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49章 丛刚叛变了

第1549章 丛刚叛变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什么也没说,上前来抱起邢十五,便径直朝地下停车场走去。

    他就是想让儿子林诺知道:亲爹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阿朗……阿朗……吃点儿晚饭再走啊!阿朗……”

    河屯的唤声传来,却没能叫停封行朗离开的步伐。

    “混蛋封行朗,你不爱亲儿子就算了,亲儿子也不要喜欢你了!就把抱着那个冒牌货当亲儿子去吧!”

    小家伙根本就没有领悟到亲爹封行朗为什么会丢下他,一言不发的就走了!

    当小家伙听到亲爹离开的引擎声,还没能坚持到一分钟,小家伙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自己真的好委屈:被妈咪抛弃了不说,现在还被最宠他的亲爹给抛弃了!

    “怎么还哭了呢?乖十五,不哭了!你这一哭,义父这心都快被你哭碎掉了!”

    河屯只能用单臂抱着小家伙,便没有手臂来替小东西擦拭眼泪了;看着小东西那晶莹剔透的泪水,河屯那真叫一个心疼不已。

    “老八,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的拿毛巾来替十五擦擦脸!”

    没法儿给小东西擦眼泪的河屯,只能厉吼一旁怔默的邢八。

    虽说邢八也觉得小家伙实在是太娇惯了;但小东西这高人一等的身份就罢在这儿,容不得众人不娇惯他!更何况小家伙还只是个7岁的孩子。

    “来来来,八哥抱!再哭这浅水湾都要淹掉了!回头八哥还得去准备船呢!”

    邢八赶紧从义父河屯的怀里接过了哭哭啼啼的小家伙,幽默的哄着。

    “狊老八,你好讨厌!”

    小家伙半趴在邢八的肩膀上,各种委屈的直抽泣。

    疾驰的雷克萨斯里,邢十五静静的看着一脸寒沉的封行朗。

    封行朗不说话,他亦不吭声,两个人都只是沉默着。

    开出两公里之后,封行朗才平缓下心绪,“十五,别生诺诺弟弟的气,他被大家娇惯坏了!”

    “我不生气的!”

    邢十五连忙应答,随之低言:“诺诺弟弟很爱你!你也很爱他!”

    “嗯!他从小跟我分离了五年……他还在他妈咪肚子里的时候,就被河屯带走了!所以我格外的溺爱他!”

    封行朗微微叹息一声,“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溺爱,无疑已经起到了反作用!”

    “你只是想保护他!”邢十五是懂的。

    “还是你懂事……”

    封行朗微微一笑,探手过来抚了抚小家伙的头,“我儿子要有你一半懂事,我也用不着烦心了!”

    “其实我觉得诺诺弟弟这样挺好的!他会长大的。”邢十五似乎也跟着开朗了一些。

    或许邢十五并不知道:封行朗的这番话,大部分只是在安慰他。

    无论是调皮的封林诺,还是顽劣的封林诺,封行朗都会全部的接受并爱他!

    因为那是他封行朗亲生的孩子!

    对于懂事的邢十五,或许封行朗是喜欢的,但还谈不上爱。

    喜欢和爱,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其实在儿子跟自己闹腾时,封行朗是想将小东西带回封家的。

    既然塞雷斯托还没来申城,而且刚有一拨人袭击过他们一家,所以这个时间间隔应该是安全的。

    但儿子后来的蛮横,彻底打消了他的念头。一来是想挫挫儿子的戾气,二来,还是不想儿子跟着自己一起冒险。

    封二太太等在客厅里。

    “去叫妈咪。”

    封行朗松开邢十五的小手。

    “妈咪。”

    邢十五上前一步,有些忸怩的浅喃了一声。看得出,他跟封二太太并不亲近。

    封二太太横了小家伙一眼,又看向故意的封行朗,没吭声,也没答应。

    “十五,今晚你跟你妈咪睡。爸爸要处理公司的事儿。”

    邢十五回头看了看封二太太,“我可以一个人睡的。”

    晚餐依旧丰盛。但却沉静压抑得厉害。尤其只是碗碟碰撞的声音。

    “丛刚……颂泰那边有消息了吗?”

    知道女人不喜欢‘丛刚’这个称呼,封行朗便投其所好的改了。

    “丛刚这个名字,是你给他起的吧?!”女人看向封行朗,等着他的下文。

    封行朗正思考着要如何作答女人的问话,女人又是一声不满的斥言:

    “你怎么会给颂泰取这么个粗俗的名字?!”

    “……”不就是一个信口叫来的名字么,用得着这么较真儿上心么?叫什么不是叫!

    “那个,中国有种说法,就是起的名字越简单粗气,就越好养活!而且也命够大!”

    封行朗的迅捷思维,并不是一般人能赶上的。

    “所以你就给颂泰取了‘丛刚’这么个粗俗的名字?”女人重复问。

    “嗯……但如果你不喜欢,依旧可以叫他颂泰的!”封行朗将就着女人的想法。

    可女人却无声的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颂泰那边有塞雷斯托的消息了吗?” 封行朗又问一声。

    “你还是叫他丛刚吧!他应该喜欢丛刚这个名字的!”

    女人微微吁叹一声,答非所问。

    话不投机半句多。对于这个时不时就犯神经质的女人,感觉自己也问不出什么来。

    如果丛刚真有什么紧急的消息,他完全可以直接联系到自己。

    ……

    接下来的三天,封行朗没去浅水湾看儿子封林诺。

    小家伙似乎也跟他犟上了,三天没给自己打电话!

    而这三天里,封行朗也没接到妻子林雪落的电话。封行朗是相信丛刚的,他亲自安排的地方,应该能够确保妻子的安全。想到妻子肚子里孕育着的小生命,封行朗的一颗心总会一直揪着放不下!

    听妻子说过,她并不在启北山城,而是在一处有游客,而且适宜生长花花草草的地方。

    难道妻子已经被丛刚送出了申城?这个可能性极大!

    不在申城也好,也省得他两头牵挂了!可现在的自己,不也等同于两头牵心着么?!

    封行朗这些天最受不了的,就是妻子不给他这个丈夫每天打个报平安的电话!

    一定是被丛刚那家伙给控制了!

    无心安睡的封行朗,便起身走出了儿童房,准备去启北山城找丛刚。

    却没想他的去路被封二太太给拦住了。“颂泰说,他叛变了!让你不要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