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27章 你当我眼瞎啊!

第1527章 你当我眼瞎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些深意,并不是小家伙能够领悟的,“可亲儿子觉得大毛虫并不像奴隶啊!他总是酷酷的!”

    “虽然他长得不像奴隶,表现得也不像奴隶……可内心却是奴性的!”

    封行朗的这番话,小家伙就更不明白了。

    “亲爹,你是说大毛虫内心是奴隶吗?”

    “……差不多吧!”

    封行朗一边机警的观察着四周,一边随心作答着儿子的疑惑。

    “亲爹,你可千万不要跟那个坏女人睡到一张床上哦。那样你就对不起老婆和亲儿子了!对了,还有妈咪肚子里的小宝宝!”

    小家伙还是不太放心的提醒着亲爹封行朗。或许是小家伙觉得那个女人太厉害了,怕亲爹hold不住他。又或者那个女人主动爬上了亲爹的床,然后亲爹又打不过她,就只能半推半就了。

    “放心吧乖儿子……亲爹对那种骨子里就歹毒的女人提不起一丝的兴趣!”

    这到是封行朗的心里话。

    女人的美艳或许可以让男人赏心悦目,但一颗恶毒的心,实在很难让大部分男人接受。

    “那就好!反正你不能对不起老婆孩子!而且还是两个孩子哦!”

    微顿,小家伙又叹气一声,“唉……妈咪有了新宠之后,就越来越不爱我这个亲儿子了!”

    封行朗探手过来,宠爱的抚了抚小家伙的小脑袋。

    “怎么会,你跟妹妹,都是妈咪和亲爹的挚爱!”

    “可妈咪只带着新宠走了,都没跟我这个亲儿子打招呼的。”

    感觉被抛弃了一样,小家伙有那么点儿小伤感。

    “怎么没有呢……昨晚你睡着,妈咪亲了又亲,当时情况紧急,她不得不先行离开!”

    说这番话,其实是安慰儿子罢了。对于妻子的不辞而别,封行朗心里也不怎么好受。

    或许真如那个临时的封二太太所说的那样:自己这个丈夫太没用了!

    这和平年代,他又不是什么战斗士;拼的是脑子,又不是拳头。

    “亲爹,你要快点儿把那个大恶人灭掉哦!亲儿子舍不得离开妈咪太久的!”小家伙嘟哝着。

    “嗯,亲爹一定尽力。”封行朗脚下的油门一踩到底。

    河屯早早的便等在了浅水湾的门口。

    见到儿子的雷克萨斯平安的驶来,他血红的眼眸里浅溢微笑。估计又是彻夜未眠。

    其实封行朗父子并非独自前来,而是由邢十四一路护送而至。

    “十五……想死义父了!”

    直到小家伙被领进了别墅客厅,河屯将拿掉那件沉沉的防弹披风,将小家伙拥在怀里亲了又亲。

    “义父,昨晚我亲爹凶你,你不要生气哦。”

    小家伙亲了河屯一下后,便黯然神伤的去触碰河屯断掉的残臂。

    “义父不生气!都是义父不好,是义父把坏人带来了申城,带去了封家……让最爱的十五和亲爹亲妈遭受磨难!”

    河屯蹭着小家伙的脸颊,怎么也亲昵不够。

    封行朗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才缓声开了口,“诺诺,你先留在你义父这里。亲爹去上班,晚上再来看你!”

    小家伙虽说舍不得离开亲爹亲妈,但好在有义父河屯和众义兄们在,他也不会觉得无趣。

    “亲爹,你可要小心点儿哦!要把自己照顾好!”

    儿子的懂事,让封行朗酸涩了鼻间。

    “亲爹知道了……谢谢儿子!”将儿子留在浅水湾,至少安全能得到保障。浅水湾的这一大排别墅的地下,有一个改造后的地下室。即便上面的别墅被轰炸得面目全非,这个地下室也能独立的完整保存。而且还有复杂的三道通风系统。

    即便入口处被堵死,也不会影响到里面的智能换风。

    “放心吧十五,义父会保护好你亲爹的。”

    河屯单手抱住了孙子,相送着准备离开的儿子。

    “别送!” 封行朗将河屯和儿子离在了别墅内。

    “阿朗,厨子打包好了食物,你带上路吃吧。”

    打包好的食物被邢八放进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里,“邢太子,你还是先将就着开这辆防弹车吧。那辆雷克萨斯留在这里,我花点儿时间改装一下。”

    “谢了。”

    这一回,封行朗没有拒绝河屯的好意,而是钻进了邢八给他准备的那辆看着挺朴实,其实性能和装备经过改装的奔驰车里。

    ……

    今天早晨,严邦才从简厅部署在封家别墅小区附近的警力处得知:昨晚封家二太太走丢了,随后又被找回来的事。

    发了一通飚后,严邦便火速的赶来封家。

    一并开来的,还有一辆房车。看这架势,应该是来接林雪落和封林诺的。之前他就跟封行朗有过商量:封行朗会把妻儿藏去御龙城。

    严邦赶来时,封立昕也已经带着妻子莫冉冉和女儿团团离开了封家,暂住到白公馆去了。

    整个封家很安静。

    严邦冲进来的时候,只看到一个打扮类似于林雪落的女人,独自坐在餐桌前吃着丰盛的早餐。

    “你是谁?”严邦冷眉厉问。

    女人抬头横了严邦一眼,不咸不淡的哼声:“我是封行朗的老婆,封林诺的妈咪!”

    “你当我眼瞎啊!”

    严邦冷呵一声,“你它妈究竟是谁?林雪落呢?她在哪儿?”

    严邦随即拔出身上的枪,抵在了女人的脑门上。

    “找死!”

    女人低厉一声,随后一个蛇形的游移,便闪到了严邦的身侧,一把夺下了他手中的枪,然后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很明显:严邦大意了。尤其在面对一个弱女人时,更是显得太过自负。

    或许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竟然如有如此敏捷的爆发力。

    “二太太……二太太……使不得!”

    莫管家连忙上前来用自己的手掌心捂住了女人手中的枪口,“这位是严邦先生,封家两位少爷的挚友。他跟你一样,也是来帮助封家的。”

    “老莫,这女人是谁?你怎么瞎眼叫她二太太!”

    其实莫管家刚刚的那番话已经解释得很明显了,只是严邦实在听不惯有莫管家称呼一个陌生女人为封行朗的太太。“她是二少爷找回来的。代替二太太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