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02章 算不算行善

第1502章 算不算行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02章 算不算行善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夏以书,那嚣张的模样带上了那么点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意味儿。

    这万千社会,形态各异的人都有。

    或许,更多的是源于封行朗对夏以书的倒逼:逼着她不得不自己主动撕下自己的脸!

    “夏小姐,你怕是误会了吧……本总裁实在不记得有在你面前脫过裤子呢!”

    封行朗悠声说道。他知道夏以书应该是得知了一些难以接受的真相,才会刺激她从地下转战到地上来。也不管她自己经不经得起这阳光的炙烤,有可能会挫骨扬灰。

    “封行朗,当着你老婆的面儿,不敢承认是不是?”

    夏以书嗤声冷笑,问得直接:“那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打不打算要了?”

    “我没有兴趣决定你肚子里孩子的生死!不过你肚子里的孩子被你这个亲妈当成筹码……或多或少有些让人惋惜了!”

    面对一个身怀五个月身孕的女人,封行朗的言语还算婉约。

    因为他不想看到夏以书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在封家的地盘上出事!

    晦气不说,而且还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楼上好不容易才折腾入睡的女人。

    “封行朗,你闪烁其辞的装什么大好人?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承认,你还算不算个男人?”

    夏以书依旧执意的认为:封行朗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算不算男人,就不劳夏小姐操心了!夜深露重的,夏小姐还是请回吧!”

    这算不算是一种行善?

    “封行朗,你这个缩头乌龟!”

    夏以书哽咽了起来,“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承认……我真是看错你了!”

    封行朗听到了一些声音。由远及近的声音。是赶来的夏正阳和温美娟。

    “以书,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快跟我回去!”

    夏正阳上前来拖拽自己的女儿。

    “不……不!我不回去!封行朗今天要是不肯给我个说法,我就住在这里!”

    住在这里?她还真敢想呢!

    夏以书的顽固,已经超出了不要脸的境地。

    好人,还是要做的!尤其是当着夏正阳的面儿。毕竟他是妻子的舅舅,打狗也得看主人。

    只不过,一切要以不能影响到妻子的好梦为前提。

    “行了,别哭了……说真的,我挺见不得女人在我面前哭的!”

    封行朗走近过来,淡淡的看着神情激动中的夏以书。

    “夏以书,念在在你是我妻子林雪落的表妹,也念在我跟你父亲夏正阳的交情……我就送你一根头发吧!它能告诉你真相!”

    本着不打扰自己女人休息为前提,封行朗息事宁人的从自己的头上扯下一根头发朝夏以书递送过来;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给握住了!

    “她不配得到你身上的任何东西!即便是一根头发,也不行!”

    说话的是严邦。他这一刻出现在封家,并不奇怪。

    从夏家离开之后,他便让人一直跟踪着夏正阳和温美娟。从而找到了夏以书所租住的海景房。

    等严邦带人赶到时,跟踪的人汇报说夏以书和夏正阳夫妇一前一后的赶去了封家。

    “严总,怎么把您给劳驾来了?”封行朗抽了回自己的手。

    这样的客套提醒着严邦:说话要注意分寸。

    “事关我手下豹头的婚事,我这个当主子当然要给他当一回证婚人了!”

    严邦还是挺分场合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他跟封行朗相当的彼此尊重,互相抬高对方的身份。

    “豹头,过来!带上你的女人,去做个亲子鉴定!免得她给你戴绿帽子,整日胡思乱想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种!”

    在严邦看来,夏以书完全不配跟封行朗去做亲子鉴定。她算什么贱东西?

    “来了!哈哈哈……”

    豹头一脸的无赖笑,“一次就中奖了?看来老子的那家伙很厉害嘛!”

    豹头刚一靠近,夏以书就惊恐万状的往后退着,“别过来……别过来!你别碰我……别碰我!”

    “我X!那天晚上,你它妈的那么騷!老子把你伺候爽快了,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豹头直接打横抱起了后退中的夏以书,“老子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儿子,老子就养!要是女儿……老子可没那闲功夫养一个赔钱货!”

    也许是环境的造就,豹头在御龙城里玩多了各式各样的女人,便打心眼里瞧不起只会对男人发X的女人。所以他只想要儿子,不想养个赔钱的女儿去伺候别的男人!

    在豹头的眼里,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是男人的玩货!

    “放开我……放开我!”

    夏以书奋力的挣扎着;可她实在是挣脫不开豹头那铁钳似的勒抱。

    “以书……以书……放开我女儿!”

    温美娟凄厉一声冲了过来,却被严邦的手下给拦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豹头把女儿夏以书塞进了越野车里,随后呼啸而去。

    “严邦,你想干什么?你别欺人太甚了!”

    夏正阳冲上前来一把揪起严邦的衣领;却被严邦拧过手腕一把就推搡在了地上。

    “夏正阳,老子已经给过你脸了!你还不知趣的纵容你女儿一而再的搔扰封行朗?”

    严邦满口的嗤之以鼻,“你们一家子真它妈够贱的!”

    “严总,看在封某的薄面上,这件事就此作罢吧!”

    封行朗上前来将摔倒在地上的夏正阳搀扶起身,“夏总也不是有心想打扰我的!”

    “老夏,你还是回去好好管管你那个连脸都不要的女儿吧!再有下次……”

    严邦冷哼,“我这人脾气不太好……你懂的!”

    夏正阳愤恨的盯了一眼一唱一和的严邦和封行朗,鼻孔里呼哧着愤愤不平的粗气,却又奈何不得他们;只能转身拉过老婆温美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刚刚还喧闹一片的封家院落,再一次的恢复了安宁。

    严邦微怨的看向封行朗,“你身上的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扯给别人?就夏以书那烂货,也配跟你身上的东西去做亲子鉴定?”

    封行朗默着声,似乎不太想搭理严邦这个问题。

    “这万一多上几个夏以书这样的烂货,你身上的毛还不得扯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