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30章 辣耳朵

第1530章 辣耳朵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日不同往常。

    只要林雪落在,严邦从不会上到封家的三楼来。但今日林雪落和孩子都不在,封家又莫名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严邦上楼来就情有可原。

    拐过楼梯口,严邦看到儿童房里亮着灯;直觉告诉严邦:应该是封行朗在他儿子的房间里。

    封行朗听到莫管家跟严邦提醒式的说话声;也听到了严邦上楼来的声音;只是此时此刻的他,实在是不想多动弹一下。

    果然是封行朗。而且还是慵懒疲乏、闭目休憩中的封行朗。

    见封行朗独自一人,严邦的唇角微微的上扬。走近过来在床沿坐下,探手轻抚了一下封行朗那棱角的脸庞,哑着声音喃问:

    “怎么了?想老婆孩子了吧?”

    作答严邦的,是封行朗无声的沉寂。

    “好好吃晚饭了没有?我让厨子送点儿过来吧!”

    严邦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时,封行朗才乏意的接应一声,“不用了,我吃过了!”

    “你怎么来了?”封行朗侧头睨了严邦一眼。

    “来看看你!”

    严邦侧身卧躺了过来,“顺便替林雪落和诺小子监督你!怕你经不起诱惑!”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滚回去吧!老子不用任何人监督!”

    “怎么,来给你当人肉盾牌,替你挡子弹,还嫌弃呢?”

    严邦索性平躺了下来,探手轻撸着封行朗黑亮的健康短发,“你这头发还真见长!是不是老婆怀孕了,身体里积聚的能量没办法发泄,就转移了?”

    带上色彩的调侃!

    “快滚!顺便把你安排的小区里的那些混子们领走!”

    临时封二太太口中‘装腔作势的条子’,应该是简厅长部署的警力了;而‘没用的混混儿’显然是严邦的人。

    “这么恼我的人?跟你说,这混混儿呢,自然有混混儿的好处!有些条子办不了的事,他们能办!还是留着吧!”

    不让碰头,严邦便将手从封行朗的脑袋上拿开,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领。

    “咦,朗,你脖子后面什么时候多了一颗红痣?”

    封行朗下意识的伸手来摸,感觉没摸到什么,便烦躁的低斥一声,“让你滚回去,你没长耳朵呢?!”

    “抱了歉了,我今天出门的时候,还真把耳朵忘在御龙城了!”

    严邦当然是不会走的。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又怎么能放心离开呢!

    再则,那个女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个善茬儿!

    “严邦,你是真它妈的贱!”封行朗低嘶。

    “贱点儿有什么不好?老子又不想在你面前装大爷!”

    严邦轻拍了一下封行朗的肩膀,“你封行朗才是我大爷!”

    正当封行朗跟严邦闲扯之际,一个贴着面膜的女人出现在了儿童房的门口。

    “搞基呢?麻烦你们小点儿声!很辣耳朵的,懂么?”

    声音并不算高;或许是女人的听觉太过敏感了。

    严邦侧头横了女人一眼,“关你P事儿!你没男人X不爽呢!”

    封行朗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随之站起身来,“你们俩可以打一架的!我去书房!”

    封行朗离开之后,女人却没有离开,而是半侧着身体靠在门框上,打量着很不爽的严邦。

    “你想搞封行朗吧?他老婆知道吗?”

    此言一出,空气里便弥漫起一股腐女的气息。纯属个人兴趣爱好不同。

    “你想死吗?”严邦低厉一声。

    “听出来了:你有搞封行朗的贼心,却没有搞封行朗的贼胆!我同情你!”

    虽说女人对封行朗这种型号的男人无感,但不得不承认,封行朗的确是个帅气的肤浅男人!

    “用不着你同情我!老子这是尊重他!”

    严邦冷眼沉睨着眼前正肆无忌惮打量着自己的女人,“你究竟是谁?封行朗是从哪儿把你搞回来的?”

    “你没资格知道!更没那个能力知道!”

    女人嗤声冷哼,随后又饶有兴趣的看向严邦,带上了一抹邪恶之气:“对了,你可以追去书房继续搞封行朗的!你身材不错,应该很上镜!”

    “你是丛刚的人?”

    这是严邦第二次见到女人之后的大胆推测。

    其实在严邦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以及这个女人所展示出来的过人身手时,他便有想过这个女人会是丛刚的人!

    因为封行朗身边的人,严邦几乎都了解得很透彻;

    而这个女人冷不丁的出现在封行朗身边,只可能有两种来头:河屯的义女;或是丛刚的人!

    有了蓝悠悠那个前车之鉴,想必河屯也不会再派一个狐狸女来勾引他自己的儿子!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

    可严邦直觉上更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丛刚的人!

    “丛刚?真够难听粗俗的!”

    女人很不满意封行朗和严邦对颂泰以另一个名字称呼。觉得丛刚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实在跟他本人超凡的能力不匹配。

    “嗯!这我完全赞同!”

    “他叫颂泰!当然,你没资格这么称呼他!”

    严邦扫了横气的女人一眼,有那么点儿挑事的意味儿,“怎么,没人告诉你:你家主子丛刚……也是个让人恶心的搞基者吗?”

    女人的脸瞬间变了天。脸上的面膜也随之脱落了下来。

    “你找死!”

    只穿着一件睡衣的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拔来的匕首,像一头怒不可遏的野猫,向严邦扑砍了过去。

    封行朗刚在书房坐下没十分钟,儿童房里便传来了打斗声。

    还真干架了?真够不消停的!

    封行朗没有走出书房查看,也不想走出书房查看!

    大不了等翻篇军混的事后,再把所有家具都丢出去换新。

    “老莫,上楼来让严邦滚蛋!”

    “好的二少爷!”

    ……

    封行朗等了一晚上,也没能等来妻子给他打来的报平安电话。

    这个丛刚, 故意在折磨他么?

    封行朗很想连夜赶去启北山城看望自己的妻子;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冲动!更不能把不干净的东西带过去扰了妻子的清静!

    但打个电话总可以吧?!

    丛刚这狗东西是在故意折磨他么?!

    巴颂是真不知道丛刚的联系方式!封行朗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丛刚青梅竹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