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40章 早点成家

第1540章 早点成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本要拐去浅水湾看望儿子林诺的,但这深夜凌晨的,实在不方便去扰儿子的好梦。

    而心牵的妻子却又远在他乡,着实让封行朗想狠了女人。还有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这样的状态,还真的是妻离子散呢!

    燥意的封行朗想去启北山城跟丛刚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计划,可寻思起什么,便又直接赶回了封家。

    莫管家就睡在封家的客厅沙发上。他时时刻刻的为封家两位少爷守着封家。

    “二少爷,您回来了?伤着没?”莫管家立刻起身迎上前来。

    “我没事。”封行朗低声浅应,“老莫,你回房间里去睡吧。”

    “我去给你热杯牛奶,你喝了暖个身再上楼去休息。”

    说话时,莫管家已经朝厨房方向走去。

    目送着莫管家进去厨房的背影,封行朗燥意的神情才慢慢的平缓下来:一直以来,他都不是孤军奋战。这个老莫总会是他身后的精神支柱。在封家最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抛弃他们兄弟俩离开。

    封行朗坐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眼,莫管家温好的牛奶和芒果派便端送到了他的手边。

    “我哥跟冉冉她们住在白公馆还习惯吧?” 封行朗喝着牛奶问。

    “他们都好。你刚出门时,大少爷便打了电话问你安呢。他让你小心点儿,别太操之过急。”

    封行朗微微吁叹,“我这哥啊……真不知道他上辈子欠了我什么,老被我牵连着一起受累受苦受折磨!要当初他听了封一山的话,把我送去孤儿院有多好……就不用受这么多的苦难了!”

    封行朗纯属有感而发。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竟然他对这个私生子弟弟如此情深意重,怎能不让他封行朗感动呢!而封立昕从来没有过一声怨言……

    “二少爷,您别这么说。你跟大少爷本就是情深意重的手足兄弟,不分彼此的!大少爷对你好,你对大少爷也好啊!你们兄弟间的情义,让人看着心里暖和!”

    封行朗将手臂搭放在了莫管家的肩膀上,“老莫,也感谢您这么多年来对我们两兄弟的不离不弃!”

    “二少爷,您这说哪里话啊?能为你们两兄弟办点儿杂事,是莫某的荣幸。”

    封行朗跟莫管家靠了一会儿,喝光那杯牛奶便上楼了。

    儿童房里亮着一盏壁灯。应该是封行朗回来后才刚刚亮起的。

    “十五?还没睡呢?”

    “爸爸……”小家伙喃叫了一声。

    “怎么没睡床呢?”

    封行朗微怔的看着睡在沙发上的邢十五。

    “我问过管家,他说你这几天都睡在你儿子的房间里。”

    真是个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孩子。也不知道河屯是从哪里弄来这些孤苦无依的孩子的。

    “跟爸爸一起睡床上吧!”

    封行朗走近过来,抱起沙发上瘦弱的邢十五。

    “爸爸不想洗了……不嫌爸爸臭吧?”

    邢十五被封行朗半拥在怀里,有些腼腆的摇了摇头,“不臭。”

    要是换了自家的小兔崽子,早就嫌弃得又捏鼻子又捂嘴了。说不定还会跑去跟妈咪告状。

    可别人家的孩子再乖,也比不得自家淘气又顽劣的小东西半分呢!

    总是这么不经意的就想起老婆孩子了!

    ……

    早餐的餐桌前,封二太太的胃口要比昨天好上很多。

    “昨天……你没事儿吧?磕到碰到没?”

    封行朗以关心的方式开始了他的问话。

    “我能有什么事儿?”封二太太浅哼一声,“我可没那么娇气!”

    微顿,她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就是白忙活了一场,让人有些不爽罢了!”

    的确是白忙活了!看样子她也挺想速战速决的。很明显她不是池中物,实在享受不了豪门太太的生活。感觉这样的日子要比监狱里还难熬。

    “事发突然……我也没想到的。”

    封行朗安抚一声,便又试探的问,“对了,丛刚……他有什么计划了吗?”

    “又是丛刚?你们怎么会这么叫他?这名字是他给你们的吗?”

    似乎女人对‘丛刚’这个名字很排斥。

    “……” 封行朗当然不会自讨没趣的说:这名字是他帮丛刚取的!当时他也就那么随口一来,根本就没有浪费过多的脑细胞。

    “颂泰没通知你下一步的行动?”

    封行朗随即便改了口。他实在没兴趣去跟女人争论一个名字。自己能赐丛刚这个名字,也算他丛刚的造化了,还挑三拣四?!

    “没有!因为塞雷斯托还没来申城!那些小兵小卒的,你自己应该可以完全解决的!根本犯不着他亲自出手!也不配让他亲自出手!”

    “……”看来这女人要比丛刚那个狗东西还要高冷傲慢呢!

    丛刚的身份很高贵吗?不就是他捡回来的一条狗么?!

    封行朗没有跟女人做不必要的争执。这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她把丛刚捧上天,丛刚也只不过是他封行朗的一个高级保镖罢了。

    “对了,等完事之后,你能不能帮我劝劝阿泰?”

    女人看向封行朗,有所期待的问。

    “劝他什么?” 封行朗问。

    “劝他早点儿成个家!”

    女人的言语瞬间就柔和了很多。

    成家?丛刚?

    “嗯,好!他是该成个家了!”

    封行朗答得相当的随心应口,“这打打杀杀的日子太野蛮,也太血腥了!”

    女人一直紧紧的盯视着封行朗。并从封行朗的脸上读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于是便微微的浅勾了一下唇角,应该是满意了封行朗的作答。

    封行朗抬眸之际,刚好迎上女人太过犀利的审视目光。

    “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千万别弄假成真!这朋友妻不可欺……”

    说封行朗自恋,或多或少有那么一丁点儿;但更多只是想愉悦女人为他更好的卖命罢了。

    女人的那记白眼瞟得相当的有深度。

    “你想多了!我说过:我对肤浅又没用的男人没兴趣!”

    讲真,封行朗对女人的这番评价,还是挺有异议的。

    说他肤浅,那是她眼挫!看不到他更富内涵的东西!可说他没用……是不是有那点儿伤他自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