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12章 真爱入骨

第1512章 真爱入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12章 真爱入骨

    得不到的东西,才是好的。

    被拒绝了,才更能让人刻骨铭心。

    偌大办公桌前的封行朗,燥意的扯了扯自己颈脖间的领带,喝上一口咖啡之后,稍稍平缓了一下,便准备给在家养胎的妻子打上一个关切的电话。

    随之电话还未拨通,便被拨进的电话给占线了。

    电话是袁朵朵打来的。

    “封行朗……”

    手机那头的袁朵朵,声音呜呜咽咽的,带上了明显的泣声。

    “嗯,说。听着呢!”封行朗言简意赅。

    “你现在很忙吗?”

    袁朵朵听出封行朗的腔调有那么点儿急切之意。

    “还可以!有什么事儿,你说!”

    对于袁朵朵,封行朗向来是能帮忙则帮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挺同情坚强得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孤女袁朵朵的。被逼迫出来的坚强,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儿悲壮之意。

    “封行朗,你能帮我要回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吗?”

    袁朵朵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所求说了出来。

    “袁朵朵,你这朝三暮四的想法,折腾你自己不说,还想折腾别人呢?”

    或许是原本的燥意堵在心头,封行朗的言语难免厉声厉气了一些,“当初主动放弃豆豆和芽芽抚养权的是你!现在要我帮你要回豆豆和芽芽抚养权也是你!你这翻心思比翻书还快呢!”

    袁朵朵默默的承受着封行朗的怒意。她知道除了封行朗,申城便没人能帮她了!

    “怎么,知道理亏了?所以不吭声了?袁朵朵,当初我极力的想帮你跟白默要回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可你当时多洒脱啊……简直就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呢!多豪迈啊!”

    袁朵朵没有回嘴,只是默默的倾听着。

    等封行朗停下来之后,她才弱弱的喃了喃,“封行朗,你骂吧……我的确该骂!”

    一个弱女人在自己面前示弱,顿时便勾起了封行朗的怜悯之心。

    微微浅吁出一口燥意之气,封行朗平静了不少。

    “说吧,白默这回又跟你怎么闹腾了?”

    封行朗温声问,“是不让你见豆豆和芽芽了?还是把你从白公馆里给赶出来了?”

    封行朗推测着白默有可能发生的神经质行为。

    “封行朗,我知道自己该骂……”

    袁朵朵清了清鼻间的哽咽声,“但这回我真的必须要回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这回,跟上回,有区别吗?是白默虐待豆豆和芽芽了?还是白默不肯你见豆豆芽芽?”

    想重新要回两个孩子的抚养权,终归要有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

    “这回的情况不一样……白默他再婚了……我怕豆豆和芽芽会妨碍到白默的婚姻。”

    “什么?白默再婚了?跟谁?那个水千浓吗?”

    除了水千浓,白默还真没搭讪过任何的路人甲女人。

    “嗯,是她。”

    袁朵朵深呼吸一口来平静自己,“他们将来会有他们自己的孩子……我不想让豆豆和芽芽夹在他们中间!我现在有能力照顾好豆豆和芽芽!”

    “就你现在的心态,是要不回两个孩子的抚养权的!”封行朗微微浅叹。

    “我现在的心态……有什么不对吗?”袁朵朵怔声反问。

    “你得拿出我家雪落的狠气:要是我跟她争抢诺诺的抚养权,她就会跟我玩命!”

    听得出来,封行朗这是在夸奖自己的老婆。另类的夸奖。

    可袁朵朵却苦涩的干笑了一下,“我跟你老婆的情况能一样吗?她那是占着你对她的宠爱,才能如此的恃宠而骄!可白默他……”

    袁朵朵咽住了,说不出下面的话来。

    “那是!林雪落这女人,着实被我给宠坏了呢!各种的恃宠而骄……”

    封行朗悠声漫语,“不过她值得我这么宠!”

    这一刻秀恩爱的封行朗,还真没顾及到袁朵朵的伤感。

    等他意识到时,手机那头的袁朵朵已经哽咽得捂住了手机。

    “袁朵朵……朵朵?”封行朗唤了两声。

    “嗯,嗯,我在呢!”

    袁朵朵抹着眼,抹着鼻子,“封行朗,你说我想重新要回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有几成把握?”

    “几乎没把握!除非你能拿得出白默不适合抚养豆豆和芽芽的证据!比如说,白默虐待了他的两个女儿!但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白默那家伙把两个女儿宝贝得跟命似的!”

    封行朗并不想打击袁朵朵,他只是在陈述一个很客观的事实真相。

    “那他再婚了,不就意味着不适合抚养豆豆和芽芽了吗?”

    袁朵朵急声的争辩着,“反正你得帮帮我!”

    看到叩门提醒自己去开例会Nina,封行朗便快言一声,“行,你先收集证据!我们改天再谈!”

    寻思起什么来,封行朗又立刻叮嘱,“对了,这件事就别去烦我家雪落了!”

    即便有天大的事,都没有他怀孕中的老婆重要!

    “为什么啊?我还正想着跟雪落倾吐一下呢!”

    袁朵朵还真是打算给封行朗打完电话后,再把雪落约出来喝个咖啡什么的。

    “别别别,我女人怀孕了!才两个月的身孕,算我拜托你别去扰她行么?”

    封行朗是认真的。

    “啊?雪落怀孕了?她……她不是受孕率低的么?”袁朵朵惊呼道。

    “但我厉害啊!”

    这得意劲儿!

    “天呢,太好了!我真替雪落高兴,也替你们高兴!”

    袁朵朵是由衷的替雪落感到高兴的。

    “如果你真替她高兴,那就别去打扰她了!关于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我会替你想办法的!”

    微顿,封行朗又补充上一句,“反正你去扰了她,最终能帮上忙的,还是我!”

    “如果你不帮我从白默那里要回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我还真就去烦扰雪落!让她没法儿安心的养胎!”

    袁朵朵赌气的要挟着。

    她当然舍不得去烦扰好不容易才再次怀上身孕的林雪落,只不过是想小小的威逼一下封行朗而已。

    “袁朵朵,就你这不讲理且没人情味的脾气,白默跟你离婚真离对了!”

    怼完之后又示软道,“帮你还不行么?可别真去烦扰我家雪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