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26章 当女皇的机会

第1426章 当女皇的机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26章 当女皇的机会

    雪落回到GK时,封行朗去了运营部。

    Nina全程陪同着,便将小无恙一个人丢在了秘书办旁边改造的儿童房里。

    雪落进来的时候,秘书办只有wendy一个人在。她一边办公,一边还要关注着小无恙的状况。

    八个多月大的小无恙已经能够畅快的全屋子爬来爬去了。

    雪落进来的时候,他正在玩着他的玩具。

    准确的说,他应该是在咬玩具才对。一个个的试了一下口感,最终挑选了一个皮质的,接近人的皮肤的玩具叼在嘴巴里爬来爬去,像只呆萌的小奶狗!

    “无恙……你在干嘛吗?玩具好吃吗?”

    雪落蹲在儿童房的门口,就这么看着满屋子乱爬的严无恙。

    听有人叫自己,严无恙朝雪落瞄了一眼后,便叼着他的皮玩具朝里角爬了过去。生怕被雪落抢走似的。

    小家伙跟雪落并不熟;任由雪落怎么叫唤他,他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娱乐世界里。

    “无恙,姨姨抱抱你好不好?”

    见小无恙不搭理自己,雪落似乎有点儿小扫兴。

    “无恙,姨姨抱着你去找封行朗干爹好不好?”

    雪落换了一种搭讪小东西的方式。

    提及干爹封行朗,小家伙像是听懂了似的,拿开叼在嘴巴里的小皮熊,朝雪落一边爬过来,一边发出嗷嗷的喃叫声。

    “小鬼灵精,一提封行朗你就来劲儿呢?姨姨抱你不好吗?”

    雪落躬身过去,将爬在地毯上的小无恙抱了起来,“如你所愿,姨姨抱你去找封行朗干爹!”

    不想失信于严无恙小朋友,雪落便真的抱着小东西下去了十楼的运营部。

    小型的会议室里,透过玻璃门,便能清楚的看到坐在椭圆形会议桌顶头的封行朗。

    虽然只是玻璃材质的会议室,隔音效果却很好;

    看得到,却听不到。

    封行朗冷着一张俊脸,那不怒自威的模样,看着还真有那么点儿瘆人的意味儿。

    “噢噢噢……”

    一看到玻璃会议室里的封行朗,小家伙立刻丢开手里的小皮熊,倾身上前直扑腾。

    但小家伙的扑腾动作,却被透明的玻璃给挡住了。

    “无恙,你干爹在开会,我们就在门外等着他好不好?”

    小家伙显然是不乐意的,各种的用小手拍打着厚实的玻璃。

    “告诉姨姨,你怎么这么喜欢封行朗干爹啊?该不会是真把封行朗当成你亲爹了吧?”

    封行朗看到了妻子,会议在三分钟后便结束了。应该是舍不得女人久等。

    “行朗,没打扰你工作吧?”

    其实雪落是故意打扰的。

    有那么点儿刷存在感的意思。

    自家上课中的儿子都能被打扰了,何况只是开部门会议的丈夫封行朗呢!

    “亲夫喜欢被你这样打扰!”

    封行朗勾过妻子的腰际,旁若无人的刚想凑近过来赏自己的女人一吻,却被雪落怀里的严无恙小朋友截住了那个吻。

    严无恙用一双小手抱住了封行朗的脸颊,各种的又亲又啜;啜了还不过瘾,小东西直接上嘴开咬了。

    “严无恙!怎么又咬人了?P股又痒痒了是不是?!”

    Nina连忙将亲咬总裁大人的小家伙给抱开了。

    “行朗,你说无恙怎么那么喜欢你啊?”

    目送着被Nina抱离的小无恙,雪落感叹一声。

    “只是个瓶盖爹而已……那小东西到是当真了!” 封行朗浅叹。

    “不费吹灰之力白捡一儿子,多美的事儿啊!”

    任由丈夫揽着自己的腰,夫妻二人朝电梯方向走去。

    其实雪落今天赶来GK风投,就是为了刷现在的存在感。

    她要让整个GK的人都知道:她林雪落是总裁封行朗所深爱的妻子;亦是总裁封行朗唯一亲生儿子封林诺的亲生母亲!

    以前雪落并不注重这些,甚至于在GK都一直减少着自己的存在感,让同事称呼自己林秘书。

    现在看来,同事们所尊称的‘总裁夫人’,却能很好的宣示对总裁大人的拥有权。

    回到总裁办公室,男人刚要吻上三天没抱到的女人,却被雪落用掌心捂住了他热情的唇。

    “行朗,你说朵朵和白默……真的就结束了吗?”

    “怎么还在纠结别人的事儿?”

    男人拉过女人的手,放在了不可言说的方位,“可怜可怜亲夫我吧……还有你可怜的小亲夫!”

    “行朗,朵朵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

    雪落还是替袁朵朵心有不甘着,“白默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世事难料啊……”

    封行朗悠叹一声,“或许白默在不久的某一刻就会发现:失去妈咪呵护的两个女儿,其实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幸福!”

    “白默能发现就奇怪了!不是还有水千浓么?她会把豆豆和芽芽照顾好的。”

    实在难以平抚心头的恼火之意,雪落端起办公桌上已经冷下来的茶水,一连喝了好几口。

    “水千浓代替不了袁朵朵的!”

    “怎么不能代替?豆豆和芽芽还那么小,可塑性还很强,很容易就被带歪,跟水千浓亲近的!”

    雪落说的也是客观事实:才一两岁的孩子,真不会太记事儿。

    “那就要看白默怎么想了……”

    封行朗轻吁,“他会不会让他自己的两个女儿接受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后妈!”

    “我觉得你想多了!以白默那没心没肺的态度,只要谁对豆豆和芽芽好,谁就有当他女儿们后妈的资格!连亲妈都只能靠边站!”

    见自己的女人还是不能放下对白默的埋怨,封行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开始了他自卖自夸式的诙谐安慰。

    “这世间,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像你亲夫我这般宠老婆疼儿子的,也不少;但在宠老婆疼儿子之余,还能帅到如此没天理的,那可真就凤毛麟角了!林雪落,你算是捡到宝了!”

    这最后一句台词,说得相当顺口;只是封行朗暂时寻思不起来,究竟是什么人跟他说过的了。

    “你还算宝呢?真够好意思开口的!”

    “当够公主了吧?来吧,抓紧时间……给你一次当女皇的机会!”

    当时的雪落,还真没听懂男人的言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