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83章 亏心事

第1483章 亏心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83章 亏心事

    封行朗赶到御龙城时,简局还没到。

    从小小的简队到简局,再到公安厅副厅长,这一路的青云直上,封行朗跟严邦自然是功不可没。

    豹头等在生活区的门口接驾。

    “二爷,您来了……”

    “简厅长来了没有?”封行朗问。

    “还没……估计也快到了!”豹头走在身侧替封行朗开了门。

    “你主子呢?”

    奢华的包间里,并没有严邦的身影。

    “邦哥在厨房呢!说是要亲自给您做一道拿手好菜!”

    “……”又犯病了?

    封行朗唇角微抽,“你主子没毛病吧?他做的东西能下口么?”

    “一片心意嘛!听说这道嫩牛柳,邦哥练手了不下上百遍了,味道铁定赞!”

    封行朗静静的观察着豹头的一言一行,良久才淡声问上一句。

    “豹头,你有女朋友吗?或是想要结婚的女人!”

    封行朗这突兀的一问,到是把豹头给问愣住了。

    “女朋友?嘿嘿,我夜夜当新郎……还要什么女朋友啊!”

    豹头觉得女朋友这个词,跟他完全不相干。他会需要什么女朋友吗?

    封行朗微微蹙眉,“该不会你已经把这御龙城的所有公主们都睡了个遍吧?”

    豹头朝门外斜了一眼,“朗哥,最近有几个原装的,还没开封过……你要不要试试?都经过妈咪调一教好的!够劲够味儿,保准您能舒服满意!”

    “你还是留着自己享受吧!朗哥有专宠的!”

    封行朗赏了豹头一记冷眼:像他这种社会败类,实在不太适合有妻有女!想来这有女儿的事,也不便告诉他了!

    “朗哥……真上岸了?”豹头凑过来问。

    封行朗横眼睨来,“去看看简厅长来了没有?”

    “好咧,我这就盯着去!”

    豹头离开之后,封行朗随即又给妻子雪落打去电话。这已经是他这两三个小时里第三次打回电话了。

    “行朗,见到简厅长了没?”

    “还没……诺诺呢?你们吃晚了没有?”

    “正准备吃呢!你回来吃吗?有你爱吃的东坡肉和嫩牛柳哦!”

    “不了,你跟诺诺吃吧!这个简厅长,是时候约约了!”

    “那好吧,我们开吃了哦。”

    雪落今天的心情还不错。富银此行,又让她斗志昂扬了起来。

    “诺诺呢?让他接个电话!”

    “干嘛啊?你今天的父爱怎么这么泛滥呢!”雪落争宠似的嘟囔一声。

    “我哪天父爱不是满满当当的啊?”

    封行朗悠哼一声,“对了,巴颂呢?”

    “听你的话,在门口守着呢!”雪落随口又问,“行朗,你这几天干嘛这么紧张兮兮的啊?”

    “老莫不在家,家里没有个管事的人,我还真不太放心!”

    封行朗找了个还算可信的借口作答着雪落的疑问。

    “是啊,老莫什么时候才回来啊?行朗,要不你催催呗!”

    “我催不太合适……解铃还须系铃人,老莫还得靠我哥催劝才能治标又治本!”

    “这到是真的……”

    雪落喃了一声,随后侧过头朝一旁玩耍中的小家伙唤了一声,“诺诺,过来!你亲爹的电话!”

    “亲爹干嘛啊?今天老打电话……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老婆孩子的亏心事了?”

    小家伙这邪邪的小模样,多多少少真传了他那邪气的亲爹。

    “说什么呢臭小子……亲爹关心你还嫌烦了?”

    冷不丁潜在的危险,让封行朗似乎那么点儿关心则乱了。

    “亲爹,你去御龙城吃好吃的,干嘛不带上老婆孩子啊?吃独食的混蛋亲爹,亲儿子和亲老婆都不要喜欢你了!”小家伙不满的直嘟哝。

    “亲爹要谈生意呢。不方便把你跟妈咪带上的……”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乖乖的跟妈咪在家吃饭饭,等着亲爹回来。”

    “知道了亲爹!改天让大邦邦的厨子准备一大桌的好吃的等着我跟妈咪!”

    “行,亲爹会跟大邦邦说的。”

    封行朗挂了电话,才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条劲实的手臂揽着。

    “诺小子要跟我说什么呢?”

    严邦一身烟灰色的羊绒衫,看起来神采奕奕的。

    封行朗浅眸斜了严邦一眼,“简大头怎么还没来?跟我们端架子呢?”

    “估计他还没那么大的胆子!八成是堵在路上了!”

    严邦一边应答,一边抬手按了一下墙上的按钮,“把封二爷的松茸汤送到包间来!”

    “从日本刚刚空运过来的新鲜松茸和5A牛肉,你先暖个胃!”

    等一碗鲜美的松茸养生汤喝了差不多有见底时,简厅长才匆匆忙忙的赶到。

    其实简厅长的晚到,是严邦故意安排的。难得的机会跟封行朗能独处一会儿,严邦自然不会错过。

    “简厅长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呢!”

    封行朗刚要起身相迎,却被严邦给按住了。

    “简厅长这架子够大的啊……可让我们好等呢!”

    “严总这话就见外了,简厅长位高权重,能赏脸过来赴宴,那是我们的荣幸!”

    封行朗跟严邦两人配合得还是相当默契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奚落着晚到的简厅长。

    “严总,封总,你们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呢!”

    简厅长是真不敢。因为他的仕途跟严邦和封行朗息息相关。

    “不敢最好!”

    严邦低厉一声,“这要是真敢了,那话就说多了!”

    “最近申城还太平吧?”

    等简厅长坐下之后,封行朗才悠声问道。

    这一问,还是稍显突兀的。

    简厅长也是微微一怔,试探着反问:“封总,您这是想申城太平呢?还是不想申城太平呢?”

    封行朗肃然应声,“封某可是一等良民,当然是希望申城太平了!”

    “封总,该不会是申城又要起风了吧?”

    简厅长也是一路摸爬滚打上来的,自然能听懂封行朗的言外之意。

    封行朗微垂着眼帘,算是默认了。

    “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也只能指望简厅长的庇佑了。这加强警力的经费,像严总这样的纳税大户自然是义不容辞!”

    “封总客气了!”

    简厅长堆起恭谦的笑意,“保一方平安,也是简某分内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