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16章 终于离婚了

第1416章 终于离婚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16章 终于离婚了

    “别贫了!赶紧回公司吧。养殖场今天逮了两只野山鸡,我特地让人煲好了汤,已经送来办公室了,我等着你回来喝哦!”

    雪落一心惦记着自己的男人,知道他此次佩特堡之行着实疲乏了,得好好补补身体才行。

    “收到……亲夫立刻飞回去喝老婆大人的爱心鸡汤!”

    “你慢点儿开车!都给你留着呢!安全第一!”雪落娇斥着。

    这样的我心有你,你心有我,才是夫妻过日子的典范。

    等封行朗赶回办公室时,严无恙小朋友已经先行替干爹在品尝这野山鸡汤了。

    小家伙还吃不了肉。即便是鸡汤,也只能喝上几小口过过嘴瘾而已。

    “行朗你回来了……我都已经给你盛好了,你先去洗个手吧。”

    刚刚还美滋滋吧唧着鲜美鸡汤的严无恙小朋友,在看到封行朗之后,整个小人便亢奋得直蹦哒。

    “严无恙,你能不能低调点儿?每次见到封大总裁都这么嗨,全GK的人都以为你是他的私生子呢!”

    对于小家伙出奇的喜欢总裁大人,Nina也是惆怅得很。

    真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不是遗传了他亲爹严邦,看到封行朗就像看到了……

    “哈哈哈……我觉得无恙八成是真认错了亲爹!”

    雪落着实被严无恙那呆萌的小模样给逗乐了,“是不是啊小无恙?”

    见自己的女人如此的欢快,封行朗也就没有提白老爷子病重住院的事儿;而Nina也相当的默契,绝口不问总裁大人事办得怎么样。

    “Nina姐,你也喝点儿野山鸡汤吧,我替你抱会儿无恙。”

    “就不劳烦总裁夫人您了!”

    Nina一边说,一边却将怀里求之不得的严无恙塞去了大总裁的怀里:

    “封总,您手臂长,抱着无恙也不影响您喝汤!您就发扬一下绅士风度,让我跟总裁夫人轻松惬意的吃口午饭吧。”

    这话说得,封行朗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钻进封行朗怀里的严无恙小朋友,抱住他的脸颊就各种牙痒痒的直又啃又啜。

    “啊?还真咬啊?”

    雪落惊叹一声。记得上回丈夫唇瓣出血,好像就是说被严无恙小朋友给咬的;现在一看,可算是眼见为实了。

    这老子的黑锅,就顺理成章的让儿子给背了!

    还好封行朗避让得快,只是被啜红了嘴唇,以及脸颊上被小家伙的乳牙硌出了几个红印。

    “无恙,你怎么专挑你干爹咬啊?再这样,你干爹可真要把你给揍出去的。”

    Nina碗里的鸡汤才喝了一口,便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从封行朗怀里把严无恙给抱离了。

    “无恙咬人也看人的啊?哈哈,封行朗,你真够鸿运当头的。在你回来之前我抱了他半个多小时,也没见无恙咬我一口呢。”

    觉得无恙只是一个刚出牙的小婴儿,加之男人又没出血什么的,雪落只感觉好玩而已。

    “严无恙,我严重警告你:下次你再敢咬我,我就去问你亲爹要高额的医药费!”

    封行朗是无奈,也是玩笑。总不能真把一个才八个月大的小东西给揍一顿吧。

    “这个我完全同意!支持你多要点儿,然后跟我家无恙三七分!二八也行!”

    Nina是个相当会活跃气氛的智商和情商双高的女人;

    只是她的高情商对严邦那个非人类作用实在有限。

    ……

    等吃完午餐,又拉上女人一起睡了个增进夫妻感情的午觉,见女人又要去养殖场时,封行朗才悠悠的开了口。

    “雪落,下午有空,你去看看袁朵朵吧。”

    “朵朵怎么了?该不会是又跟白默吵架了吧?”

    “嗯。不过这次比较严重……怕是到了非离不可的地步了。”

    “啊?非离不可?”

    雪落惊愕到了,“这是谁的意思啊?是白默得出来的吗?白老爷子肯定不会让他胡来的!”

    “这回,恐怕要让你吃惊了:提出让白默跟袁朵朵离婚的人,就是白老爷子!”

    “……”雪落愣上几愣,才把嘴巴给合上,“什么?竟然是白老爷子提出让他们俩离婚的?”

    “是!就是白老爷子。”

    封行朗肯定的作答了一声。不用女人追问,他便简明扼要的将早晨发生的事儿陈述了个大概。

    “这白默也太欺负人了!”

    雪落听得几乎快撸袖子跑去找白默揍上一顿,“别说捏一下小手了,我家诺诺的小P股有好几次都被我打出血印了……要是按照白默的做法,我不得被打下十八层地狱啊!!真是够了!”

    “好了林小姑娘,你也别太义愤填膺了。你要是真把白默打出个三长两短来,护犊子的白老爷子估计也活不成了!他现在可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差点儿就一个急火攻心给中风不起了!”

    “离!我也同意让他们离!这次非离不可!”

    “这离婚或许不难……难的是豆豆和芽芽抚养权的归属。”封行朗说出了问题的关键点。

    “这很难吗?豆豆和芽芽还没满两周岁呢,肯定归朵朵啊!急死白默那家伙!”

    “要都归袁朵朵,怕不是容易呢!白默会跟她拼命的。”

    雪落真是气得够呛,“那就跟他拼!他这分明已经发展成家暴了啊!打着爱女心切的旗号,对自己的妻子怒下狠手!!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听说朵朵已经离开了白家,雪落立刻奔出了办公室,赶去了袁朵朵的小公寓。

    巴颂再一次意识到:给林雪落当司机,完全是件苦差事。因为林雪落很少自己开车,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由他开专车接送的。

    有巴颂这个多用型的司机兼保镖,封行朗还是挺放心的。

    关键巴颂对女人似乎并不感兴趣。他到是挺热衷于打地下拳击赛的。

    雪落赶到袁朵朵的小公寓后,本以为袁朵朵会抱着她大哭一场;可却没想到她只是安静的打扫着屋子,还给雪落倒了茶。

    “朵朵,你没事儿吧?”雪落紧张的问。

    “想开了,也就没什么大事儿了!雪落,谢谢你来看我!一会儿陪我出去购物吧,我得先把下个星期的食物给储备好。”