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76章 必须是真爱!

第1476章 必须是真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76章 必须是真爱!

    目送着儿子林诺欢天喜地的坐上防暴车离开,雪落长长的叹息一声。

    好似这生活怎么平静不了一样!真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本以为小东西被他亲爹从鲁昂捞回来之后,就能在自责和被责之下乖乖的去上学;现在到好,又让他亲爷爷河屯给带出疯玩了……而且雪落还拒绝不了!

    拿起手机准备给丈夫封行朗打个‘告状’电话的,可雪落却又慢慢的放下了手机。

    亲爷爷把亲孙子带去玩上一天半天的,也无可厚非;自己要是打了这通‘告状’电话,那岂不是又要让河屯跟丈夫封行朗父子针锋相对了?!

    而且河屯都已经是个残疾的老者了,雪落着实不忍拒绝。

    看来这电话是不打比打要好!等丈夫晚上回来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可懂事的雪落不打这通电话,尽职的巴颂却非打不可。因为他可承受不起弄丢封家小少爷的责任。

    等防暴车驶离之后,他才又拨通封行朗的电话。

    “封总,您父亲把您儿子给带走玩耍去了,说是明天一早给送回来。那个……我拦了,但没能拦得住!关键是怕误伤了小少爷和太太!”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巴颂跟在封行朗身边久了,也耳濡目染了封行朗的一些诙谐之气。

    “没用的东西!”

    封行朗低嘶一声后,又紧声问,“那太太呢?”

    巴颂朝客厅里瞄了一眼,“太太打着哈欠,好像又上楼睡觉去了……”

    “叫安婶把早餐送上楼去,让太太吃完早点再睡。你守着太太。”

    “哦……好。”

    还没等巴颂说完,手机那头便传出了被挂断的嘟嘟声。

    啊?这就完了?就只关心了自己老婆的早餐,连亲儿子都不管了么?

    想想也是:这孙子跟爷爷出去玩耍,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这主子们都不急,他一个小卒就更犯不着急了!

    封行朗等了一整天,都没等到妻子跟他‘告状’的电话。

    这儿子被别人给带走了,她竟然也能如此的淡定?

    也真够心大的!

    当然,那也得看带走小家伙的人是谁了!

    因为在雪落看来,小家伙跟河屯离开,要比跟着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妈咪安全多了。

    封行朗晚归的时候,雪落才轻描淡写一句:“你亲儿子跟他爷爷出去玩了……说是明天一早给送回来!”

    白天在家睡饱觉的女人,这一刻到是神采奕奕的。正在平板电脑上翻看一本《聪明的投资者》。

    发现男人久立在自己身侧不坑声,雪落才下意识的抬头来看。

    男人的俊脸透着疲惫,还有一丝的不满情绪。

    “怎么了?”雪落有点儿明知故问。

    “河屯带走诺诺的时候,你拒绝了没有?”男人淡声问。

    拒绝了,还是没拒绝啊?!

    雪落迅速的逻辑着能让男人平息怒火的话:

    “我内心是拒绝的……但你爸好不容易来申城一次,想他孙子了,也是人之常情嘛!”

    她知道男人为什么生气,为什么冷着一张脸。

    “你的意思,就是没拒绝了?”封行朗又问一声。

    “也不全是……关键我也拒绝不了啊!你知道河屯向来都是凶巴巴的……你让我拒绝他,这不是为难我嘛!”雪落嘟囔一声。

    “那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封行朗质问。

    “担心你跟你亲爹吵起来呗!”雪落软软的看着男人那张生气的俊脸。

    见女人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封行朗便收敛起后面训斥的话。

    “行了,给亲夫去放洗澡水……今晚殷勤点儿。”

    小家伙不在家,或许唯一的好处就是:自己能无所顾忌的霸占这个女人了。

    “是,封大官人!小女子这就伺候大官人沐浴更衣!”

    雪落立刻爬下了床,像逃过一劫似的奔去浴室给男人放洗澡水。

    ……

    一阵密集的深吻,让雪落有种呼吸不畅的难受感。

    她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男人却一片热情正浓。

    “行,行朗……我……我难受……”

    其实也不是难受,确切的说,雪落并不想跟男人进行这最后一步的升华。抱抱亲亲,也就足够了。

    “嗯,一会儿就让你舒服。”男人的声音已经是情韵满满。

    “啊……不好了,我……我好像要来……要来大姨妈了!”

    这个借口,全世界女同胞通用。而且屡试不爽。

    男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之便伸手来探:并没有发现该有的东西。

    但无论是真是假,都能反馈出一点儿:女人并不想跟他进一步的亲密无间。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也只是草草了事。

    雪落紧紧的拥抱着微带薄汗的男人,细细碎碎亲着他的喉结。

    “行朗,养殖场已经步入正轨了,我想再找一个项目做……你给我推荐一个呗!嗯……就推荐那种来钱快的,稳赚不赔的。”

    雪落还是相当自我感觉良好的。因为养殖场很快就能赢利了。殊不知,这些赢利,都建立在封行朗现有的人脉基础之上的。单凭她林雪落的一己之力,怕是连个门道都摸不清吧!

    雪落也想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亦想努力的工作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也许是觉得GK风投那些赢利的项目来钱太过容易,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儿急功近利了。

    没能完全尽兴的封行朗,在这种时候根本没心情跟女人聊这种工作的事;他只是哼应着,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答。

    “不高兴了?”

    雪落轻触着男人的唇,“爱妻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嘛……等爱妻身体舒服了,跟亲夫大人补战三百回合还不行吗?”

    “雪落……你是不是不爱亲夫了?还是腻了跟亲夫的亲热?”

    男人是故意的。即便不能酣畅淋漓,跟女人索要点儿小亲小抚,也怡然自得。

    “没有……行朗,我真有点儿不舒服……不太想那个……你别生气嘛!”

    “可我就是觉得,你没以前那么爱我了!”

    男人抬起雪落的下巴,让她直视他欲求而不满的俊颜。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雪落努力的表现着自己如何的深爱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