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97章 该死的严彪子

第1497章 该死的严彪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97章 该死的严彪子

    严邦这番不加掩饰的直白言语,听得温美娟一阵眩晕。

    三个女儿都是她十月怀胎千辛万苦生下来的,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每个女儿她都疼爱。

    可现在自己的小女儿被一个人渣给强X了不说,竟然还怀上了这个人渣的孩子……

    “三天之后,我会让豹头来提亲!你们就在家大胆的想个彩礼数儿,可别把你们的女儿买亏本了!”

    严邦的唇角冷生生的向上勾起,“如果你们的女儿再敢去搔扰封行朗……就别怪我不客气!”

    丢下这句阴狠的话,严邦便转身离开了夏家。

    因为他能从夏正阳夫妻的言行举止中判断出:夏以书应该真的不在夏家住着!要不然,一个怀有五个月身孕的夏以书,温美娟不可能发现不了!

    从温美娟那悲痛欲绝的模样来看,绝对不会是装的!

    那个恶心的女人竟然把自己给藏起来了?还做着想用肚子里孩子当筹码去要挟封行朗的美梦?

    真它妈敢想!

    严邦的法籍私人医生鲍里斯等在GK的地下停车场入口处。看到严邦之后,连忙将准备好的医药箱从车窗递送进来。

    严邦上来GK顶层刚出电梯,便看到两个孩子以奇特的姿态正玩耍着。

    原本直立行走的林诺小朋友,竟然趴在大理石地面上爬着;像是在跟严无恙小朋友比赛。

    已经七岁多的林诺,四肢爬行的协调能力显然没有才十一个月不到的严无恙好了,竟然被小东西占了上风,林诺小朋友自然是各种的不爽……

    只顾在大理石上爬着的林诺小朋友并没有在意有人出电梯,冷不丁看到一双大脚,抬头看到严邦时,还是挺难为情的。

    “大邦邦,你……你又回来了?我捡东西呢!”

    小家伙立刻从地面上爬起身来。

    而严无恙小朋友一看到自己的亲爹,又以为是跟他躲猫猫的,立刻调转爬行方向,径直朝干爹封行朗的总裁办公室快速的爬去。

    “诺小子,你亲爹呢?”

    严邦将林诺从地面上拎抱而起。

    “我亲爹在办公室里呢……”

    “就只顾办公,都不管你这个亲儿子了?”严邦哼声。

    “我亲爹被大白白抱着哭呢!肯定没法儿办公的!”

    “什么?你亲爹抱着白默在哭?”严邦紧声问。

    “不是啦……是大白白抱着我亲爹在哭!”小家伙强调一声。

    “白默抱着你亲爹在哭?白默他有什么好哭的啊?”

    “谁知道呢!大白白就是这么的脆弱,很给我们男人丢脸的!”

    走到门边的严邦,拎起爬在地面上正拍门的儿子严无恙;便一手抱着一个,一手拎着一个进来了。

    臂弯里还夹着一个便携式的医药箱。

    办公室里的画面,挺基情的。

    封行朗跟白默已经挪到更为宽松舒适的沙发上。

    不过这一回,白默哭得有点儿久了,像是赖上了封行朗,一直缠着他不让他办公。

    刚开始,封行朗还能好脾气好耐心的等白默哭泣宣泄;以为他哭够了,自然会开口跟他倾述;可这一回的白默,跟个哑巴似的,只是哼哭抽泣,不言亦不语!

    只在封行朗要把他给推开时,他才会嚎上那么一句:“你多关心我一会儿会死啊?!”

    “拜托,朗哥也不是很闲!我还要忙着给我儿子赚奶粉钱呢!劳你一边哭去行么!”

    任由封行朗什么劝说,白默像只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着他,就是不肯松手。

    封行朗的右手掌心在推了白默一两次之后,已经疼得够呛了;可白默还是紧紧的黏着他,像个长不大的巨婴一样!

    “默三儿,你小子嚎什么呢?”

    严邦不满的厉问一声。将两个孩子丢回了地毯上。

    “关你什么事儿?今天朗哥属于我!谁也别想跟我抢!”

    白默少有的顶撞严邦。听心情,他今天着实不太爽。

    还属于他?他排行老几啊!

    能动手,严邦一般都不会瞎唧唧!

    他直接上前来,将黏在封行朗身上的白默给扯开了。硬生生扯开的那种。

    “该死的严彪子,你弄疼老子了!”

    白默很想跟严邦打一架,但却力不从心。因为他只会挨打!这点儿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见白默终于被松开了亲爹的怀抱,林诺小朋友刚要奔过去,却被严无恙捷足先登了。

    三下五除二,小家伙便从地毯爬上沙发,再沙发上爬坐在了封行朗的怀里,然后在封行朗的怀中各种的拱来拱去。

    “臭小子,那个严彪子才是你亲爹……”

    虽说有些无可奈何,但封行朗还是将投怀送抱的严无恙小朋友体贴的圈抱在自己的怀里。

    “大白白,你为什么哭啊?跟我们讲讲呗!我们会帮助你的!”

    林诺小朋友这回到是挺大方的,并没有跟严无恙去争宠。想必是看在自己喂了小家伙酸柠檬片吃的份儿上,稍显那么点儿小愧疚。

    “不需要了!因为我已经……”

    白默活动了一下四肢,“因为我又满血复活了!”

    “……”众人皆无语。

    “邦哥,中午去你的御龙城,我要大吃大喝!”白默像换了张面具似的。

    这巨婴没毛病吧?跑过来抱着封行朗痛哭了一顿,然后又像个没事人一样要吃要喝?

    暴饮暴食?借酒消愁?

    “大邦邦,我也要……我也要!”林诺小朋友高举着自己的手。

    小家伙的动机十分的单纯:他真的只是想吃点儿好的,玩点儿新奇的。

    “朗……一起?”

    严邦问向蹙眉中的封行朗。

    其实这一问,完全是多余的。只要把他的宝贝疙瘩林诺小朋友骗去了,还怕他封行朗不乖乖的跟着?

    “朗,我先帮你把手掌心的伤处理一下!估计到晚上就能消肿祛瘀了!”

    严邦拎起医药箱朝封行朗的走近过去;迎上的却是封行朗锐利的制止目光。

    挨打这种家丑,能不外扬,还是不外扬的好!

    “大白白,你是不是被老老白打P股了啊?快让我瞧瞧!我亲爹被我妈咪打了手掌心都没哭呢!你也太脆弱了吧?”

    林诺小朋友只是小小的联想了一下……

    于是,白默瞬间就来劲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