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06章 胎儿很健康

第1506章 胎儿很健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06章 胎儿很健康

    妥妥的两条紫红色的C线和T线啊!

    雪落当时就有点儿懵圈了!

    自己这是真的怀孕了?

    她能肯定,自己怀的绝对不是什么外星人的孩子,更不会是路人甲的;只会有一种可能,就是丈夫封行朗的!

    因为她自始至终就封行朗一个男人!

    雪落发了一会儿呆后,便止不住的哽咽起来。更像是一种喜极而泣。

    大概二十分钟后,雪落从洗手间里冲了出来,朝最近的医院赶了过去。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确诊,雪落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好消息。

    “林女士,恭喜你,你怀孕了!胚胎着床很好,孕囊大概已经有55天了。”

    天呢,自己怀孕都快有两个月了?自己这个二傻子啊,都干什么了啊?

    似乎这一个月来,自己就光是睡觉来着。好像有睡不完的觉一样。

    “医生……医生……我孩子它……它健康吗?”

    “从胚胎着床的位置,和孕囊的回声大小来看,胎儿很健康。”

    拿着医院的化验单,雪落傻傻的哭了起来。

    说真的,她实在是太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了。虽然自己跟那个男人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儿子,但雪落还是想跟男人再共同孕育一个孩子。

    见证小家伙一点一点的孕育和成长!

    每一步,每一个细节。有男人陪伴在她身边,跟她一起享受爱情结晶的孕育过程!

    傻哭了一会儿后,雪落抹去了肆意流淌着的眼泪和鼻涕,神情变得肃然清冷起来。

    既然不是外星人的孩子,那就是丈夫封行朗的种啰!

    那个男人不是说他已经做过绝育手术了么?而且上回的伤口,她也是看得真真切切。

    半年前,医生说她受孕机率极低,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但男人做的可是绝育手术啊!

    自己怎么还能怀上孩子呢?

    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自己出轨了!怀了路人甲的孩子!第二种情况就是……那个贱贱的男人对自己撒谎了!

    如果真是撒谎,但那条细长的疤痕又是怎么回事儿啊?

    还敢欺骗她?又皮痒了是么?

    还当她林雪落是七年前的那个很傻很天真,任凭他封行朗欺负的无知少女么?

    雪落立刻从医院的台阶上爬起身来,招来一辆计程车,便风风火火的朝GK风投赶了过去。

    临近饭点,可封大总裁还在会议室里开着各部门负责人会议。隔着会议室的玻璃门,都能嗅到男人微带的怒意。连Nina一共有六个人,不是战战兢兢的垂着头,就是小心谨慎的应答。

    雪落想都没想,直接把会议室的玻璃门给用力推开了。

    “封行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你现在就来办公室吧!”

    或许整个GK,只有她封太太林雪落才有这样的底气在大总裁发怒之际,还能如此的吆喝他!

    这一刻在雪落看来,再重要的事,都比不过她肚子里的孩子!

    完全是被男人宠出来的底气!

    打都打过了,还在乎对他这么吆喝吗?!

    “大家都先去吃饭吧!吃完饭,我们接着谈!”

    老婆大人的话必须得听,但大总裁该有的架子还是要有的。

    封行朗知道自己的女人向来温婉(直接过滤掉了自己挨打的那次),她说有重要的事,那就肯定是有的!

    当时的封行朗只会以为:一定是夏正阳或是温美娟闹腾自己的女人了!

    可昨晚他已经未雨绸缪的将妻子的手机做了一些设定:闲杂人等应该打不进电话才对!

    男人刚走进办公室;‘砰’的一声,门边的雪落立刻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老婆,什么国家大事呢?这么急如火燎的?”

    男人刚要探手过来揽抱雪落的腰身,便被雪落用力的打开了。

    再然后,女人的动作突然就简单粗暴了起来……

    雪落单膝半蹲跪在地毯上,开始去解男人腰际的皮带;可不知是太过着急了,还是业务不太熟练,雪落越扯,那该死的皮带就越紧。

    “老婆,这光天化日的……不太好吧?”

    男人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乐开了花:自己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迫不及待,且如此狂野了?

    女人不是一直不喜欢在办公室里恩爱的么?怎么今日会如此的猴急呢!

    “封行朗!自己主动点儿,把这该死的皮带给我解了!”

    解不开皮带的雪落,便厉声呵斥起了男人。

    “遵命!我亲爱的老婆大人!”

    咔哒一声,男人很配合的把自己腰际的皮带给松了开来,“老婆,是要站着吗?还是去沙发上?又或者……你想给我……”

    男人轻触着女人红艳的唇,“那个?”可低头吻来的俊脸,却被雪落嫌弃的给推开了。

    “封行朗!请你严肃点儿!”雪落厉呵一声。

    “……”男人眉宇微蹙:看情形,女人这不像是要跟他升华感情呢。

    蹙眉之际,封行朗感觉到自己的某处一凉,然后便是女人那柔若无骨的小手翻来拨去的,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啊!

    “封行朗,这条疤痕怎么回事儿?”

    细心的女人还是发现了隐匿在浓黑中的一条轻浅的疤痕。虽然已经接近肤色了,但仔细看时,还能看到那条细长疤痕的印记。

    “……”女人怎么突然提起这茬儿了?难道她发现自己善意的谎言了?

    “那是爱你的标志!”男人回答得很艺术。

    “爱我的标志?”

    雪落冷清清的笑了笑,“说这话时,你有摸过自己的良心吗?”

    “……”这女人该不会是真知道了吧?

    想到自己掌心被老婆抽打的藤条印子还在……自己是继续圆谎呢?还是坦白从宽呢?

    什么时候自己变成这样了?被一个女人打了,竟然成了一种乐意受之?

    这完全是越来越没出息的节奏啊!

    再这么下去,这个女人指不定要怎么虐待自己呢!

    见男人不说话,雪落差不多已经明白了一些事。

    “这疤痕……还疼吗?”雪落的眼眸有些红润了。

    “早不疼了!”

    封行朗将泪眼婆娑的女人捞抱进自己的怀里,“怎么还哭了呢?这真是爱你的标志!亲夫没有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