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93章 记仇的女人很可怕

第1493章 记仇的女人很可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93章 记仇的女人很可怕

    “好,我这就去。”

    见严邦神情凶狠且怒意满满,Nina也没敢将怀里调皮的小无恙交给他这个亲爹,而是抱着小无恙走出办公室,交由了Wendy。

    等Nina风风火火走出秘书部时,才冷不丁的意识到:

    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严邦的奴了?竟然对他唯命是从?!

    Nina深呼吸再深呼吸……

    让她去调查封行朗究竟摸了谁的肚子,才惹得他老婆林雪落一顿打?还把手掌心都打出血了?

    天呢,人家夫妻之间的小吵怡情,他严邦竟然也要过问?

    对于蛮横不讲理,且又不知道收敛自己的严邦,Nina也是无可奈何的。

    自己答应都答应了,万一徒劳无功的回去办公室,又不知道这野蛮的男人要对她怎么耍横呢!

    而且那个蛮横的男人还给她限定了一个小时?

    总不能直接就去问封大总裁:您究竟摸了谁的肚子,才讨你老婆一顿打啊?

    估计封大总裁能直接把她从GK风投的顶层给丢下去!

    当然是不方便去问封大总裁的!

    以Nina的资深总控资历,对于这种突发的棘手事件,还是有一定处理能力的。

    不是说挨了总裁夫人的打么?那总裁夫人一定就是知情人之一啰。

    Nina走进茶水间,关好门之后,便将电话打给了总裁夫人林雪落。

    “雪落,你今天来公司吗?”

    “Nina姐……”雪落正赶去养殖场,“你找我有事?我今天上午可能去不了公司了,是富银那边的过桥贷款有进展需要办理吗?”

    不是说周一才会去商谈具体的流程么?怎么提前到周六了?

    听林雪落的口气,并没有任何的忧伤或是恼意啊?难道真的只是他们夫妻俩的小打怡情?

    “你在哪里呢?”

    “我现在赶去郊区的养殖场呢。想给我家诺诺和行朗多备点儿有机无公害的食材。”

    雪落热情的邀请,“Nina姐,要不今晚你跟无恙一起来封家吃个便饭呗!”

    “我说总裁夫人呢,你还是先说说我们亲爱的封大总裁那手掌心是怎么回事儿吧!我看着都心疼!”

    Nina并没有看过封行朗被打伤的手掌心,但她的说话方式却相当的艺术。

    并不是林雪落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职员能够分辨真伪的。

    “啊?Nina姐,你也知道了?”

    雪落瞄了一旁的安婶一眼,有意的压低声音。

    “这总裁大人究竟摸谁肚子了?”

    Nina进一步诱导着雪落,“犯得着您发那么大火儿,像打孩子一样打他呢?”

    “还能有谁……夏以书呗!”

    雪落突然寻思起什么来,“Nina姐,我正想跟你商量这事呢!夏以书都怀孕五个月了,可她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一直以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家行朗的……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呵,竟然是夏以书那个小贱妮子!她竟然还在作死呢!

    “我感觉我说与不说,都已经里外不是人了!我舅舅舅妈会恨我;说不定夏以书也会迁怒于我!还有行朗这边……毕竟是夏以书主动设计勾引他自食恶果了……”

    不等雪落说完,Nina就打断了她的话,“那你就什么都不要做!全当不知情好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会惹火上身的!”

    “……行!那Nina姐,我听你的!”

    原本千愁万绪的雪落,在Nina的提点之下,到是释然了不少。

    也就不用去纠结:究竟要不要告诉夏以书真相;或是通过舅舅夏正阳,去拐弯抹角的提醒她!

    要是夏以书真的生下了肚子里的孩子,希望她能当个好妈妈吧!

    只用了不到十分钟,Nina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严邦像个大爷一样搁着一双遒劲的长腿在她的办公桌上晃动着;

    一个粗旷又男人味十足的野性般成熟的男人!

    只是一眼,Nina便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加速狂跳:如果严邦用他有力的臂膀拥抱自己,用他那微带胡须的嘴巴亲吻自己……自己有没有可能直接晕死过去呢?!

    有时候吧,女人比男人还要带劲儿的色!

    “查到了?”

    严邦收起自己的劲腿,坐直上身追问。

    “查到了……”Nina顿住了,贪婪的盯看着严邦半敞开的胸肌。

    “是谁?”严邦厉声追问。

    “夏以书!而且还是怀孕了五个月的夏以书!她一直以为肚子里怀的是封大总裁的亲种!想好好的利用肚子里的筹码上位当封太太呢!再加上我们的封大总裁又是那么的惜爱新生命……所以夏以书就觉得自己快得逞了,便去挑衅林雪落!然后林雪落一怒之下,就打了无辜的封大总裁呗!”

    Nina故意说得这么添油加醋,让严邦的怒意上更添火焰。

    夏以书掐青无恙小胖腿的仇,她这个当妈的怎么可能不报呢!

    这其中的前因后果,即便Nina不用去求证,她也能推测出个大概。女人之间那点儿小心思,又怎么能逃得过她的法眼!而她只是不屑去玩而已。

    “这个林雪落也真够蠢的……”严邦低嘶一声。

    “这怎么能怪林雪落呢?自己的丈夫被别的女人设计了,又是下了药,又差点儿上了床的;现在还利用封大总裁惜爱小生命的软肋搞爱昧,林雪落能不生气吗?夏以书是她舅舅的女儿打不得,那还不能打打自家手贱的老公了?”

    Nina引导着严邦的怒火,将问题的矛盾点往夏以书身上去推。

    “她夏以书就算是天王老子的女儿,老子也能把她给好好的打上一顿!”

    严邦狠气的低嘶一声,便起身夺门而去。

    严无恙小朋友以为亲爹严邦在跟他躲猫猫,嗷嗷的欢叫着,往Wendy怀里直躲。

    严邦走近过来,只是撸了撸小家伙的脑袋,便又离开了。

    在严邦心目中,或许谁都比不上封行朗的重要性!即便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Nina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生生的笑意:夏以书,你自求多福吧!

    敢掐她儿子的小胖腿,简直就是自掘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