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22章 这很亲爹!

第1422章 这很亲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22章 这很亲爹!

    可白默这二愣子在严邦面前丢的脸面还少吗?

    丢在严邦面前,也好过丢到外人面前!至少严邦知根知底,而且他对这些婆婆妈妈的琐事就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让他来,只不过起到一个威慑的作用。

    打过去的电话,严邦秒接了。

    “邦,来趟GK。我在办公室等你!”

    “好,我马上到!”

    对于封行朗的呼叫,严邦向来是有求必应,而且随叫随到。可以称得上是呼之即来了。

    而并不容易挥之即去!他总会找这样那样的借口,要赖久一点儿。

    严邦并没有询问封行朗具体的事宜;这都主动让他去GK见他了,哪怕只是相视无语也乐意。

    第一个赶到GK的,当然是严邦。

    御龙城和GK离得较近,这也是他不惜一切代价跟丛刚交换回来的原因之一。

    被严邦揍了一顿的保安,越发的识时务。远远的看到那辆呼啸而来的招风钛金色大牛,立刻替他将电动拦杆给启开了。即便不启开,严邦也会撞开。

    严邦进来办公室,径直走到了封行朗的面前。

    封行朗抬眸睨了严邦一眼,懒声微哼:“来了?”

    “你想见我……飞也得给你飞过来!”

    严邦扬声。侧着身坐在了办公桌的边角上,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在笔记本上忙碌查找资料的封行朗。

    “一会儿你别凶默老三。当个威慑他的摆设就行!”

    这话够伤人的。不过封行朗说什么,严邦都不会太在意。

    “又要弄默老三呢?他又怎么惹你了?”严邦随口问道。

    “他到是没惹我……我只是伸张正义而已!”

    “你这是有操不完的心思呢!”

    严邦附身过来,看到封行朗查找的是一些有关孩子抚养权判决的案例。

    “没办法啊,能者多劳呗!”

    傲慢也就算了,关键还欺人,“谁让你这个当老大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呢!”

    “瞧把你给得瑟的……”

    严邦探手过来,抚了一把封行朗的侧脸,“知道你小子脑子好使!”

    封行朗抬眸瞪了严邦一眼,“不先去隔壁看一下你亲儿子?”

    严邦浓眉挑了挑,“有什么好看的,有你看着那小东西,我很放心!”

    “……”这很亲爹!也很严邦!

    真不知道严邦这种人的脑子是用什么东西给填满的!

    封行朗也懒得去谩骂他什么。因为那完全是浪费口舌。

    白默是第二个到的。满脸的燥意和不满情绪。

    “邦哥……你也在?”很明显,他没料到严邦也会在。

    “哦,我路过,上来看看我儿子!”这借口到是很随口。

    “朗哥,袁朵朵呢?”

    白默环看了一圈儿:封行朗的总裁办公室里,并没有袁朵朵的身影。

    “快到了!你先喝口水,把火气降降!”

    封行朗嗅到了白默扑面而来的火药味。估计此行的真正目的,应该是来向袁朵朵兴师问罪的。

    “没火……我很平静!”

    或许真的口渴了,或许是给封行朗面子,白默端起封行朗给他倒来的茶水。

    “默三,一会儿朵朵来了,希望你能心平气和点儿!毕竟她是你女儿们的亲妈,跟你有过夫妻之实的女人!这一夜夫妻百日恩,爷们儿点儿!”

    封行朗的这番话,似劝说,也是提醒。

    “朗哥,随便你怎么说,怎么劝,我都不可能把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给袁朵朵的!”

    白默沉沉的坐在了沙发里,斩钉截铁的补充:“没有任何的商量可能!”

    “你当法律是儿戏呢?”

    封行朗连声冷嗤,“你当你自己能一手遮天呢?”

    “我知道我没你有能耐!但在豆豆和芽芽的问题上,我绝对不会放手!”

    看着白默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封行朗只觉得自己头更大了。看来想说服这小子将一个孩子的抚养权让给袁朵朵,怕是不容易呢!

    为什么要用‘让’呢?!按照法律的程序,不应该是两个孩子的抚养权都应该归属袁朵朵么!

    “白大太子爷,你就不能从袁朵朵的角度出发,也替她着想一下么?”

    封行朗尽量的不去刺激濒临炸毛的白默。要不然还没等袁朵朵赶来,他就自己点然了他自己!

    “朗哥,咱俩都是男人,也都是爸爸!我就问你:你会放弃诺诺的抚养权吗?”

    这一反问,到是挺犀利的。

    “我跟你嫂子相亲相爱,伉俪情深,根本就不存在你所问的这个问题!”

    白默嗤声哼笑,“别跟我说那些虚头巴脑的谎话!就说你会不会放弃吧!”

    “这是谎话吗?你什么脑子?说话经过大脑思考么?”

    这白默还没炸毛,封行朗的怒气便快遮盖不住了。

    “你抛弃了嫂子跟诺小子五年;可我却将袁朵朵和两个孩子一直养在自己的身边……咱们俩,彼此彼此吧!”

    “……”还真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专攻封行朗的软肋。

    “默三,怎么跟你朗哥说话的呢!”严邦厉斥一声。

    “邦哥,我就知道你今天来这里,是专门帮着封痞子整我的!”

    “整你?”

    严邦哼声,“如果我真想整你,你还能泛得起浪花儿来?!”

    被严邦这么一凶,白默只是努嘴哼哧,也没了下文。

    封行朗背对着白默,朝严邦瞪来一眼:示意他意思一下就行了!

    要整把这小子给炸毛了,接下来的谈判就无法继续了。

    封行朗走了过来,搭上白默的肩膀,语重心长:“默三,你应该相信,无论是邦哥还是我,都只想看着你过得好!”

    “那你们就不要插手我跟袁朵朵的事!”

    白默又是一声不满的哼哼声。

    “那你也不能欺负了给你生下两个孩子的女人吧?情理上说不过去的!”

    “我会给她一大笔钱作补偿!”

    “谈钱……那就真的伤感情了!”封行朗悠哼一声。

    雪落领着袁朵朵走了进来,至少能听到他们后面的几句交谈。

    当白默看到走在雪落身后的袁朵朵时,两眼瞬间就燃起了愤怒的火焰!<span style='display:none'>gfbmmjD6vtLSaDjNAMr7x+cAJfrxmldLwH/ZzyO8z5GisJlPbdeDIGJfyq9N6ALntkPrNLIFSkmT6M4KHQWJrA==</span>

    那怒不可遏的眼神儿,恨不得把袁朵朵揪过来好好的揍上一顿才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