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75章 关键打不过啊!

第1475章 关键打不过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75章 关键打不过啊!

    夜已深。

    封行朗温情着目光看着大床上相拥在一起酣然入梦的妻儿。

    许是离开妈咪四五天了,小家伙格外的黏腻妈咪的怀抱。

    虽说困倦,但封行朗却睡意全无。

    替妻儿掖好蚕丝被,封行朗便起身走出了卧室。

    从隔壁别墅里,封行朗叫起了正准备休息的巴颂。

    “去主别墅客厅守着!我去一趟启北山城。”

    “现在?”巴颂看了一下时间,“这都快十二点了。”

    “你主子最近在哪里逍遥呢?”封行朗淡声问。

    如果真有什么黑衣人存在,从言行推测,封行朗首先联想到的便是故弄玄虚的丛刚了。

    “去给邢二守孝了啊。不是跟您说过么。”

    巴颂是真不清楚主子丛刚的去向;丛刚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是能让他一个三四线的小卒子知道了就奇了怪了。所以丛刚说他去给邢二守孝了,巴颂便是信的。

    “他这么有孝心呢?还真看不出来!”

    封行朗又叮嘱了巴颂几句后,才转身离开。

    夜深的盘山山路,一路静谧得让人感觉窒息。偶尔的几声鸟鸣兽叫,让人背脊发凉。

    整个新修建却又似故意做旧处理的复古别墅,在深夜里更显狰狞和诡异。

    笼罩在暗夜之中,一片漆黑无声。

    不清楚丛刚在不在别墅里,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丛刚知道自己来过就行了。

    封行朗点上一支烟,猩红的火点在深夜中格外的引人注目。

    随后,又是几声呛到烟气的轻咳!

    直到依在车身上的封行朗将一支烟抽完之后,这幢复古别墅还是一片死气沉沉。

    想来,丛刚应该真的不在!

    又抬头瞄了这幢复古别墅一眼,封行朗才钻进雷克萨斯里准备离开。

    想在这山腰上重新翻修这幢民国时期的别墅并不容易。也不知道丛刚是用什么手段办好了那些复杂的手续和文件。总觉得这丛刚并没有想像中那么低能。

    当然,这个‘低能’,说的是丛刚为人处世方面的低能!在其它方面,他到是挺能故弄玄虚的!

    奉命逗他玩?看来,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并不是丛刚本人!

    但丛刚的人又怎么出现在鲁昂呢?难道是尾随自己过去的?还是更早一步,尾随儿子跟严邦他们一起过去的?

    可目的又是什么呢?总不会是为了绑架他儿子,只为带给他封行朗一句话吧?!

    可封行朗回到申城也有十几个小时了,并没有感觉到身边会有什么潜伏的危险!

    难道是自己太过神经质了?

    别人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自己竟然就相信了,而且还一直的疑神疑鬼中!

    又或者,某人只是单纯的为了逗自己玩?时刻保持该有的警惕性?

    狗东西,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戏弄自己一下,他也真够闲得蛋疼的!

    带着愠怒,雷克萨斯从盘山山路一路呼啸而下!

    ……

    昨夜晚睡的封行朗,今日却早起了。

    封行朗离开封家的时候,雪落和儿子依旧酣睡着。虽说想左拥右抱,但GK那边的工作,已经堆积上好几天了。

    用Nina的话说,她一个当小员工的,却操着当大总裁的心!

    离家时还带着困意,封行朗便让司机小胡开的车。他也能在车里继续小眯一会儿。

    封行朗离开不到半个小时,两辆霸气的防暴车便横停在了封家的别墅院落前。

    从车里下来两个人:一个是二十不出头的小鲜男;一个是残了一条手臂的魁梧男人。

    “十五……十五!”

    那中气浑厚的叫喊声,震颤着整个别墅。

    河屯一边嚷喊着,一边健步朝别墅客厅走来。

    封行朗刚到GK风投,便接到了巴颂打来的电话。

    “一个野蛮人想见您儿子,让还是不让?”

    “野蛮人?谁?”封行朗紧声厉问。

    “是你亲爹!”

    巴颂故意拐弯抹角的说得这么欠揍。

    “河屯?他怎么来申城了?就他一个人吗?”

    “肯定不止他一个!两辆防暴车……目测有五六个人!”

    看不清防暴车里的动静,巴颂也只是估测,“封总,是让见还是不让见呢?”

    “不让!把他们轰走!”

    丢下这句带戾的话后,封行朗便挂断了电话。

    “……”巴颂怔愣在原地。

    把他们轰走?说得到轻巧,就他一个人,轰得走河屯这一大帮的人么?

    关键是打不过啊!

    “十五……十五……义父来看你了!”

    然而,河屯只是不屑的斜了巴颂一眼,脚下的步伐连顿都没有要顿一下的意思。一副我来看我孙子,量你也不敢拦的狠厉模样。

    “好像是我义父……”

    睡眼朦胧的小家伙其实是被十六的吠叫声给吵醒的。

    雪落也听到了真是河屯的声音。他怎么一早来申城了呢?

    “义父……义父……”

    小家伙一蹦而起,穿着小睡衣,光着小脚丫便兴冲冲的朝楼下奔去。

    “十五……”

    光着脚的小家伙被河屯单臂抱起,各种的蹭,各种的亲。

    “小东西,你都想死义父了……”

    河屯宠爱的低声嘶喃,“为了能活着回来见到你个小东西,义父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

    河屯身上有一些处理过的新伤口,应该是沐浴更衣过了,看起来还好。

    “那是必须的!谁让十五是义父最最爱的义子,也是最最爱的爱孙呢!”

    小家伙紧紧的缠抱着河屯的颈脖,各种的卖乖,享不尽的宠爱!

    刚要下楼的雪落,感觉自己穿着睡衣见河屯,似乎不太适合,便又折回房间换了一套居家的衣服。

    雪落下楼时,便看到儿子林诺腻歪在河屯的怀里,爷孙二人头碰头的亲昵着。

    “爸,您来了……”

    还是雪落的嘴够甜。一声‘爸’听得河屯格外的舒坦。

    “雪落,你跟阿朗最近还好吗?”河屯问。

    “我们都挺好的。行朗应该刚上班去了,要打个电话让他回来一下吗?”

    “不用了!我带十五出去玩一天,明天就送他回来!”

    “……”

    啊?又要把小东西带出去疯玩呢?这孩子还要不要上学了啊?!

    可雪落却敢怒而不敢言,“好的……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