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25章 难伺候的野孩子

第1525章 难伺候的野孩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25章 难伺候的野孩子

    翌日的晨,秋意正凉。

    林诺小朋友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微鼾的亲爹时,隽秀的小脸微微蹙了蹙:可怜的亲爹一定是被亲亲妈咪从房间里赶出来了!

    自从妈咪肚子里有了新宠,连他这个亲亲儿子都不怎么受宠了,就别提可怜的亲爹了!

    看到亲爹衣服没脱不说,连臭袜子也还穿在脚上,林诺小朋友嗅了嗅鼻子。

    这床实在是没法儿睡了!趁亲爹不在主卧室,自己不是可以去跟妈咪亲昵一会儿了吗?

    即便已经七岁多了,可小家伙还是渴望妈咪那温暖又柔软的怀抱。

    小家伙蹑手蹑脚的爬下了床,光着小脚丫子便朝妈咪的卧室奔了过去。

    好在妈咪的房间只是虚掩着门,小家伙放轻了脚步,不想惊动床上的妈咪。

    床上侧卧的妈咪还睡着,小家伙只看到妈咪露出的后脑勺和半个肩膀。

    “妈咪,香喷喷、热乎乎的亲儿子来了!可以随便抱随便亲的!”

    小家伙扑上了床,抱着妈咪的头就想一口亲下去……

    然,小家伙撅起嘴巴却在离‘妈咪’的脸颊还有一厘米时,却硬生生的顿住了。

    “你不是我妈咪!你是谁?”

    感觉情况相当的不妙,小家伙连滚带爬的跌下了床。

    床上的妈咪醒了,侧过身来,又是一个优雅的美人卧。

    “你是诺诺吧?快叫我妈咪!”

    “你才不是我妈咪呢!”

    自己的妈咪小家伙当然认识!他又不眼瞎!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我妈咪的床上?我妈咪哪里去了?”

    虽说床上的这个女人,有着跟妈咪一模一样的发型,而且还穿着妈咪的睡衣;但林诺小朋友清清楚楚的认出:这个女人并不是自己的妈咪!

    床上的女人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妈咪!”

    “你才不是我妈咪呢!你这个坏家伙,你究竟把我妈咪藏哪里去了?”

    小家伙一边跟眼前的这个女人怒怼着,一边朝房间的门口后挪着;没等床上的女人作答,后挪到门边的小家伙立刻撒腿就朝自己的房间跑了过去。

    “亲爹……封行朗……不好了,妈咪房间里多了一个坏女人……把我妈咪弄不见了!”

    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这明明是自己的家啊,睡在三楼主卧室里的妈咪,怎么换成了一个陌生且奇怪的女人?而且一张嘴就说她是自己的妈咪!

    听到儿子的惊叫声后,封行朗几乎是从床上惊醒的。

    才睡了一两小时的他,眼眶中乍现着少许的血丝。

    “诺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封行朗条件反射的将儿子捞起,紧抱在自己的怀中。

    “亲爹……亲爹,妈咪房间里有一个坏女人……她把妈咪弄不见了!”小家伙气喘吁吁的。

    “什么?妈咪房间里有坏女人?”

    雪落不是已经被丛刚带走了吗?那房间里的坏女人是谁?

    “嗯!她睡在你跟妈咪的床上……还让我叫她妈咪!真不要脸!”

    小家伙厉声厉气的质问,“亲爹,是不是你又在外面搞什么坏女人了?而且还带回家里来了?封行朗,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个让儿子林诺叫他妈咪的女人?

    “你呆在房间里别出去,也别靠近窗户!亲爹去看看!”

    “亲儿子也要去!就一个坏女人,不怕她的!”

    封行朗先从三楼书房里的保险箱里拿出一把枪之后,才朝房间走了过去。

    女人还睡在床上;而且房间里也没有其它的同伙。

    “你是谁?”

    封行朗能预感到:床上的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敌意。

    “从现在开始,我要当你封行朗几天的老婆!顺便给这小子当几天的妈!”

    女人跟妻子雪落并不像。但却跟雪落有着一模一样的发型。看她的发型,应该是刚剪好的,而且眉眼的画法等,也像是故意在模仿林雪落一样。加上穿着雪落的睡衣,而且身型也差不多,远看还真有六七成的相似之处。但不能近距离的细看。

    “我才不要你给我当妈咪呢!”

    小家伙厉厉的嚷嚷道,“你这个坏女人,恶巫婆!你把我妈咪藏哪里去了?”

    “唉……颂泰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难伺候的野孩子!”

    女人悠叹一声,便起了身。

    “颂泰?你是丛刚的人?”

    封行朗知道颂泰这个名字,那是丛刚原先的本名。

    “我是邢二的义女,从小就跟颂泰很熟!”

    女人谈不上漂亮,还稍带点儿混血,但看起来绝对不是个善茬。

    从她那锐利的目光来看,也是个狠角色。

    “邢二的义女?”封行朗微扬了一下唇角,“可我在邢二的葬礼上并没有见到你!”

    “早在邢二协助河屯对阿泰赶尽杀绝时,我已经跟他们势不两立了!他死了,我只会拍手称快!”

    封行朗凝视眼前的女人,似乎在判断这个女人所说的是真是假。

    “我没兴趣知道你跟颂泰有多熟……但你跑来我家,又睡我的床,意欲何为?”

    这回轮到女人审视封行朗了。

    “我真的很奇怪:你究竟是什么人?颂泰怎么就会如此帮你的忙!”

    “你不用知道我跟颂泰的关系!告诉我,他让你来我家的目的!”

    封行朗没兴趣了解这个女人,更不想知道她跟丛刚,以及邢二、河屯他们之间乌七八糟的关系。

    “颂泰让我来假扮你的女人!”

    “可你比我的女人差太多了!”

    “收起你的傲慢!我只替颂泰做事!”

    女人立刻展示了她的獠牙和狠厉,“你女人不见了,塞雷斯托一定会让人满申城的寻找!直到把你女人找出来为止!你女人不能安生,你也别想好活!”

    女人冷生生的看向林诺小朋友,“还有你这个野孩子,最好给我乖点儿!”

    “你谁啊你?别以为你认识大毛虫,就能这么嚣张!”

    小家伙的戾气也不是吃素的,“我跟大毛虫的关系,可比你强上一百倍,一万倍!”

    “是吗?那你相不相信:我想要了你们父子俩的狗命,只需要几秒钟?”

    “……”

    什么态度?

    这是给别人当替身送死的态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