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78章 封总您健身呢?

第1478章 封总您健身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78章 封总您健身呢?

    封行朗本能的想侧头去看,一抹阴影便朝他袭击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速度之快,让封行朗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连看都没看清黑影的脸,便被袭来的黑影死死的按压在了对面的墙壁上,还反剪住了一条手臂压在了背脊处,动弹不得。

    再帅的脸,也会被墙壁挤压到扭曲变形。

    “丛刚,你它妈放开我!”

    封行朗满染着怒意低嘶着,那张被压到扭曲的俊脸上,因奋力挣脫而涨红。

    钳制着封行朗的黑影瞬间一顿,随之便松开了对封行朗的禁锢,同时将自身跃开到一米开外的安全距离。

    “这也能被你认出来?”丛刚略带疑惑的喃了一声。

    因为他可以肯定:在袭击封行朗的整个过程中,封行朗并没有机会看清他的脸。

    封行朗活动了一下被反剪的手臂,疼得他倒吸一口寒气。

    “封行朗,就你这身手,要真遇上杀手,你怕是连下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丛刚微哼一声。

    只是一个试探,就成功的将封行朗给压制住了;要是真起了想杀他灭口的心,怕是他封行朗此时此刻已经是个尸体了!

    封行朗压制着心头的怒火,上上下下打量着作死袭击自己的丛刚:状态不错,甚至还带上了少许戏虐别人的意味儿!身手就不说了……应该恢复了至少十之八九。

    “鲁昂……也是你装神弄鬼的?”封行朗厉问一声。

    说实在的,活在恐惧中的日子,并不好受。

    或许他封行朗自身并不怕,但他不得不顾及到自己的妻儿。

    “你先说说,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丛刚不答反问。言语中似乎透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小亢奋。

    封行朗赏了丛刚一记冷眼,“半米之内我都认不出你来……你还真看得起我!”

    即便封行朗这么说了,丛刚还是疑惑的:难道封行朗在嗅觉方面有过人的天赋?

    肯定不是!但他究竟是怎么认出自己来的,还有待考验!

    又或者,他只不过是瞎猫碰上个死耗子,瞎猜的而已!

    “你跟踪我去鲁昂了?” 封行朗又是一声厉问。

    “你觉得我有那么闲吗?”丛刚浅应。

    “我觉得你不但闲,而且还闲得蛋疼!还派人掳走诺诺来逗我玩?很好玩是么?”

    封行朗突然就挥拳朝丛刚砸了过去;没想到封行朗会耍这种攻其不备的下三滥手段,丛刚的反应虽说慢了半拍,但还是成功的避让开来。

    两声提醒式的叩门声之后,Nina便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大总裁摆了个相当威猛的pose。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就只有封大总裁一个人。而且还是摆着威猛Pose的封大总裁!

    “封总……您……健身呢?”

    Nina实在想不出大总裁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做出这个威猛的姿势,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自恋?

    即便是大总裁真的在自恋,她也不方便拆穿。

    封行朗下意识的环看了一下四周:那个狗东西闪这么快?该不会是直接从这GK大厦跳下去了吧!

    “嗯,健身!”封行朗又做了几个补充动作,“什么事?”

    “今天上午您有个企划部的部门会议。”

    “你先去主持。我一个小时后到!”

    “好的封总。”

    Nina一边应好,却一边扫描着办公室。刚刚,她隐隐约约好像听到大总裁有跟什么人在说话。难道是金屋藏娇,不方便让她看到?

    一个小时后?就封大总裁那如狼似虎的胃口,想必该办的事,应该都能办好了!

    等Nina出去之后,封行朗等上了一分多钟,还没见丛刚闪身出来。

    该不会真的跳下楼摔死那个狗东西了吧?封行朗本能的走到落地窗前查看……

    “找我呢?”一声冷幽的话从封行朗的身后飘了过来。

    封行朗回头斜了丛刚一眼,感兴趣的扬声问:“藏哪儿的?”

    “你猜!”

    丛刚的模样看起来挺……欠揍的。若即若离似的冷漠,却又隐匿着让人想去一探究竟的诱惑。

    封行朗白了丛刚一眼,“故意想让我过那种惶惶不安的日子?”

    “好意提醒你……不领情?”丛刚转过身去,“算了,那你自求多福!”

    “站住!丛刚,你它妈话说一半的臭毛病跟谁学的?”

    封行朗看得出来:丛刚大费周章的等在他的办公室里,肯定是有事。而且还是不小的大事!

    “想听?”

    丛刚顿住了脚步。或许他也不想就这么遗憾的离开。

    “洗耳恭听。”

    封行朗在大班椅内坐下,摆出一副很有耐心的模样来。

    “你亲爹为了给邢二他们报仇,杀了人家一家13口。听说连抱奶瓶的外孙都没放过!”

    封行朗剑眉微蹙,“这跟我有关系吗?”

    “跟你是没太大的关系……但谁是河屯的儿子,那谁就会倒大霉了!”

    “你什么意思?”封行朗紧声问。

    “迭戈-塞雷斯托,人家可是墨西哥东部赫赫有名的一方军混。好不容易做个寿,却被你亲爹给一锅端了!一家14口,几乎被灭了门!”

    封行朗静静的聆听着。似乎听出了点儿什么。

    “你说那个迭戈-塞雷斯托,一家14口,被河屯灭了13口……剩下的那个呢?”

    丛刚露出一丝赞赏式的轻浅笑意,“封大总裁果然够机智,还知道14减13等于一条活口呢!”

    “你是想说,那个死里逃生的活口,想来找我报仇?”封行朗紧声追问。

    “猜猜那唯一的活口是谁?”

    丛刚收敛起刚毅脸庞上似有似无的笑意。

    “该不会是……迭戈-塞雷斯托本人吧?”封行朗随口应道。

    “猜对了!就是迭戈-塞雷斯托本人!死的只是他的替身!跟你亲爹玩了一出金蝉脱壳!”

    封行朗的面容一下子冷凝了,“他不是该找河屯去报仇么?”

    “我也是这么想的!”丛刚悠悠一声,“关键那个迭戈-塞雷斯托并不这么想!”

    “那他想干什么?”封行朗低沉的问。

    “原本我以为他会尾随你亲爹河屯一起来申城有仇报仇、有冤伸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