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20章 就这小心思

第1420章 就这小心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20章 就这小心思

    作响了一声又一声,似乎没有要被接听的迹象。

    封行朗幽深的眼眸微眯了起来:不接听就对了!

    这个号码对于封行朗来说,是陌生的。而且并没有被巴颂存储在电话簿里。

    换句话说,这个号码应该是巴颂所熟记的。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电话,作响了这么长的时间,很有可能会被接听的;

    除了丛刚!

    以丛刚的敏锐嗅觉:他当然知道巴颂现在还跟他封行朗同坐在一辆车上;换句话说,巴颂不可能当着封行朗的面打电话给他的。

    聪明人之间的心理战术。

    足有一分钟后,封行朗才作罢了继续回拨。删除了那条拨打记录后,封行朗改拨了另外一个号码。

    电话是打回封家的。莫管家接听的电话。

    “老莫,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呢……”

    “……”其实只响了两声,莫管家就把座机给接起了。

    “丛刚不在家,我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劳烦安婶给我煮碗面,饿着呢!”

    这通电话,完全是掩盖之意。也是打给巴颂听的。

    饿到是没饿,因为封行朗已经被丛刚给气饱了!

    跋山涉水的领着两个孩子去看望他,他却给脸不要脸,竟然又玩避而不见!

    而且封行朗还奈何他不得!这还没长翅膀呢,就要飞上天了?

    这不知好歹的狗东西,不用也罢!

    深夜,接近凌晨时分,巴颂的手机再度作响。

    “Boss……”

    电话是丛刚打来的。巴颂打了个冷颤,困意顿时消退。

    “封行朗用了你的手机?”

    “……嗯。你怎么知道的?”

    其实这一刻,巴颂被丛刚这么一问,似乎也明白了点儿什么。

    “跟你说过多少次要记得把记录删除……”

    “……”就一次好不好。

    “我要离开申城一段时间!封行朗要是问起你,就说我去了佩特堡悼念邢二!”

    “哦,好。那您要去多长时间啊?”

    “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

    “啊?要半年呢?”

    “怎么,你有意见?”

    “没……我担心封行朗要是想你了……”

    这借口找的,真够吃了豹子胆的。

    “从今以后,有事找卫康!”

    “……”

    拿着被丛刚挂断的手机,巴颂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这是降职了么?

    巴颂郁闷的用手机敲着自己的脑袋: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啊!

    都怪那奸诈的封行朗!他究竟弄自己的手机干什么了?!

    难道是翻找到Boss的号码,然后搔扰他了?

    这个封行朗,真够吃饱撑着的!

    ……

    第二天早晨,林诺小朋友并没有因为昨晚没见着大毛虫的事儿而继续迁怒封团团。

    在早餐餐桌上,兄妹两还是相亲相爱的。

    “团团,给你玉米烙。”

    林诺将封团团爱吃的玉米烙推送到了她的手边。

    “谢谢诺诺哥哥!诺诺哥哥你不生气了吗?”封团团卖萌的问。

    “生什么气啊?昨晚么?早就不生气的啦!”

    林诺欢快的吃着早点。似乎心情还不错。

    封行朗看在眼里,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难得小东西能如此的大度。

    “亲爹,妈咪今天还要陪着大朵朵吗?”

    小家伙一边喝着牛奶,一边朝客厅门外张望着。

    “嗯……估计吧。”封行朗也挺惆怅的,“这大白白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搞得我们父子俩也跟着被你妈咪给冷落了!”

    “大朵朵跟大白白吵架了,肯定会很难过的,妈咪还是多陪着她比较好。”

    小家伙到是挺大度的。只是这样的大度……似乎有点儿不太符合他的人物性格呢!

    “呵,我家诺公子今天格外的知书达理嘛!挺让亲爹刮目相看的。”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应该是在扑捉儿子小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同时也等着他的下文。

    “大朵朵就妈咪一个好朋友,妈咪要不陪着她,她肯定又要一个人躲在她的小鸽子窝里偷偷摸摸的哭鼻子了!”

    到也说的是实情。

    “鉴于亲儿子这么懂事……要不亲爹今天亲自送你去上学啊?”

    “不用了!亲爹还是早点儿去公司忙吧!不然会堵车车,也不顺路 !”

    这小东西,今天可是懂事的出奇。

    但封行朗总觉得自家儿子似乎预备着什么小动作。

    于是,封行朗故意吃得很慢,慢到保姆车都要出发送两个孩子上学去了,他还没有喝完那杯牛奶。

    “亲爹ByeBye!”

    “叔爸再见……么么哒!”

    封团团卖乖的跑来亲了一口封行朗的脸颊之后,才又出去爬上了保姆车。

    保姆车启动了,驶出了封家的别墅院落。

    这就完事儿了?

    真没什么小动作?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

    就在封行朗觉得自己是不是疑心过重时,驶出百来米的保姆车突然就停了下来,然后钻出了一个急切的小身影,朝封家别墅里直奔过来。

    “诺诺?你怎么了?又落下什么东西了?”

    “亲儿子要拉臭臭……”

    “……”果然有小动作呢。

    保姆车足足等了有十分钟,也没见林诺小朋友从洗手间里出来。

    “亲爹,你让大胡送团团先去上学吧……亲儿子便秘了!”

    也只有‘便秘’这个借口,可以在洗手间里赖上十分钟。

    “那亲爹留下送你去上学吧。”

    “不用了……妈咪不在,你让巴颂送我去上学就可以了!”

    这一刻,封行朗瞬间就明白了儿子的小心思:他是想让巴颂带他再去一次启北山城。

    瞧这小模样,怕是非要见到丛刚不可了!

    “那亲爹去公司了,巴颂就留给你差遣。”

    “亲爹再见!”

    听到亲爹雷克萨斯驶离的引擎声,小家伙立刻从洗手间里钻了出来。

    “巴颂快!送我去上学!”

    林诺小朋友朝着别墅门外候着的巴颂急声嚷嚷。

    “……”封行朗一走这小东西就不便秘了?故意的吧? 还是故意想折腾他?

    这一家闹哪样呢?一个比一个诡精,一个比一个难伺候!

    宾利刚刚驶出别墅小区,林诺小朋友立刻嚷声:“巴颂,快,我们现在去看大毛虫!”

    原来就这小心思啊?

    铺垫了这么多,还真够心思缜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