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28章 有多远滚多远

第1428章 有多远滚多远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28章 有多远滚多远

    玛莎拉蒂并没有拐去军区医院,而是调转车头朝袁朵朵居住的小公寓呼啸而去。

    医院里有白管家和护工守着老爷子,应该不需要他这个不孝孙伺候的。

    感觉自己去了,也只会是给老爷子添堵。

    要是老爷子问及袁朵朵的事儿,那就更不好跟他交待了。

    其实白老爷子是何等精明的老狐狸呢!

    单单白管家跟他汇报说:默少爷赶回去了取了一次户口本,他就已经明白了个大概。

    可虽然心知肚明,但老爷子却没有开口询问孙子白默具体的情况;而是一直当着不知情。

    玛莎拉蒂停在那个价值三十多万的车位上。那是白默以袁朵朵名义买下的车位。

    当时白默唯一的想法就是:以方便自己经常来搔扰袁朵朵。

    白默没有着急钻下车,而是静坐在车里默了一会儿后,才从收纳盒里拿出了那张一千万的支票。

    在封行朗找他去跟袁朵朵谈判之前,他就已经准备好了这张千万的支票做为对袁朵朵的补偿。

    从一开始,白默就已经做好了独自占有两个女儿抚养权的打算。

    在小公寓的门前,白默抬起的手顿住了:明明都已经毫不相干了,自己为什么要来给她送支票呢?自己可真够钱多得没处花的!

    这么一想,手下叩门的声音燥意了起来。

    袁朵朵正做着手工活儿,被急躁的叩门声给惊扰了,一不留神那针头便扎到了手指上。

    “咝……”袁朵朵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将手送至口中轻吮。

    “来了……谁啊?”

    当袁朵朵从猫眼里看到拍门的竟然是白默时,她微微的轻怔了一下。

    但还是给白默开了门!

    因为她知道:白默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来搔扰或是斥责她了!

    “白默?你怎么来了?豆豆和芽芽……还好吗?”

    袁朵朵的一颗心,依旧惦记在两个女儿的身上。

    白默扫了一眼小得可怜的客厅后,才从口袋里拿出那张支票递送给袁朵朵。

    “这是一千万……你拿着它换套大点儿的房子!吃点儿好的,穿点儿好的,太别节省了!”

    “……”原来这男人是来给她送支票的。

    是想感激她主动放弃了两个女儿的抚养权吗?这出手可真够大方的!

    “我还能养活我自己。”

    袁朵朵没有伸手来接那张支票。

    “你所谓的养活,就是住巴掌大的小鸽子笼?每天吃煮面?一身廉价的地摊货?”

    就这些,白默到是挺了解袁朵朵的。知道她向来抠门儿。即便嫁进了白家,也不改她抠门儿的本色。

    “……”这祸害又是来找她吵架的么?

    “白默,我们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从今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过怎么样的生活,用不着你来管的!”

    袁朵朵不想继续忍受白默对她的谩斥和指手画脚。

    形形色色的人,过着各式各样的生活;他白默没有资格再指责她的不是了。

    白默似乎愣了一下,“你以为我想管你啊?!本公子爷才懒得管你呢!这一千万是给你的补偿!你最后以后别再去搔扰豆豆和芽芽!听到没有?”

    白默说话的方式,就是这么的惹人生厌。

    “那是不可能的!”

    袁朵朵冷静的回怼着白默,“离婚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随时可以去探视豆豆和芽芽!”

    “袁朵朵,你都已经抛弃豆豆和芽芽了,还去探视她们有意义吗?”

    白默的思维方式,就是这么的另类:“袁朵朵,你虚不虚伪啊你?!”

    “白默,我已经一退再退了!你也别欺人太甚!如果你不同间我随时去探望豆豆和芽芽,我就去申请变更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不等白默驳斥,袁朵朵随即又说,“论财力,我手里可有着白爷爷给的商业街;论人脉,封行朗和雪落都会站在我这一边的;论资格,豆豆和芽芽还处于两周岁之内……”

    “……”白默愕了一下,“既然你这么强势,那你怎么没跟我争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理由你白默没资格知道!也不配知道!你永远不会明白一个母亲深爱自己孩子的心!”

    袁朵朵将防盗门关起一些,“白默,拿着你的支票离开我家!从今以后,这里不再欢迎你!也请你以后别自讨没趣的过来打扰我的私生活!”

    ‘砰’的一声巨响,袁朵朵直接把门给拍上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袁朵朵感到的并不是悲伤,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痛快!

    对!就是那种痛快的感觉!

    把白默那个祸害狠狠的奚落了一通,真的很爽!

    可爽过之后,又是接踵而至的忧伤:她太想念自己的两个女儿了!

    都三四天没能见着她们了,也不知道她们睡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玩得好不好?

    袁朵朵很想去看望她的两个孩子,但她又害怕短暂的相聚之后,便是那苦不堪言的离别。

    说真的,袁朵朵暂时还真没那个勇气去面对自己的两个女儿,然后欺骗她们说:妈咪之所以不能留在‘家’里陪她们,是因为妈咪要上班班、加班班,出差等等的借口!

    骗得了她们一时,却骗不了她们一世!

    可袁朵朵实在是太想念女儿豆豆和芽芽了。

    被袁朵朵关在门外的白默,郁闷得几乎都要砸门了。

    于是,他便不假思索的真的开始砸门……估计当时怒气上脑,也没怎么经过大脑思考。

    “砰……砰砰!”

    “袁朵朵,你丫的真不识好歹!本公子好心好意给你送钱来,你什么态度?!”

    “……”这个祸害竟然还没走?

    他这又敲又砸的,究竟想干什么啊?

    都已晚上十点钟了,要是被他再这么砸门下去,会扰了邻居不说,影响也更恶劣。

    袁朵朵再次将门打开,冲着气焰嚣张的白默就是一通好喷:

    “本姑娘就是不爱你的臭钱怎么了?不服气给我憋着!憋不住就哭去吧!哭不出来就去骂街!总之,有多远给老娘滚多远!”

    连袁朵朵自己都惊骇了:自己竟然连‘老娘’都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