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11章 可惜不是你!

第1511章 可惜不是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11章 可惜不是你!

    雪落坚定的态度和严厉的说辞,让本想打圆场的封立昕也闭了嘴。

    虽说觉得妻子对儿子太凶了点儿,但封行朗还是默许了妻子的做法。

    封家两个当家的男人都默了声,其他人就更不敢开声替林诺小朋友求情了。

    更何况二太太现在还怀着身孕,就更要顺着她了!只是可怜了林诺小朋友!

    “那团团今天也必须去上学!”

    小家伙这损人不利己的小心思,也没谁了!

    一边,是怀孕的妻子;一边,是危险系数最大的儿子,其实这一刻的封行朗,是心怀惆怅的。

    巴颂自然要留下来守着在家养胎的妻子;那儿子这边,也必须有人24小时的看护着才行!

    封行朗想到的邢十四这个‘表弟’,是河屯临行离开申城前,说是要留给儿子差遣的。现在看来,是时候用一用邢十四了。

    只是……

    只是邢十四是河屯的义子;万一被那个军混子发现儿子跟河屯的某个义子走得很近,而且年龄上又差不多,那诺诺岂不成送上门的枪靶子了?

    瞄了一眼憨态可掬的司机小胡,封行朗微微蹙眉。

    看来,他又得去一趟启北山城了!

    “诺诺,去给你表舅打电话,让他这几天负责接送你上学放学!”

    “表舅?老十四么?我这就去!”

    林诺小朋友欢快的跑开打电话去了。驾驭老十四,显然要比驾驭不太听话的巴颂好多了!

    见丈夫起身要去公司,雪落连忙跟了过来。

    “就不用劳烦林小姑娘送亲夫出门了!外面凉,你跟闺女还是待在家里暖和些!”

    “不是送你出门,而是要跟着你一起出门!周一我得跟Nina一起去富银办公呢!”

    雪落替男人拿上了公文包。习惯性的要去换上高跟鞋,考虑到闺女才两个月,她又改换了一双低跟的。

    “封太太,亲夫会负责给闺女赚奶粉钱的!你留在家里安心的养胎,才是你最重要的工作!”

    这好不容易才盼来的孩子,封行朗又怎么可能舍得女人劳顿呢?!

    “不要!我身体好好的,能跑能跳,能吃能睡的……根本不需要待在家里养胎的!”

    为了配合自己所说的话,雪落立刻蹦哒了起来,以证明自己真的不需养什么胎。

    雪落才刚刚蹦起,便被封行朗给托抱住了,“林雪落,你想吓死我吗?”

    雪落抿了抿唇:“就知道你只关心肚子里的闺女,不关心我!”

    “行,那亲夫也不去上班了,留在家陪着你一起养胎!以证明我不仅仅爱闺女,还更爱你!”

    封行朗索性将手里的公文包丢在了玄关处,打横抱起女人就直接上楼去了。

    “封行朗……你干嘛啊?快放我下来……”

    封行朗以退为进的方式,实在让女人无法拒绝。他总能这般的睿智。

    跟女人亲昵了半个小时之后,在女人的千劝万说之下,他才勉为其难的一个人去上班了。而女人则乖乖的留在封家养胎。

    其实封行朗也想带上女人一起去公司,让女人每一天的孕育,都显现在他的面前。但今天他要去一趟启北山城见丛刚,带上女人一路显示不太方便!

    ……

    丛刚的魅力在于:只有他想让封行朗见着,封行朗才能见着他!

    封行朗赶来启北山城时,丛刚正悠然的品着他的功夫茶。

    对着那些优雅芬芳的兰花,还真有那么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儿。

    但表象终是表象。谁又能将他跟一个恶魔联系在一起呢!

    “舍得现身了?”

    封行朗微带着怨意。应该是在埋怨丛刚的不辞而别,害他吃了好几回的闭门羹。

    “我在等一位贵客……”

    丛刚抬眸淡淡的扫了封行朗一眼,“可惜不是你!”

    说真的,要不是当时有求于丛刚,封行朗真想把他给暴打一顿。打不打得过,那另说!

    “那你在等哪位尊贵的贵客呢?” 封行朗悠声冷问。

    “这个你无需知道!”丛刚淡声。

    向来,他们都不能好好聊天的。那火药味一直弥漫在彼此之间,就看谁先沉不住气了。

    “那个军混……你准备怎么处理?”

    听话语,封行朗是沉住气了,没有去怼丛刚。只为达到自己此行的目的。

    “还能怎么处理……无非就那三种选择:第一,引蛇出洞;第二,坐以待毙;第三,混吃等死!”

    第二和第三,这两种消极的方式,显然不适合又当亲爹的封行朗。

    “怎么个引蛇出洞法儿?” 封行朗紧声追问。

    丛刚没有直言,而是静眸浅眸的封行朗,微微蠕动了一下唇角。

    “这第一种选择嘛……简直就是为你封行朗这种奸诈之辈量身定做的!”

    丛刚淡清清的笑了笑,“你会想到一个好办法的!就这一点儿,我还是十分看好你的!”

    引蛇出洞?

    说实在的,这一刻的封行朗,脑子里顾虑的东西太多,还真没想到过要怎么对那个军混。

    “行……那我好好想想!”

    这一时半会,封行朗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毕竟那个军混在暗,而且又不知道他的行踪。

    他究竟来没来申城,或是什么时候来申城,他还一概未知。

    “对了,那个军混子……来申城了没有?”封行朗多问上一句。

    “应该还没有!全家被灭了十三口,好歹也需要几天去缅怀悲伤!”丛刚淡声应。

    “那就好……要是他来了,记得通知我一下。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封行朗端起丛刚手边的功夫茶,一连喝了四五盏。感觉像是口渴得利害,又或者只是为了平抚心绪。

    “你这是要成惊弓之鸟了吧?”丛刚悠哼一声。

    封行朗抬起头,目光有些幽深的盯着丛刚,声音微哑:“我老婆怀孕了!”

    “那恭喜你了……这回应该不是瓶盖爹了吧?”

    丛刚唇角上扬着淡淡的笑意,有那么点儿挖苦之意,但绝非讽刺。

    “绝对是我的亲种!”封行朗应声。

    丛刚微垂着眼睑,没接话。

    “想跟你借个人用用。”这是封行朗此行的目的之二。

    “不借!”

    丛刚应得干净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