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29章 抽象的爱情

第1429章 抽象的爱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29章 抽象的爱情

    “砰”的一声,袁朵朵再次关上了防盗门。

    挥举着支票的白默差点儿被门板砸到他高挺的鼻梁。

    “袁朵朵,你它丫的发什么精神病呢?还好豆豆和芽芽没跟着你这个神经质的妈,要不然两个女儿得受多大的罪啊!”

    白默一边抚着自己的鼻梁,一边不停的埋怨着袁朵朵。

    “白默,你再扰民,我就要报警了!”

    隔着门,传来袁朵朵怼来的声音。

    “你还报警?你遗弃了豆豆和芽芽,我才要报警呢!”

    讲真,白默这呕气的话,还真不像一个三十而立的男人能说出来的话。

    这三十年,他几乎在白老爷子的溺爱中长大。而从小失去父母,并没有让他变得坚强刚毅,在白老爷子过度关爱的羽翼下,反而变得更加的自私任性,我行我素。

    白默很少会替你去着想。一般情况下,他都只是凭他自己的喜好肆意横行。

    而袁朵朵却是个坚韧自卑的女人,在自私又自大的白默面前,也就越发的卑微。

    跟白默的离婚,其实只是时间的问题。

    因为婚姻是需要经营的。而他们两个恰好都没有经营婚姻的经验和底气。

    为了能给豆豆和芽芽一个完整的家,袁朵朵一直忍气吞声到现在;只要白默不闹腾她,不嫌弃她,她或许可以一直留在白家陪伴着两个女儿成长。

    至于爱情,袁朵朵还能明确心中的爱。她知道自己对白默是有爱的;

    可白默就有那么点儿没头没脑了:

    因为爱情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抽象了。

    如果要说爱,他只能肯定自己是爱女儿豆豆和芽芽的!

    而且还是那种泛滥的爱!

    一味的宠着两个女儿,护着两个女儿,霸占着两个女儿,给两个女儿富足的生活!

    对于白老爷子,或许他是能叱诧商场的风云人物;但对于唯一孙子白默的教育,无疑就失败的。

    甚至于他都想过:自己只要留有足够的金钱给孙子白默,在他百年之后也不至于流落街头。

    白老爷子知道孙子白默单纯,也于心不忍去让他学习那些尔虞我诈的东西;

    他一直的在给孙子白默铺垫以后的人生道路。

    “……”

    小公寓里的袁朵朵都快被没头脑的白默把肺给气炸了:什么叫她遗弃了豆豆和芽芽啊?他白默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人性?明明是他跟她要死要活的争抢两个女儿的抚养权,现在却成了她袁朵朵遗弃了两个女儿?

    “白默,你要真觉得是我遗弃了豆豆芽芽,那你就把她们的抚养权变更给我吧!”

    “你想得美!就你这三天两头的神经质,把豆豆和芽芽交给你,我能放心吗?”

    什么话都是他白默说的。感觉全世界就他白默占着理。

    “让豆豆和芽芽跟着你住这种P大的小公寓笼子?每天吃泡面?天天穿地摊货?”

    说真的,白默的这些话真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好在袁朵朵是名副其实袁小强,内心足够的强大!要不然,能被白默气死好几回了!

    “白默,我知道你的生活条件优越,能给豆豆和芽芽带来富足的物质生活。但是……但是你却给不了她们想要的母爱!常言都说:宁跟讨饭的娘,都不要跟当官的爹!豆豆芽芽跟了你这种只会给她们吃喝穿的富爹,你觉得她们会幸福?!”

    “母爱?呵呵!袁朵朵,你也配谈什么母爱?如果你真爱豆豆芽芽,就不会抛弃她们了!”

    袁朵朵的这番话,得来的却是白默的这通嘲讽。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抛弃豆豆和芽芽!”

    微顿,袁朵朵微微的吁出一口浊气,“我只是想跟你离婚!离你远远的,不想跟你白默再有任何的瓜葛!”

    “只想跟我离婚?呵呵,袁朵朵你早干嘛去了?当初是谁招惹我,偷偷摸摸怀上我孩子的?”

    这一杠,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翻出了陈年旧帐,互相埋怨起了对方。

    “咔哒”一声,防盗门再次被打了开来,冲出了忍了他白默好久的袁朵朵。

    “白默,你给我听清楚了:那天是你喝醉了跑来我这里把我给……给欺负了!我之所以生下豆豆芽芽,那是因为我刚好需要一个孩子来陪伴我!对于她们的亲爹是谁,对我来说还真不重要!阿猫阿狗都行!”

    袁朵朵真的是气急败坏了。

    不过要论吵架,她可是百一挑一的好手。

    “那你现在抛弃豆豆和芽芽是几个意思?”

    白默嗤之以鼻的质问。

    “意思很简单:就是先骗到你跟我把婚给离了!然后我再慢慢的跟你抢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袁朵朵感觉自己的邪恶因子统统附体了,呼哧一声便从白默手里抽去了那张支票。

    “白默,你说得对:我得先用这张支票买一个大house,然后联合封行朗抢回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再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接着给豆豆芽芽找个帅气的后爸,气死你!”

    抢到那张支票,说完这些话,不等白默炸毛,‘砰通’一声,袁朵朵再一次把门给关上了。

    这一回,真砸到白默的鼻梁了;虽说不重,但足够他疼得龇牙咧嘴的。

    “袁朵朵,把支票还给我!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

    白默一边捂着自己的鼻子,一边气急败坏的嚷嚷着。

    可房间里的袁朵朵,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等白默砸了两三分钟的门,楼下的物业便赶了过来。

    电话是袁朵朵打的。原本气得都想报警了,可后来却只是打了物业的电话。

    “白先生,现在都快晚上十一点了,您长时间在过道里吵吵嚷嚷,会影响到业主的休息!”

    白默回过头,横了那两个物业一眼,“我们夫妻吵架,连警察叔叔都管不了,你们算哪根葱?!”

    “白先生,袁女士已经说了:她跟您已经离婚了。请不要再扰民了,不然我们可真要报警了!”

    “……”这个袁小强,怎么什么都跟别人说啊?!

    离婚了她很有脸吗?

    她现在可是个没男人要的弃妇好不好?神气个什么劲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