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18章 那是刻骨的苦

第1518章 那是刻骨的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18章 那是刻骨的苦

    “羡煞旁人呢……”

    见莫管家有些伤情了,封行朗便诙谐着口吻活跃气氛,“老莫,你还有没有别的女儿啊?什么私生女之类的我也不介意,那样我也能叫您一声岳父大人了!”

    “雪落姐,削他!”莫冉冉起哄道。

    雪落淡定的啃着她的鸡翅膀,“他爱娶谁娶谁!”

    随后嘬了一下手指又补充上一句,“只要他过得了他亲儿子那一关!我是无所谓的了!”

    “亲儿子也无所谓了!”

    小家伙跟着哼声,“只要我亲爹吃得消我义父削!”

    “亲儿子,这你就想错了!你义父只会护短你亲爹,才不会削他呢!只要有女人肯为你亲爹生儿子,你义父高兴还来不及呢!肯定会帮着你亲爹藏着掖着!”

    从客观上讲,雪落还是了解河屯的。万一有什么怀孕的女人跑去他跟前说:‘我怀了你儿子封行朗的孩子’,如果真是亲种,河屯还真有可能替他儿子藏着掖着。

    “老婆,能不能给亲夫点儿面子,在儿子面前维护一下我这个亲爹的高大形象?” 封行朗悠哼一声。

    即便是一家人的斗嘴,也是满满的和睦温情。

    “你的形象如何,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么?还需要别人维护?”

    雪落喝了一口鲜菇汤,来压制鸡翅的腥味。

    “妈咪你放心吧,我亲爹跟别的女人只会生出傻孩子的!只有跟你才能生出又帅气又聪明的孩子!”

    这小马屁拍得,也没谁了。

    “嗯……这话妈咪爱听!”雪落柔情的抚了抚自己的肚子,“闺女,你要长得漂漂亮亮的哦!”

    封行朗的大掌紧随其后的覆盖在了妻子的手背上,“那是必须的!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

    “当然是我林雪落的女儿!跟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雪落护着自己的肚子,故意让男人碰不到。

    “怎么没关系……至少是一条小蝌蚪的关系!”封行朗痞气了起来。

    “封行朗你够了!”雪落带怒的瞪了男人一眼,“诺诺和团团还在呢!”

    “跟小蝌蚪有什么关系啊?”

    懵懂无知的封团团天真无邪的问道。

    “别傻傻的问了!你跟我都是小蝌蚪变出来的!”

    林诺小朋友懂而非懂的。或许懂那么一点,却又不是全懂。

    “啊?团团是小蝌蚪变的?那不是青蛙吗?”

    封团团不高兴了起来“团团不想当丑八怪的青蛙!团团是漂亮又可爱的小公主!”

    小东西童真无邪的话,逗得众人开怀大笑起来。

    “对对对,我家团团是可爱又漂亮的小公主!才不是什么青蛙呢!”

    莫冉冉将落到封团团耳前的头发拢到了她的耳后,并用纸巾将她的小油嘴巴擦拭干净。

    完成不像会虐待团团的后妈,到像个关心又爱护团团的大姐姐。

    “大哥,冉冉,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们一杯,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估计是话说多了,又或者嗓门高了一些,原本被鲜菇汤压制住的鸡翅腥味,瞬间便从胃里涌上了喉咙里,“呜呜……”

    雪落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急匆匆的朝洗手间奔了过去。

    “二太太,你慢着点儿!”安婶连忙追了过去。

    “雪落……” 封行朗也跟着放下手中的筷子追上来。

    林诺小朋友目送着捂嘴离开的妈咪,不由得感叹起来,“唉,原来我妈咪怀宝宝这么辛苦呢!这个妹妹也真调皮,一点儿都没我当初乖的!”

    “你妈咪怀你的时候,所受的苦难啊……何止现在的几倍!”封立昕缓缓的叹息着。

    “大伯,那你跟我说说:我妈咪怀我的时候,是怎么辛苦的?”

    小家伙追声问,“这也么闹腾着不让妈咪好好吃饭饭吗?”

    封立昕本能的想到自己跟怀孕中的雪落被一同关押在集装箱中的时候:被河屯抽掉氧气,为了活下去,雪落竟然把头伸进了抽水马桶里保命……

    封立昕的眼眶不由的红润了。可他知道,对于河屯的恶行,自己是不方便跟年幼的侄儿封林诺说的!

    只为给小家伙在心底留有这世间的美好!这也是雪落和封行朗的意思!

    “我懂的……我妈咪怀着我的时候,吃了我义父很多的苦头!还有那个蓝巫婆……”

    “诺诺,都过去了,我们不提了!要一切向前看!知道你妈咪怀你辛苦,那就多多的关心你妈咪,多多的爱护你妈咪,多多的孝顺你妈咪,这才是你一个当儿子的应该做的!”

    莫管家接过了林诺小朋友的话。小家伙应该属于美好的未来,而不应沉浸于过去的仇恨之中。

    “莫爷爷说的是……我们都要向前看,留住美好,展望未来!”

    缓过哀伤的封立昕,帮着莫管家一起劝说起染上戾气的林诺小朋友。

    “那我去看看我妈咪,帮她倒水漱漱口。”

    小家伙从餐桌上爬了起来,也跟着奔去了洗手间。

    “诺诺,你过来吃饭吧,你妈咪有你亲爹伺候着呢。”

    “我亲爹笨手笨脚的,伺候不好我妈咪的啦!”小家伙的小短腿跑得还真够快的。

    可还没等小家伙跑去洗手间,别墅门外的院落里,便传来雄浑的嚷唤声。

    “十五……十五!义父来看你了……十五!快出来迎接义父!”

    “是我义父!”

    小家伙连忙调转方向,朝客厅门口奔了过来。

    就在小家伙快要奔向半蹲着身体准备迎抱他的义父河屯时,一个身影快如闪电般飞过来将他捞开。

    是封行朗!急喘着粗重气息的封行朗!

    讲真,封行朗真是好久没能有这么快的速度了!越发养尊处优的他,看起来的确有点儿用力过猛。

    “谁让你来的?快走!走啊!”

    封行朗低嘶着。那怒火冲天的模样,恨不得直接把河屯这个生物学上的父亲给丢出去。

    “阿朗……你这是怎么了?”

    对于儿子如此过激的反应,河屯有些摸不着头脑。

    “快走!赶紧的离开这里!走啊!快!”

    封行朗一边催促,一边看向一旁候命的巴颂,“快把诺诺带到楼上去!”

    “混蛋亲爹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亲儿子还没有跟义父拥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