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79章 我又不是神……

第1479章 我又不是神……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79章 我又不是神……

    “于是就想让你留在鲁昂陪严邦一起愉快的玩耍几天,我顺便替你把他给解决了……却没想那个迭戈-塞雷斯托并没有尾随你亲爹来申城,在中途就改了行踪,消失了!”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很耐心的听丛刚陈述完。

    “你对这一切如此的了如指掌……那你又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呢?”

    封行朗是个睿智且精诡的男人。从丛刚描述的这一切来看,既然他不是个参与者,也会是个举足轻重的知情者。

    “这个……你无需知道!知道了也只会徒增烦恼!”

    丛刚淡然一声,神情依旧淡定。似乎考虑到封行朗会有这样的疑问。

    “你觉得我徒增的烦恼还少吗?”

    封行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行,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就说说我该怎么办吧!坐以待毙?还是先下手为强?”

    丛刚轻蠕了一下唇角,微微犹豫了一两秒,“河屯去日本找的山口组帮手里,有我的人。”

    “你它妈什么时候跟山口组混上了?”封行朗惊声厉问。

    “混口饭吃!给他们当了几个月的教练!”

    “我X!”

    要不是封行朗此时的心情不太明媚,估计他能不断句的谩骂上丛刚个把小时。

    “那河屯知道迭戈-塞雷斯托本人还活着么?”封行朗追问着正题。

    “肯定不知道!不然,他也不会贸然绕行来申城看他亲儿子和亲孙子了!”

    丛刚还是懂河屯的。以河屯的秉性,如果知道身后有尾随,肯定会就地解决,绝对不会将隐患带到申城来。更何况申城还有他的宝贝儿子和孙子!

    封行朗浅勾起菲薄的唇,“我跟那个叫迭戈-塞雷斯托的并不熟……这茫茫人海,他也不一定非要来找我吧?!”

    “那你猜猜迭戈-塞雷斯托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丛刚看向封行朗,淡淡道:“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知道河屯也有儿子!而且还是唯一的儿子!这个儿子应该就在申城的某个地方住着!而且这个儿子又生了一个孙子……”

    “闭嘴!”

    封行朗低厉一声,叫停了丛刚诡异惊悚的推断。

    “你既然知道迭戈-塞雷斯托本人还活着,为什么不索性赶尽杀绝?!”

    暴怒过头的封行朗,开始了他的蛮不讲理的责怪,“现在才跑来告诉我这些,你是想看我怎么死么?”

    丛刚微敛起眉宇静看着有些不可理喻的封行朗,淡淡的垂了垂眼睑。

    “封行朗,我也不是神……我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能预料到的!”

    丛刚满带诚恳的解释,这才让封行朗下了火。

    封行朗扫了一眼被无辜训斥的丛刚,哑声嘶喃了一声,“抱歉……最近有点儿上火!”

    “怕了?”

    良久,丛刚才开口淡问。

    “怕个P!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封行朗嗤声冷哼,“申城可是我封行朗的地盘儿,不是他一个军混说撒野就撒野的!”

    “听说这个迭戈-塞雷斯托不但是个军混,而且还涉及黑帮和制毒,专做亚洲的线路!跟亚洲地区的帮派混得很熟……就担心他裙带关系多。”

    丛刚暂顿了一下,“塞雷斯托的报复心很强,就因为邢二一不小心动了他的奶酪,就把邢二置于死地了!要知道当时邢二在墨西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封行朗看向丛刚,“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带着老婆孩子躲远点儿?”

    “我推测塞雷斯托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不然他也不会在尾随河屯时自行消失的!我感觉他应该是酝酿筹划去了!”

    丛刚若有所思,“我记得两年前……也就是诺小子五岁左右的时候,河屯好像弄了一个轰动了大半个申城的认亲晚宴,请了社会各界的名流……就是认你儿子做义子的那次!”

    “你是想说……那个军混应该知道了河屯有一个十分疼爱的义子,叫邢十五?”

    “对!塞雷斯托肯定会选河屯的最疼点下手!或许塞雷斯托暂时还不知道有你这个亲儿子的存在,但邢十五这个最受宠爱的义子……怕是跑不掉的!”

    封行朗静默了几秒,深深的看向丛刚,“你怎么对这个塞雷斯托如此的了解?”

    “你又想徒增烦恼了?”丛刚涩意的干笑,“还是在怀疑我?”

    “你连命都是我的!我还用得着怀疑你么?”

    封行朗直视着丛刚的眼底,沙哑着声音低嘶,“即便我封行朗会死,你也必须拦在我前面先死!”

    “……”

    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摊上了封行朗这么个霸道又自私的主儿!

    丛刚低垂下眼眸,“我曾经跟塞雷斯托有过合作。”

    “合作?是什么样的合作?”封行朗紧声问。

    “想合伙干掉你亲爹河屯!”

    丛刚这一回跟封行朗摊的底牌着实够多,“失手了!我被塞雷斯托给耍了!”

    “怎么,你也有失手的时候?”封行朗蔑视的微哼。

    “是我明知道他会耍我,可我却不得不将计就计的去灭河屯!”

    丛刚迎上封行朗的目光,神情有些凝重。

    “行了,你过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老子没兴趣知道!”

    封行朗低声呵斥住了丛刚。他知道丛刚也不太愿意去追忆过去。

    “就说说你准备怎么保我吧!对了,还有我老婆孩子!”

    丛刚淡淡的睨了霸道的封行朗一眼,悠声淡出一句欠揍的话:

    “你不是还有严邦吗!他可是号称申城的地头蛇!有他在,足够保证你一家三口的安全了!”

    “我明白了,你是来向我邀功的?”

    封行朗上扬着唇角,幽幽的冷哼,“还是想看看我如何低姿态的求你?”

    “你想多了……”

    丛刚缓缓的站起身来,“只是友情提醒你而已!毕竟我舍不得辜负封林诺小朋友送我的那盆兰花!他是个好孩子!要比他亲爹重情重义多了!”

    “老子当初要不救你……你觉得你它妈还有这闲功夫跟我瞎磨叽?!”

    封行朗跟着站起身来,“守好我家诺诺!他要是掉了一根头发,我会拔光你身上所有的毛!”

    “那也得先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