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39章 老婆可以再娶

第1539章 老婆可以再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面的情节,完全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了!

    不得不说,申城的治安还是相当到位的。而且简厅长这回也是相当的给力。

    当然,严邦也没少帮忙。

    就这样,原本被歹徒几乎已经带走的封行朗一家三口,竟然成功的被解救了。

    要说功亏一篑也还不至于。

    至少在治安较好的申城,如果警方不能在适当的时间赶到,那就真有些说不过去了。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儿。从那奢华又晃眼的水晶灯来看应该是御龙城。

    “朗……你没事儿吧?”

    见封行朗醒了,严邦立刻奔过来托住封行朗想昂起的头。

    “啊……咝!”封行朗发现一声吃疼的闷哼。那脖子真是要断了一样,一动就疼得利害。

    “别动!小心真把脖子给扭了!”

    严邦在封行朗的后脑勺下面垫了一个柔软的靠枕,并一直用自己温热的掌心托着。

    “谁让你它妈的帮倒忙了?不是跟你说过,让你别插手今晚的事?”

    封行朗揪过严邦的衣领,动作幅度只是大了一点儿,便疼得他吃疼的直抽冷气。

    “现在好了,老子白挨了这顿打!”

    “没忍住!真舍不得你被他们掳去受苦!”

    见封行朗想坐起身来,严邦立刻靠坐过去,用肩膀抵住他的后背,“要不这样,让我来假扮你大哥封立昕,这样我就能跟你一起被掳走了!那我才放心!”

    “滚你X个蛋!”

    封行朗大声厉斥,“你它妈长得一副猪头样,哪儿像我大哥了?你当塞雷斯托的人都眼瞎啊!”

    “行了,你消消气吧!别真把脖子扭伤了!”

    严邦只是轻轻推按了一下封行朗的后颈,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邢十五和那个女人呢?”封行朗紧声问。

    “已经派人送回封家了!”

    对于一个陌生的孩子和一个鬼魅的女人,严邦自然没有必要将他们留在御龙城里。

    因为他只会留封行朗。

    “抓住活口了没有?” 封行朗紧声问。

    “……没有!他们一行大概五个人,跑得比猴子还快!而且攀爬技能很好,应该是墨西哥本土人。”

    “没用的东西!” 封行朗低嘶一声。

    其实从那个砸车门的家伙飙出的那句Get-Down来听,应该是丛刚口中的第一拨或第三拨人。只是小打小闹一番,并没有什么过大的动作。

    见封行朗要起身离开,严邦拦了一下,“鲍里斯说你后颈受到外力重击,需要修养几天!”

    “滚!你坏了老子的事,害老子白白挨了这顿打,老子真它妈想弄死你!”

    “你挨打的仇,我一定替你报回来!”严邦沉声。

    “你不给老子帮倒忙,老子就感激不尽了!”

    封行朗站起身,轻轻转动了一下颈脖,依旧疼得他动弹不得。

    “你去哪儿,我送你!”严邦跟上了封行朗的步伐。

    “老子回家看老婆儿子!”

    封行朗敷衍一声,便转身离开了。严邦并没有追来,似乎他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事要做。

    挑选了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封行朗便离开了御龙城。

    电话是打给邢八的。他知道邢八他们会在他的大奔车后跟着。

    “老八,有什么新进展吗?那帮人,你们追踪上了没有?”

    “他们进了一家汽配厂。义父说他们这四个人应该没什么价值,不宜打草惊蛇。现在只能等他们跟塞雷斯托汇合。对了,太子您没受伤吧?”

    “没有。”

    “对了,好像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受了伤,被严邦的人给带走了。”

    “什么?严邦手里有活口?”

    “那人应该还没死!得空了你去盘问一下,看能不能问出点儿有价值的信息。”

    “好,我这就去。”

    严邦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对他欺瞒了?手里有活口也不肯告诉他?

    想留着自己审问?还真有这种可能!

    封行朗调转奥迪车头,再次折回了御龙城。严邦果然不在他的房间里。

    “哪儿呢?”

    封行朗一边问,一边朝地下室走去。他知道御龙城有专门关押人的地牢。

    “吃夜宵呢!”严邦随口应答,“朗,你到家了没?”

    “快开门!老子就在地下室的入口处!”

    除非有严邦的指纹和虹膜,不然那嵌入墙壁式的入口门,只能从里面才能打开。

    “朗,你怎么来了?一起吃点儿夜宵?”

    封行朗径直推开了严邦走了进去,“那个活口在哪儿?”

    “你怎么知道我手里有活口的?简大头又跟你大嘴巴了?”

    “那家伙在哪儿?” 封行朗顿步厉问。

    封行朗见到那个活口时,他已经被严邦给打晕死过去;任由封行朗怎么泼冷水,那人都没能醒过来。

    看样子应该是个墨西哥人。腿部受了伤,被铁链吊离地面,脚底下已经滴落了一滩血。

    “问出什么了吗?”

    “还没开始问呢!原本想打一顿再问的,可这家伙实在是不经打!”

    “刚刚为什么不说?”

    “不说什么?”

    “活口的事!”

    “又跟我炸毛呢?还不是怕你有危险,想替你把那个军混默默的给做掉!”

    “做掉?就凭你?人家可有三拨人!说不定还有N拨的人正赶在路上!”

    “所以你就拿自己当诱饵?”严邦沉声反问。

    “严邦,你它妈真够犯蠢的!你希望老子一直这么妻离子散着?”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在怒意的封行朗面前,严邦还说不出那句‘老婆可以再娶,儿子可以再生’的话。

    “行了,老子没功夫跟你瞎扯!那东西醒来之后,给我打电话。”

    “好!”严邦哼应,“对了,我的人调查出三处可疑的窝点,现在需要端窝吗?”

    “不着急!这大毒物还没出现呢!”封行朗淡声。

    再次离开的封行朗,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正如巴颂所说的那样:丛刚还没有任何的动作。今晚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的热身。

    封行朗暂不知道丛刚会有什么计划,但他总觉得那个塞雷斯托并没有想像中的好对付。或许他本人还没来申城,就已经让他们无法安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