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86章 再谈爱就虚伪了

第1486章 再谈爱就虚伪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86章 再谈爱就虚伪了

    “怎么,你还听上瘾了?行行行,我现在就补嚎几声让你听个够!”

    “别别别,你嚎给我听不管用,我免疫!你还是嚎给你家封痞子听吧!只有他会把你宠成公主!”

    袁朵朵是打心眼里羡慕雪落的。相夫教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关键向来邪魅不羁的封行朗,还把她们母子宠成宝一样!真的是羡煞旁人。

    被袁朵朵挂断电话的雪落,只是微微呆滞了一下:自己这大姨妈……似乎,好像有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没来了?因为最近一年多也不太准,雪落便也懒得去记它!完全是一副来了就伺候,走了就欢快的随意态度。

    反正自己已经成了一只生不出蛋的母鸡了,它爱来不来!

    不来她正好懒得去伺候它呢!省钱又省事儿!

    “啊哈……”

    一阵困意袭来,雪落丢开了手机,钻进被子里便开始她的美容觉了。

    挂断雪落的电话,袁朵朵却是惆怅万千的。

    回到公主房看到两个正在睡午觉的女儿,她愣是挪不动离开的部分。

    水千浓守在两个孩子的身边,正翻看着一本时代杂志。全英文版的,她似乎看得还挺津津有味。

    一想到老爷子说他要辞退了水千浓,袁朵朵一颗善良的小心脏便开始于心不忍起来。

    “水老师,您来白家之前,还照顾过别的孩子吗?”

    袁朵朵依了过去,坐在水千浓身边的懒人沙发上。

    水千浓刚进白家的时候,袁朵朵是排斥的;从排斥到接受欣赏,再到排斥和敌意,这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似乎有那么点儿与生俱来的意味儿。也就成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典型!

    “在豆豆和芽芽之前,我大概照顾了五个孩子吧。”

    “五个孩子呢?他们都跟豆豆芽芽一般大吗?好不好带?闹不闹腾?”

    “有特别闹腾的,也有特别安静的,豆豆芽芽算是最乖巧的了!”

    “那你想他们吗?那五个孩子……”袁朵朵试探着问。

    “当然会想了,只是照顾的孩子越多,那种想念就越来越淡薄了。”

    水千浓回头看了看正安然睡着午觉的豆豆和芽芽,“豆豆和芽芽是我见过的最可爱最漂亮的一对双胞胎呢!”

    水千浓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真诚的宠爱,“真的很讨人喜欢!”

    袁朵朵抿了抿唇,努力的淡出一抹笑意来,“白默要是娶你了,那你就能当豆豆和芽芽的新妈咪了!其实把豆豆和芽芽交给你,我还是挺放心的呢!因为我看得出来:你对豆豆芽芽是真好!总比把豆豆和芽芽交给那些不知根知底的后妈放心多了!”

    这都是袁朵朵的心里话。因为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年青又多金的白默再娶妻再生子!

    白默娶了疼爱豆豆和芽芽的水千浓,正要比娶了别的女人强太多!万一真是传说中的恶毒后妈,那就有得她袁朵朵哭鼻子的了!

    水千浓看着黯然神伤中的袁朵朵,微微的轻叹一声。

    似乎有什么心思,但还是选择了不去跟袁朵朵坦诚相待。

    “对了袁女士,你跟白先生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袁女士……这称呼……听着还真有些……不好受!

    “典型的王子与灰姑娘的童话故事!”

    袁朵朵干干的苦笑了一下,“不过呢,王子不是爱上灰姑娘的,而是被人逼迫着不得不娶灰姑娘的!”

    “是白老爷子么?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哦!”

    “那是……谁让我给他唯一的爱孙生下了两个可爱又漂亮的女儿呢!”

    袁朵朵有那么点儿自嘲的意味儿。也觉得白老爷子之所以喜欢她,也缘于此!

    水千浓淡淡一笑,没接话。

    “水老师,您还没有告诉我:你想不想嫁给白默呢?”

    见水千浓不说话,袁朵朵有那么点儿不甘心的追问。

    水千浓看向袁朵朵,很认真的说道:“要是白先生是真心爱我的,我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看到袁朵朵那黯然失色的脸庞,水千浓用杂志掩面一笑,“逗你的了!谁都看得出来:白先生说要娶我,只不过是因为想给他的两个女儿找个保姆罢了!”

    “……”袁朵朵尴尬的吞咽了一下。

    “瞧把你给紧张的……看得出,你还爱着白先生吧?”水千浓微笑着问。

    “没……都离婚了,再谈爱就虚伪了!”

    袁朵朵捏了捏自己有些僵化的脸颊,“我觉得吧:你比我更适合当白默的妻子!因为你很懂他!而他对你也很赏识。”

    “袁女士,您真的多想了。我的职责,就是照顾好豆豆和芽芽!引导她们做好入学前的准备!”

    水千浓并没有跟袁朵朵深聊。她只是坚守着一个早教老师该守的本职工作。

    “真的辛苦你了水老师!我想豆豆和芽芽也不会忘记你的!”

    袁朵朵没有跟水千浓提及白老爷子要辞退她的事。一来于心不忍;二来,以自己现在尴尬的身份,也不方便跟水千浓说的。还是留着让白老爷子亲自跟她说吧!

    ……

    下午四点半,封林诺小朋友就被巴颂接回了封家。

    看到冷清清的客厅,小家伙的小嘴巴嘟得高高的:那个烦人的鼻涕虫怎么还没回来的啊?

    “诺诺,饿了吧?安奶奶给你现做的流沙包,你尝尝吧?”

    安奶奶拿来的拖鞋小家伙也没换,蹬去脚上的运动鞋,便穿着袜子踩上了地板。

    “不饿啦!安奶奶您不要老是这么累着自己的!封团子太没良心了,你对她那么好,她都不想你的!”

    小家伙一边借机埋怨,一边爬上了沙发,开始拨打大伯封立昕的手机。

    “诺诺,放学了?”

    以申城和鲁昂的时差,这个时间点刚好是小家伙放学的时候。

    “大伯,你究竟有没有搞定老莫啊?”

    “还欠那么一点点的火候了……”

    “大伯,你这办事效率也太差了吧!”小家伙不满的埋怨一声。

    “差是差了点儿……但大伯相信:精诚所至,才能金石为开!”

    “那还要开多久啊?大伯你究竟行不行呢?封团子还要上学的……你们赶紧回来吧!家里什么都乱糟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