门,他也算是交差了!

    不过巴颂还是有那么点儿疑惑不解:Boss怎么就知道封行朗这个时间点会出门找他呢?

    难道Boss一直在封家的附近监督着?

    巴颂下意识的环看了一下四周,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异常之处。

    封行朗是相信丛刚的。

    可刚才女人口中的‘叛变’,又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呢?

    封行朗觉得丛刚不会因为一己私欲而背叛他封行朗;但如果是外界的逼迫呢?!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和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丛刚手上,封行朗就觉得自己的背脊一阵阵的发寒!

    几乎他这才想起一些事来:他记得丛刚好像说过,曾经想伙同塞雷斯托一起把河屯给灭掉的!

    对于丛刚来说,现在就是个大好的机会!

    丛刚那个狗东西该不会背叛他去投靠塞雷斯托,然后合伙再灭河屯一次吧?!

    很有这种可能!

    关键那狗东西手上还有他封行朗的老婆和孩子呢!

    可随即封行朗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如果丛刚真想弄死河屯,早在河屯跟塞雷斯托拼得鱼死网破的时候,他正好能坐收渔人之利。

    那时候要弄死河屯,岂不是轻而易举?!

    又怎么还会冒死将河屯和邢二他们救回来呢!

    那Lia口中的‘叛变’,又指什么呢?

    封行朗感觉自己的头瞬间又变大了很多:总有想不完的心思,操不完的心!

    丛刚不是说明天他会来找自己的么?那就等着他好了!

    封行朗更愿意去相信:什么‘叛变’,只是丛刚的一种计划而已!

    他要真敢叛变……恐怕自己也奈何不了他!

    这一晚,注定没法安然入梦。

    清晨四五点时,封行朗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醒来的邢十五安静的看着正好睡的封行朗。从流露出来的目光不难看出:小家伙也希望能真有封行朗这么个优秀的爸爸。

    盯着封行朗看了一会儿之后,邢十五慢慢的侧躺了下来,偎依在了封行朗的身边。

    “诺诺……诺诺……”

    迷迷糊糊中,封行朗揽过贴近他的邢十五,将他拥在了怀里。

    邢十五这才意识到:封行朗的怀抱,只会属于他亲生儿子封林诺!

    无论是调皮的封林诺,还是不听话的封林诺,都是封行朗最爱的亲儿子!

    ……

    在封家多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封行朗便赶来了GK风投。

    因为丛刚说来找他,就不会局限于某个地点。上回丛刚来找他,就是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可当警惕的封行朗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时,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袭击,一切正常。

    封行朗四下寻找了一圈,包括休息室,都没有丛刚的任何踪影。

    竟然没来?还是爬墙的时候摔死他个狗东西了?!

    封行朗走到落地窗,向窗外四周寻看。依旧不见丛刚的身影。

    便有些燥意了起来!

    Nina进来的时候,封行朗神情有些凝滞。应该是在沉思着什么。

    “封总,宫本文拓最近要来一趟申城,您需要亲自接驾吗?”

    “宫本文拓?哪个家伙?”

    其实封行朗在追问时,已经自行思索出了答案:日本风投界小有名气的投资客!对GK有投资意向!

    “就是那个对严邦有意思的变态!”

    Nina这样的作答,就更直观了。

    “你觉得我最近有那闲功夫见那家伙吗?”封行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冷哼一声。

    “与其闲着忧心这扰心那的,到不如见见这个变态好了!再说了,等您老婆孩子回来了,您不是还得替二娃挣奶粉钱嘛!”

    “嗯,那你安排一下,我只能腾出最多半天的时间!”

    其实封行朗一直很欣赏Nina这一点:无论发生何事,她都会以GK的大局为重。尤其是在总裁封行朗无心办公之际!午餐只在办公室里草草了事的吃了几口,封行朗便进去了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