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98章 一会儿就该哭了

第1498章 一会儿就该哭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98章 一会儿就该哭了

    半个小时后,林雪落便接到了白默打来的电话。

    “嫂子,英明神武的嫂子,我实在是太仰慕你了……真的!发自内心深处的仰慕!”

    接到白默电话的雪落,被他这一声声莫名其妙且没头没脑的话给怔住了。

    “你仰慕我什么啊?白默,你又不正常了?”

    雪落实在想不出自己能有什么可值得白默如此仰慕的。

    “嫂子,你简直就是巾帼英雄呢!在下佩服!”

    白默继续着他的赞美。一阵摸不着头脑的乱赞。

    “白默,你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啊?有话就直说!嫂子没空听你兜圈子!”

    雪落觉得白默是越说越不着边际了,“究竟佩服我什么啊?快说!”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我朗哥嗷嗷的叫!哈哈哈哈……”

    白默这顿肆无忌惮的浪笑声,雪落总算是听明白了:他是知道丈夫封行朗挨她打的事了!

    连白默都知道了,想必也快传遍这大半个申城了。

    雪落那叫一个郁闷啊:自己第一次‘行凶’,搞得全世界都快知道她是个泼妇了!

    “怎么,你是在羡慕你朗哥呢?”雪落哼声反问。

    “我朗哥的幸福,岂是一般人羡慕得来的?”

    即便隔着手机,雪落都能感觉到白默那满满的嘲讽之意,“嫂子,你一定要再接再厉啊!我跟我邦哥都很支持你的!下次记得换个地方打,比如说脸啊……”

    “臭小子,你给谁打电话呢?还敢奚落你朗哥呢!”

    白默还想说什么,手机便被严邦夺了过去。见通话的人是林雪落,也没说什么便挂了。

    好吧,不但白默知道了,连严邦也跟着一起知道了!

    想必此时此刻他们两人都一唱一和的在奚落和嘲讽丈夫封行朗吧!

    这个白默,自己家里还一团糟,竟然还有闲情逸致管起别人家的事了?!

    这闹的……也够他封行朗受教训的了!

    “这二少爷的脸呢……怕是要丢光了!”

    一旁听着电话的安婶,又是一声含泪的哀叹,“二少爷挨了老婆的打不说,现在还闹得人尽皆知。这比直接打二少爷的脸,还让他难堪呢!”

    雪落默默着,也不敢吭声:这封行朗也真是,挨老婆打了很光荣吗?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啊!

    想想今天丈夫封行朗的身边,还带上了儿子那个小喇叭,要想人不知,还真不容易!估计小家伙会当新闻一样四处传播了!

    “安婶,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雪落不想安婶又难过,但跟着打保票安慰起她来。

    寻思着即便下次要打,也会换个部位打!更不会当着安婶和儿子的面了!

    奢华的御龙城钻级豪包里,进行着五个男人的聚会。

    “亲爹,你的手还不能拿筷子,亲儿子喂你吃吧!”

    虽说林诺小朋友很想跟呆萌的严无恙玩耍,但鉴于亲爹拿筷子的手还受着伤,便孝顺的挪过来喂。

    其实只不过是个皮肉伤罢了,但好不容易有机会让儿子孝顺自己,封行朗也就矫情了一回:等着饭来张口!

    “诺小子,你还是自己吃吧;有大白叔叔在呢,大白叔叔替你喂!”

    白默抢功劳似的挪了过来,从林诺小朋友手中接过了筷子和餐盘。

    “那大白白你可要耐心点儿喂!我亲爹无肉不欢,不爱吃蔬菜。”

    小家伙叮嘱一声后,便挪到儿童座椅那边,开始跟严无恙小朋友愉快的玩耍了。

    一个挑三拣四的亲爹,一个喂什么都吃且来者不拒的严无恙,林诺小朋友还是觉得后者更有趣。

    “大白真孝顺呢!”封行朗占得一口好便宜,“一会儿爹地我给你买糖吃!”

    白默喂来的三文鱼片,封行朗给面子的张嘴了……

    然而,机不可失,白默趁封行朗低头来吃之际,立刻举起手机来了个自拍。

    配上一个惹眼的标题‘一个被老婆打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男人’,然后发去了朋友圈……

    再然后,便看到白默笑得不能自控,在沙发床上滚来又滚去;几乎要笑岔气的那种。

    “生活不能自理……哈哈哈哈……生活不能自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其它四个人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白默跟个二傻子似的傻笑着!

    林诺小朋友似乎这才意识到:亲爹被大白白狠狠的嘲笑了!

    “大白白,你好过分!为什么笑我亲爹啊?你不也经常挨老老白打么?有什么可笑的!”

    白默好不容易止住了他那肆意妄为的豪爽大笑,抹了一下笑溢出口水的嘴角。

    “这能一样么?我挨爷爷打,不丢人!关键你亲爹挨的是老婆的打!被一个女人打到生活不能自理……哈哈哈……朗哥,你也有今天呢?笑死我了!”

    白默今天不知道又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一点儿的笑料,都能被他给无限的放大。

    “默三,够了!再敢笑你朗哥,小心把你丢出去!”

    严邦低厉一声,叫停了白默几乎犯傻的嚎啕大笑。

    “让他笑吧!”

    封行朗淡悠悠的说道,“笑够了……一会儿就该哭了!”

    果然不出所料,傻笑了一会儿的白默,突然就双手掩面,开始止不住的抽泣。

    “大白白,你傻掉了吗?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

    连林诺小朋友都感觉出白默今天的不正常。

    严邦拿起封行朗的筷子和餐盘,夹了块嫩5A喂了过来。

    “你还真当我不能自理呢?”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

    “也给我个机会孝顺一下你呗!”

    严邦咧嘴微笑,还是将筷子上的牛肉喂了过去;封行朗勉为其难的张了嘴。

    “邦哥,你它妈的就知道偏心眼!”

    见没人搭理自己,白默又跟严邦怼上了,“我都哭成这样了,你都不过来安慰我一下?就知道偏袒他封行朗!还真喂他吃饭呢?你把他当儿子呢?还是当亲爹啊?”

    或许是因为心中憋着无法舒解的殇意,白默逮谁怼谁。

    “怎么,你有意见呢?”

    许是担心严邦答不好,封行朗便接过了白默的话。

    “什么时候你被老婆打到生活不能自理,也能有我这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